在你不覺得迫害存在時,江澤民讓你失去的是甚麼?


【明慧網2004年10月1日】大約兩、三年前,在中國大陸發生了一個真實的故事。

有人給一個姑娘介紹了個對象,對像是一位在教育系統工作的小伙子。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姑娘覺得小伙子性格溫和、待人和善,姑娘身邊的朋友們也覺得小伙子挺不錯的,都贊成他們繼續交往。有一天小伙子告訴姑娘自己是大法弟子,並給她講了大法真象。但是在整個聽真象過程中,姑娘竟嚇得渾身一直微微發抖,也許此時此刻她的腦海裏一直閃現著中央電視台「焦點謊談」裏傅怡彬殺親的血腥駭人的畫面。

其實姑娘都三十歲了,當過導遊,見多識廣,有較強的應變能力,還是某旅遊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並且她也對中央台在其它方面的宣傳報導並不全信,聽到電視裏講「三個代表」,她都嗤之以鼻,趕緊換台。按理說,她應該能分辨是非,對謊言有一定的免疫能力,可實際情況恰恰相反,她中毒頗深。小伙子問她:「在1999年以前你聽說過法輪功嗎?」她回答:「沒有。」小伙子再問她:「你身邊有認識的或者知道的法輪功學員嗎?」她回答:「你是唯一的一個。」小伙子接著說:「1999年以前你沒有聽說過法輪功,到目前為止,你也只認識我一個法輪功學員,你和你的朋友們都還覺得我這個人不錯。這起碼說明一個問題:法輪功過去從來沒有對你的生活有過任何不好的影響,現在也沒有,其實將來也不會有。法輪功學員過去從來沒有干擾過你的生活,現在也沒有,其實將來也不會有。」姑娘聽後,默默無語。當小伙子請姑娘有甚麼疑問儘管提出來,姑娘表示沒有甚麼疑問,也不想再了解甚麼。最終,兩人還是分手了。

姑娘沒有看過法輪功的書,在認識那位小伙子之前也未接觸過任何一位法輪功修煉者,僅僅因為無端的恐懼與身為法輪功學員的小伙子分手,也許她在今後能再找到一個意中人,過上幸福的生活,但是至少她放棄了一個值得信賴、值得繼續交往的朋友,放棄了一個走出謊言迷霧的機會。那麼她對法輪功的那種恐懼、輕蔑與仇恨從何而來呢?答案顯然只有一個,那就是來自江澤民的欺騙宣傳。

自1999年7月以來,江澤民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一波又一波的謠言攻勢,使很多人失去了判斷能力,心中充滿了對「真、善、忍」的無知、恐懼與仇恨。上面那個故事只是發生在當今中國大陸的千千萬萬個事例中的一個很普通的例子。因為對「真、善、忍」的無知、恐懼與仇恨,姑娘可以放棄一個結交朋友的機會;因為對「真、善、忍」的無知、恐懼與仇恨,父親可以放棄對修煉法輪功的心地善良的女兒多年的信任;因為對「真、善、忍」的無知、恐懼與仇恨,子女可以放棄對修煉法輪功的父母多年的尊重;因為對「真、善、忍」的無知、恐懼與仇恨,單位領導可以放棄對修煉法輪功的業務骨幹多年的重用;……也許每一個人、每一個家庭、每一個單位所失去的,相對整個社會來說都只是一點點,但是當因為對「真、善、忍」的無知、恐懼與仇恨,全社會放棄了我們民族甚至是全人類賴以生存和發展的道德基礎時,那我們將來會怎麼樣呢?

從這一點看,當邪惡無恥的江澤民殘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時,它在淪喪著社會的道德,它讓我們整個民族和社會失去的不正是美好的未來嗎?更主要的是,它讓眾多沒煉功的人們每天都生活在心理恐懼之中,讓人們在有意無意間生怕自己因為和被打壓的法輪功沾邊,而被牽連。這種恐懼,經歷過文革時代的人們應該是非常熟悉的,被牽連就意味著自己可能成為下一個「專政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