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和盲信 天壤之別


【明慧網2003年12月29日】對大法弟子來說,對師父和對法的正信是最基本和至關重要的。但是,這種信不是基於人的知識與觀念,否則好比盲信,很難達到同化大法的效果。只有在樹立正信的問題上必須做到足夠的理智,才能在心性和大法工作中表現出一個真正大法弟子的狀態。

不久前遇到這樣兩件事。一個是99年以前得法的學員,長期過不去色魔關這個修煉入門關,甚至在師父最近的紐約講法之後仍不斷重蹈覆轍,而這個學員是發自內心地想修煉的,也很重視讀法。在此矛盾現象面前,經過深入交談,發現此人難以從根本上改變行為的原因,是因為把師父講的法理當成了教條──想改變的原因是因為師父講了那樣的行為不好,認為應該遵從,但並不理解、也不記得師父講的為甚麼那樣的行為那麼不好,所以一到實踐中,還是按照自己能理解的去做──按照道德敗壞的現代人習以為常的行為標準對待這件事,從而使自己在這些問題上長期停留在不夠修煉人標準的心性狀態。這個學員自己也意識到,向內找找到這一步,那個關也就不再是關了,更不會像過去那樣過不去。

另一件事,是關於最近一個多地區協同辦活動的事。一些學員表現出基點偏移問題──在採用常人形式做事的過程中,不知不覺地偏離了講真象救度一切世人的基點,把自己混同於常人鬥爭了。針對這個有普遍性的現象,師父講了法。隨之一些學員又表現出另外一種現象──把師父講的話當成常人領導的行動指令(而不是具有普遍性的法理)去對待,說我信師父,所以按照師父說的去做。我覺得如果不理解,很容易留下修煉中的誤區,因為其一,如果機械照辦,那麼證實大法的效果會受侷限,而且下次遇到類似的問題,也許還是需要等待「指令」 ,或者依葫蘆畫瓢,無法融會貫通地獨立做好自己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面對新情況應該做的;或者執行起來不得要領,甚至錯誤地理解「指令」的含義。這也是為甚麼一部份學員(包括一些99年7.20之前得法的老學員)長期重複同類的錯誤的主要原因之一。其二,大法弟子對師父的正信的確應該是無條件的,但是這種信不應只是表面的照辦,而是在信的同時能理解好師父講出的每一個法。這種理解不是信的條件,而是在信的結果,否則就成了邪悟者根據自己的觀念和私心去分析師父講的法自己應該信還是不信。

這兩件事中有一個很好的啟發和提醒,使我看到:大法弟子的敬師敬法,和常人有著本質的不同,這裏也體現著「做到是修」,而不是常人中的物理指標上走的遠近和任何其他人中的形式能等同或代替的。(大陸那些走入邪悟而掉下去的例子中,是不是也有很多正是因為長期沒有放下自己的觀念與執著、甚至根本執著,只是生搬硬套地「學法」這個原因,而造成的呢?或者照搬常人下級服從上級的思路,造成盲信而不是大法修煉需要的正信,從而沒有給自己修煉建立一個牢靠的學法的基礎。)如果不用正念對待這個問題,會給自己造成假象,認為自己在正信和敬師敬法的問題上不會有問題,從而怎麼向內找也找不到真正的問題所在。從其它空間看,每個人在執著著甚麼,都是一目了然的,所以時間長了很難不被舊勢力安排的那些邪惡生命鑽空子,從而形成生命中的大劫。

大法弟子的信師信法,必須完全建立在理智和修煉人的正念的基礎之上,才能達到正法對我們的要求。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