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成軍近況及被綁架時遭槍擊暴虐的真實情況

【明慧網2003年10月31日】劉成軍已於星期一(10月27日)被轉往長春吉林省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也稱公安醫院或勞改醫院)。同時轉走的還有另一位大法弟子王貴明(音),通化人,王貴明被迫害得胸部積水,是用輪椅推走的。劉成軍被家屬和一犯人用擔架抬上車的,眼見劉成軍人事不省,卻被轉往以迫害大法弟子而惡名遠播的公安醫院。

家屬雖然全力阻擋,但監獄方態度蠻橫。當時天降大雨,家屬要求同車前往,被獄方拒絕。

2002年3月23日,劉成軍被非法抓捕的前一天,給一個同修打了個電話(當時該同修已被綁架,劉成軍不知道),發現情況不對就關機了。第二天,他的表弟又用這個電話打了一次電話,結果被定了位,當時劉成軍在松原他姨家。發現惡警來時已無處可躲,就藏到了柴垛裏。惡警找不到人,就毒打劉成軍的表弟,其表弟受刑不過,告訴了惡警一個柴垛,惡警遂用火將柴垛焚毀,結果沒發現劉成軍,又打他表弟。其表弟只好將劉成軍藏身的那個柴垛說了出來,惡警又縱惡火,想把劉成軍逼出來。烈火中劉成軍依然不動,惡警怕燒死他不好交待,就把他從火中拖了出來。當時他面部、臀部、手背和腳等全身多處受傷,尤其手背受傷嚴重。在此情況下,惡警們扒光了他的衣服,只剩一條被火燒出洞的內褲,戴上手銬、腳鐐,一個惡警拔槍照他腿上打了兩槍,惡狠狠地說:「這回我看你還往哪裏跑?」另一個惡警大叫:「打死他!」這不是光天化日之下土匪綁票嗎?

惡警把劉成軍扔上一輛麵包車,把他銬在最後的座位上,車行至半路,突然出了車禍,槍擊劉成軍的惡警肋骨折了七根,這不是現世現報嗎?可惡警的宣傳工具卻大肆造謠說劉成軍搶方向盤,是「襲警」。劉成軍身負重傷,又銬在麵包車的後排,如何能搶到方向盤呢?江××犯罪集團為迫害法輪功,煽動仇恨,總是不遺餘力地製造事端,費盡心機地編造謊言;同時想掩蓋歹徒遭惡報的事實,掩耳盜鈴。

2002年3月24日,劉成軍被送進吉林省公安醫院,當即被雙手抻開分別銬在床的兩側。4月某日,劉成軍突然被打開了手銬,原來是一夥電視台的人要給他攝像。一個女記者(很像焦點謊談中採訪劉思影的那個)妄圖騙取劉成軍的口音進行移花接木的造假宣傳,讓劉成軍跟她「弘法」──真是笑談,要是允許講真相弘法還抓人幹嘛?劉成軍當場識破其伎倆,不予配合,使邪惡的陰謀破產了。

事後,公安醫院的獄政科長稱劉成軍不老實,又給他戴上了腳鐐。「5.1」後,劉成軍被轉到鐵北看守所,惡警酷刑逼供,讓他坐老虎凳52天,受害程度無法想像。不法人員非法審判時,15名大法弟子高呼「法輪大法好」的聲音震動寰宇,惡警膽戰心驚,把大法弟子拉到後屋毒打(見明慧2002年12月2日文章)。劉成軍被抬入法庭。有的大法弟子無力支撐身體,被兩個惡警架著,但一身正氣令邪惡膽寒。一個惡警渾身戰慄,當場昏倒,全場嘩然,引起騷亂(旁聽席上多是公檢法人員)。昏倒的惡警被抬出後,惡警們開始5分鐘一換崗,後來又2分鐘一換;只見上來一批,換下一批。在這強大的正念之場中,邪惡實在難以支撐。劉成軍被非法判刑19年,送往吉林省吉林監獄(也叫吉林二監,位於吉林市),同樣遭受了非人迫害(明慧上多有報導)。

2003年10月21日,家屬突然接到劉成軍病危入院的消息。趕到吉林市中心醫院時,發現劉成軍已奄奄一息,渾身傷痕累累,精神恍惚,有的親人能認識,有的不認識。有時清醒,有時昏迷。清醒時就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正念正行》),並叮囑親人善待照顧他的犯人。

10月27日,劉成軍被送進了臭名昭著的吉林省公安醫院。

吉林省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也稱公安醫院或勞改醫院)
地址: 長春市興業街43號
郵編: 130052
電話: 0431-2939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