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次無理關押勒索 鄉鄰目睹鳴不平

【明慧網2004年1月27日】我是河南淮陽縣一名大法弟子。2003年11月初三,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又到我家,我正做飯(因丈夫因堅持修煉被非法勞教,只有我一人在家)。他們一進門就問我還學不學法輪功了。我沒理他,他們過來幾人就把我往車上拉,我就大喊:「現在甚麼世道,做好人真難,抓我們幾次了。」村裏來了很多群眾,大家圍著車議論紛紛:「人家學大法做好人,看看咱村誰有人家夫妻倆好,你們才是壞人,不幹正事。」有人接過話茬:「朱集二中學校放毒藥毒了200多學生,不叫曝光,破案又沒本事,抓大法弟子抓好人有本事。」還有人說:「象王萬中、趙敏他們和社會流氓有摻連,怪不得人家師父說:‘黑幫亂黨──政匪一家’。」很多群眾都說:「法輪大法好。」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說的王萬中臉紅,沒話可說,最後把我放了。我從車裏出來向群眾講法輪功真相,王萬中灰溜溜的走了。惡警5次到我家抓人,抓了放,放了抓,使人們更看清了惡人的真面目。

我修煉法輪功以來身心受益非淺。原來沒有學大法之前,我體弱多病,骨瘦如柴,整天給醫生打交道,我也很少出門,吃了就睡覺,心情悶悶不樂。學了法輪功以後,身體變得非常健康,是李老師救了我的命。我身體好了之後,我的丈夫也開始了學習法輪功。自99年7月20日江澤民鎮壓大法以來,使很多法輪功學員家庭家破人亡,流離失所,我就是其中的一例。

2001年3月10日晚上,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帶領十多名惡警,私闖民宅,當時我已睡覺,一進門,就問我大法好不好,我說大法好,他們不容分說,把我從床上拉下來,拳打腳踢,罵我很多不堪入耳的話。當時我就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就叫我罵師父,我還是給他們講道理,他們不聽,十多名惡警硬把我拉到車上,到鄉政府要3000元錢,家人把錢送去,才把我放了。

2001年7月4日晚,我和同修正在家學法,以王萬中為首的十多名惡警又到我家,不分青紅皂白,把我倆抓到淮陽看守所,我和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還大罵我們很多見不得人的話。第二天我們在號裏煉功被惡警程思貴、吳金鐘、史鐘傑等發現,把我們八名大法弟子拉出來,砸上腳鐐,鐵鏈鏈在一起(叫圈鐐)。每個人的腳與另一個人的腳鏈住連成一圈,一個人去廁所,其餘的幾人都跟著去,睡覺時大小便更是苦不堪言,先由睡炕邊上的大法弟子將便盆遞給身邊的同修,依次遞給最後一位,也就是倒數第一個,便完後再依次遞到炕邊的大法弟子,後倒進炕邊便池內。每天對我們殘酷迫害,我們八人絕食抗議。惡警王所長揪住頭髮照臉打耳光,用腳踢,又罵一些髒話侮辱我們。他們給我們圈鐐七天七夜,聽說上面來檢查工作才將鐐去掉。因我不配合他們的無理迫害,惡警程思貴就用條子打我,一連打了幾十條子,打得我身上很多傷。

沒過幾天,以王萬中為首的幾名惡警又把我丈夫抓到淮陽看守所進行迫害,家中上有八十歲的母親,下有兩個幼小的孩子,沒人照管。後來我娘家哥哥找到惡人趙敏、陳家昌、耿守靈,拿了8000元錢,才把我放了,後又拿2000元,把我丈夫放出來,我受盡了7個月的酷刑折磨。

2003年7月27日,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和淮陽縣趙敏等10多名惡警來到我家,我和愛人就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他們不聽。我們就向本村的群眾大喊「法輪大法好」,後來他們把我強行拉上車,我一路上喊著「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他們很害怕。我在淮陽看守所絕食7天他們才把我放了。

2003年9月30日晚上九點多,我們12名大法弟子正在學法,安保大隊趙敏,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20多名惡警,把我們12人強行綁架到淮陽看守所,拘留所進行迫害。又有兩名大法弟子:曹桂文(男,46歲)、曹參舉(男,40歲)於2003年9月初八被淮陽看守所送許昌勞教(河南省邪惡的第三勞教所)。我們12人集體絕食抗議對我們的無理迫害。獄醫張多書給我們強行灌食,有管教,犯人七、八個男人,他們強按著我,用筷子撬嘴,把嘴都撬出了血。因我抵制他們的迫害,他們就打我們耳光,12人沒有一個倖免。我絕食15天才走出拘留所。

朱集鄉派出所:所長 王萬中 辦公室電話:0394─2931110 手機號:13803871238
副所長:趙海峰
朱集鄉電話:2930017
朱集鄉派出所邪惡之徒名單:邵學言,楊建亮,朱紅濤,劉彬,張喜英,張中華,趙海峰,雷中友,王中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