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電視插播者劉成軍被吉林監獄迫害致死詳情(圖)


劉成軍
【明慧網2004年1月4日】劉成軍,男,32歲,吉林省農安縣人。2002年3月5日,因與同修在長春、松原兩地通過有線電視插播大法真象被惡警綁架並被非法判刑19年,關押於吉林監獄,其間受盡酷刑折磨,2003年12月26日凌晨4時30分於長春含冤去世,死不瞑目。邪惡為掩蓋罪行,不顧家屬反對,於當日上午10點40分將其遺體火化。

*警方蓄意阻隔親人相見

2003年12月25日晚10點30分,吉林省勞改局、吉林監獄和農安縣公安局德彪派出所六名惡警闖到劉成軍家,說劉成軍病情非常嚴重,現在長春醫大一院(即吉林大學第一臨床學院),要家人立即就去,並一再問劉成軍父母身體怎麼樣,最好帶上必備的藥。由於車小,只能坐兩個人,劉成軍的父母當即隨車前往。

到了醫大一院,車卻沒有停,而是開向了中日聯誼醫院(原吉林大學第三臨床學院)。其父母到時,劉成軍已高燒39度多,腋下、頭下都枕著冰塊,整個後背全是紫色瘀血,完全處於昏迷狀態,瞳孔放大,由氧氣維持生命。

隨後趕去的其他親屬到醫大一院後,樓上樓下找人也沒找到,又查入院微機,沒有;隨即趕到醫大一院分院查微機,也沒找到,無奈只好返回醫大一院苦苦尋找,整整一宿,沒有消息。次日(26日,星期五)凌晨,才接到劉成軍父母來的電話,說在中日聯誼醫院。當時,老人向警察借手機不給用,只好跑下五樓掛的電話。當其餘親屬趕到時,劉成軍人已停止了呼吸。嘴張著,仿佛想說甚麼,眼睛也沒閉。

當劉成軍停止呼吸後,惡警不讓家屬給換衣服,甚至想讓劉成軍穿醫院或監獄的衣服。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才同意給劉成軍買回衣服,而在這段時間裏,劉成軍的其他親人還在醫大一院苦苦地找他。

*遭家屬質問 警方理屈詞窮仍強行火化遺體

兒子壯年被害,對劉成軍的父母造成了致命的打擊。他的老父親當即在喉嚨處鼓起一個大泡,把喉嚨全部擋住,呼吸困難;母親哭昏了幾次,一再質問惡警為甚麼人都這樣才給家信,太無人性了!

警察無言以對。

當親屬問警察為甚麼不告訴他們準確地址時,吉林監獄五大隊隊長林某也支支吾吾說不出所以然來。

當被問及這樣才通知家屬是違法的時,惡警回答不上,就打電話招集了更多的惡警把家屬嚴密監控,甚至守靈都要監視。

等到遺體火化後,惡警們即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處理遺體問題上,按家屬的意見,是把遺體拉回當地。但惡警們卻極力阻撓,不同意拉回當地,強迫儘快火化,在僵持不下的情況下,邪惡又糾集了許多長春的惡警,在當日上午10時40分,把劉成軍的遺體劫持至朝陽溝草草火化。家屬要求買骨灰盒都不允許,最後同意了卻還威脅家屬不能對外透露消息。

*醫院的病危通知幾度被警方擱置

事實上,早在2003年10月23日,吉林市中心醫院就給劉成軍下了病危通知,但當家屬要求保外就醫時,五大隊(劉成軍生前遭非法關押的大隊)林隊長卻說辦不了,得找監獄領導,到監獄卻說領導都出差了,而獄醫卻說已報到了省裏。

當劉成軍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消息在明慧網曝光後,在國際引起強烈的反響,世界各地大法弟子紛紛走到中國駐各國使領館前要求釋放劉成軍和停止在吉林監獄正在發生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然而,邪惡還想逞瘋狂,為掩蓋罪行把劉成軍轉入以手段殘忍著稱的吉林省公安醫院繼續迫害。

後來,勞改醫院又下病危,要求保外就醫,而農安縣610和公安系統卻拒不接收。之後,邪惡之徒又偷偷地把劉成軍運回吉林。

*不放棄信仰不許探視 警方謊稱劉身體「十分好」

其間,家屬多次要求探視都被監獄拒絕,說要等劉成軍給家寫信時(就是被強迫接受「轉化」了)才能探視;每當問及劉成軍的身體時,都說十分好。

而當劉成軍再一次瀕死時,警方才不得不把家人找來,並故意隱瞞地點、耽擱時間,真是欲蓋彌彰。

*劉生前透露每天都有犯人受警察唆使對其折磨

劉成軍曾向家屬透露每天都有犯人被惡警唆使折磨他,而當家屬向惡警提及此事時,它們卻故做驚訝狀說從沒此事,拼死抵賴,和它們的總敗類江氏的作法同出一轍。

當為劉成軍穿衣服時,發現耳朵、鼻子和嘴都流出了許多血,並且在大腿處有一個為輸液而割開的口子在不斷流血。

劉成軍之死,是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血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