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把公安變成了公害?


【明慧網2004年9月8日】今天的中國大陸,老百姓中流傳這樣一句話:過去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有的警察更是被老百姓稱呼為惡警。我們不禁要問,到底是誰把本應保一方平安的警察變成了土匪呢?

近段時期以來,大陸媒體一直大肆渲染歌頌公安警察的「藝術作品」,不斷「創作」所謂的「典型」廣而告之,歌頌讚揚勞教所如何美好,人權如何得到保障。為甚麼筆者在這裏要用「藝術作品」這個字眼呢?想必大家都知道,藝術作品與現實之間是有差距的。不然老百姓豈不是都要爭先恐後跑到勞教所享福去了?更不會發出「現在土匪在公安」的感慨了。

因為對上訪民眾、下崗職工、異見人士,特別是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暴行在國際上不斷被曝光,有關真象訊息在大陸民眾中的廣泛傳播,越來越多的人對江氏的惡行有了清醒認識。不得已,江氏只有再次動用「御用媒體」創作渲染藝術作品來包裝掩蓋罪行。然而,畢竟事實勝於雄辯,豺狼披上再多的羊皮也遮擋不住它殘暴嗜血的本性。

在對法輪功迫害的五年中,被江氏用來當做打人和殺人工具的一些惡警,是對法輪功實施滅絕迫害政策的直接兇手。至今已造成至少1038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十萬人被非法勞教,數千人被非法判刑,更多的人遭綁架洗腦或被迫流離失所,受到波及的人何止一億人。這麼多的人現在還仍在親身經歷著迫害,老百姓會輕易遺忘嗎?藝術作品中感人的故事情節、漂亮優美的畫面,真能塗抹得了殘暴血腥的事實真象嗎?

在迫害中,江氏助長著「假惡鬥」的邪惡風氣,摧毀了一些人心中僅有的一點道德觀念,利用一些警察和官員的私慾,利用他們對金錢、權力的貪婪追逐,威逼利誘齊上陣,操控他們出賣良知、助紂為虐。

江氏把經濟利益和「烏紗帽」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酷程度掛鉤,明碼標價,轉化法輪功學員多少獎金,抓捕法輪功學員多少獎金,到北京上訪多少人就摘掉「烏紗帽」等,威逼利誘警察行兇。再加上在江氏「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密令蠱惑下,很多惡警真正感覺有恃無恐,早已把法律、公正和良知拋到九霄雲外,或者找一個「我是執行上級命令」的荒唐藉口來搪塞自己的良心。只要有利可圖,對真正殺人放火等惡性案件可以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對稱得上是自己衣食父母的無辜煉功群眾卻大打出手,抓人、抄家、罰款、綁架、洗腦、酷刑折磨……真正到了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的地步。很多惡警在對法輪功學員行兇時,面對質問,經常會說一句話,那就是「江××給我錢,要我殺人我就殺人。」

幾年來,每天都有大陸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的消息傳出。在勞教所、監獄或者公安局裏,為了達到所謂的「轉化率」,得到獎金和升遷,很多的惡警瘋狂的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濫施酷刑,從不斷被披露的案例中可以看到,採用的酷刑從電刑、炮烙,到老虎凳、釘竹籤達一百多種。很多人不敢相信,可是這卻是每天都在中國大陸發生的事實。

大家可曾記得那個因對待法輪功學員凶殘邪惡而臭名昭著的遼寧馬三家勞教所所長蘇境,她曾經下令把18名法輪功女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是用陰險殘暴手段迫害致死多名無辜學員的主要兇手。但卻獨受到江氏的青睞,被江氏封為「模範」和「先進」,發給巨額獎金,到處散布其迫害經驗。

不可否認,在不同階層和職位上都有很多堅持正義的警察,他們拒絕同流合污,有的更是採取不同方式支持善良,抵制迫害。他們必將像幫助猶太人逃離納粹鐵蹄的辛德勒一樣被歷史所銘記。相反,那些追隨江氏逞兇一時的惡警們,最後的下場註定是可恥的,必將成為江氏的殉葬品。多麼華麗的掩蓋只能欲蓋彌彰,無論藉口多麼冠冕堂皇,他們都將為自己的一切言行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