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學法、煉功、發正念的一點體會


【明慧網2004年1月9日】學法,大法弟子都在學,可是每個人學法的心態差異很大。我覺得真正能靜心學法必須心態純正,不是為了法能解決我甚麼、法能使我如何如何才抓緊學法。正法進程到今天了,一定要歸正學法心態,真正查找自己在學法上的不純的念頭,任何為私為己的念頭都必須去掉。

我認為,學法時的心態就和直接聽師父講法是一樣的,誰不想聽師父講法呀!聽多少遍能聽夠嗎?沒有任何為己的目的,就是發自內心地渴望,因為法是造就我們生命的呀。學法修煉了,原來的生命遙遠而又陌生了,新的生命真的是法造就的、師父給的,所以自然地就不斷地同化法,自然地就毫無保留地完完全全聽師父的,所以學法中不是注重形式上我今天學了多少時間、學了多少頁,不是在完成任務,而是我的生命如飢似渴地要求時刻不能離開法。也有偶爾遠離了法的時候,那感覺就像生命要枯竭了一樣,乏力、無聊、無望,很茫然。

我看到,身邊有些做正法工作的大法弟子,只顧忙於做事而忽視了學法和自身修煉提高,我覺得可不是小問題。不只是時間安排不當的問題,而是沒有真正看到法是甚麼,沒有從本質上改變人的觀念。我們這裏有這樣一種現象,在正法工作中,有些具有特殊專長或做重要大法工作的同修先後被惡人非法抓捕、關押,以至使有些同修感到做這類大法工作精神上壓力很大。是不是做重要的大法工作就容易被惡人重點抓捕呢?我覺得關鍵是這些同修本身的原因造成的。這些同修被師父、被大法賦予了特殊能力,就是讓其在正法時期在這個重要角色中修煉自己、提高自己,而在迷中人容易被世間的假現實所迷惑,容易在大法工作的掩蓋下被個人興趣愛好或工作成果等因素牽動,不知不覺中淡忘了自己的最根本使命,忽視了學法、同化法。不斷歸正自己,是完成史前大願的前提和保障。

煉功,我談的是煉動功。以前很長時間我一邊煉著,思想裏胡思亂想,師父的口令我似聽非聽,往往是按照習慣了的熟練動作去完成,而往往自己的動作超前於師父的口令。後來我越發覺得不對勁兒,這思想業力和亂七八糟的壞東西為甚麼這麼拼命干擾我聽師父的口令呢?當我越來越明白「師父」二字的深刻涵義時,作為今天的正法弟子,多麼榮幸,師父親自用口令帶著我們煉功,我必須恭恭敬敬地專注地按照師父講的每個動作要求做。這樣我在煉功時再也不胡思亂想了,思想裏非常清靜,心情平穩。現在看到有的同修煉動功時也出現類似於我過去的情況,我認為我們往往忽略了這不只是煉煉動作,而是大圓滿法呀,在煉動作中包含著法的深刻的內涵。

在發正念時,我們很多時候容易只注重形式,而忽視了質量,忽視了發正念的心態。我認為關鍵是盡力擺正基點,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會經常找到自己的執著、有漏之處,不斷歸正自己,念越來越正,發正念的數量就越來越多。而站在偏重於個人修煉的基點上,想的是我要按要求做、我不能被落下,側重於做,忽略了心,那麼就會覺得我每天按時發正念了,已經很好了,覺察不到自己的差距而容易導致修煉停滯不前。

我個人的理解,現在發正念時,應該一起清除大法弟子空間場中的邪惡。大法弟子是個整體,我們的空間場應該是溝通的,在這個場中,我們要互相協調好、配合好,有條件的儘量要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多在法上交流,共同在法上提高。尤其對走錯路和剛剛返回來的學員,對走不出來的和剛剛走出來的學員,或因執著而長期處於魔難中的學員,以及仍在魔窟中遭受迫害的學員,他們最需要同修的鼓勵和幫助,我們要主動地去做,根據不同情況以最大的慈悲心做好。我理解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在此基礎上共同發正念,清理大法弟子空間場中一切邪惡。

個人認識膚淺,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