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淮陽縣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犯罪事實

【明慧網2004年1月27日】王萬中,男,擔任河南省淮陽縣朱集鄉派出所所長,自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犯罪集團公開鎮壓法輪功以來,王萬中直接參與、操縱派出所惡警,勾結社會流氓,對本鄉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大面積抓人,導致該鄉成為淮陽縣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鄉鎮之一。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04年元月,本鄉大法弟子被抓人數達50─60人次,勒索大法弟子錢財有10萬多元,至今王萬中仍繼續迫害本鄉大法弟子。

王萬中的主要犯罪事實如下:

①橫行鄉里,魚肉百姓,非法勒索村民錢財
②帶人到各行政村非法綁架在家的大法弟子,及要挾有正義感的人或村幹部配合。
③非法關押、折磨、毒打大法弟子。
④非法要挾恐嚇大法弟子的家屬、非法勒索大法弟子的錢財,搶竊大法弟子私有財產。

鑑於王萬中是操縱、指揮朱集鄉惡警迫害法輪功的最主要直接責任人之一,對迫害法輪功學員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們將進一步核查其犯罪事實,同時將已經掌握的事實和證據提交給海外媒體和國際人權組織,並將在當地民眾中大力揭露其惡行。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王萬中有以下罪行:
第13條 非法剝奪公民信仰罪
第234條 故意傷害罪 
第238條 非法拘禁罪
第239條 綁架罪  
第243條 誣告陷害罪 
第245條 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
第246條侮辱罪誹謗罪
第247條 刑訊逼供罪暴力取證罪 
第274條 勒索罪

鑑於此,大法弟子將對其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違法行為在適當時機進行起訴並陸續向淮陽縣人民群眾曝光。

我們歡迎知情人收集並保存王萬中迫害法輪功的犯罪事實和證據(包括文字、圖片、錄音、錄像等)及貪污腐敗、擁有不法資產的情況,在適當的時機以安全可靠的方式送交我們。我們將協助受害者將罪犯在不久的將來送上法庭,嚴懲兇手。

河南省淮陽縣大法弟子公告
2004年元月

淮陽縣王萬中及其同伙近年來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部份事實 :

據明慧網2001年4月28日和2001年9月20日報導:河南省淮陽縣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楊建中,他們找來一幫地痞流氓,劉彬,張喜英[王萬中情婦]等十多人,相互勾結,到處亂串,把迫害大法弟子作為發家的一種買賣,王萬中為劉彬買了一輛摩托車,專門為了搜尋、舉報大法弟子。張劉二人不務正業整日走村穿戶打聽誰煉過法輪功,舉報一名大法弟子可以得到1000元分紅。

他們經常以縣公安局局長來調查情況為由,把法輪功學員騙到派出所拘留,對被騙或被強行抓去的學員張口就要5000元,否則就送進監牢。有的學員家裏被抄,財產被車裝走。學員說:「光抓好人,小偷怎麼不抓?」他們恬不知恥地說:「小偷不值錢,法輪功值錢。」所裏有正義感的人不願配合,他們就利用手中的權力分保任務,完不成就不發工資。

一:橫行鄉里,魚肉百姓,非法勒索村民錢財

1、只因撿到一張紙,無端被罰3千元

2001年8月27日淮陽縣朱集8隊一村民在街上撿到一份大法真相材料,拿回家還沒來得及看,放在了電視機上。被一邪惡之徒發現報至派出所。惡警王萬忠一夥闖入這一村民家中,到處亂翻,一口咬定這一村民學過法輪功。最後勒索3千元才算完事。「人民警察」與匪徒有甚麼兩樣。此惡行充份暴露了江××統治下的「人民警察」橫行鄉里,魚肉百姓的醜惡嘴臉及害怕人民知道法輪功真相的恐慌。

2、無端綁架 亂罰鄰居

我是淮陽縣一名大法弟子,47歲,1996年有緣得法之前,我身體非常不好,身患咽喉炎,胃炎和慢性腸炎,整天吃藥打針都不好使。家庭積蓄幾乎讓我一個人花光,但身體還是越來越弱,莊稼活幹不了,失去勞動能力。就在這時,法輪大法傳到了我們村裏,經人介紹,我開始學習法輪功。我以師父教導做事,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再加上不斷煉功,多年吃藥都不好使的多種疾病全都好了,身體非常健康,地裏的活我一個人幹完。我從內心感謝師父,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就在這非常幸福的日子裏,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進行了全面的鎮壓,使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受到了非人的迫害。由於淮陽縣610 不法惡警和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多次來我家抓我,迫使我有家不能回,只好在外面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2003年11月的一天晚上,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帶領七八個惡警又到我家綁架我,由於天黑,他們沒有查清我家的住址,就闖入了別人的家中,他們不容分說,就把一位無辜的百姓抓到派出所,強行勒索500元。朱集鄉派出所王萬中一幫惡警非法迫害平民百姓,必將受到法律的嚴懲!

二:肆意抓捕、綁架、毒打、勒索

1、 楊莊大隊大法弟子劉金芳(流離失所後被綁架,現仍被關押),為人忠厚、善良,是遠近聞名的好人。自邪惡迫害大法以來,淮陽縣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一夥多次到家中騷擾。2000年農曆2月24日中午,派出所兩名惡警將劉金芳騙至派出所非法拘留,聲稱不拿5000元錢就不放人。劉的丈夫體弱多病,拿著借到的700元錢去要人。他們聽說拿錢來了,都很高興,都偽善地和劉的丈夫打招呼,但聽說只拿了700元,便立即變了臉。惡警雷衝連推帶搡把劉的丈夫推到樓下,並恐嚇說:「再不趕快把錢湊齊拿來,就將你妻子判刑、勞教。」第二天劉的丈夫東挪西借才湊夠1000元,到派出所好說歹說才允許放人。劉金芳說開個收據吧,惡警楊建亮說:「政策變了,要開收據再交3000元。」

2001年元月30日,王萬中再次使用詭計欲將劉金芳騙到派出所進行進一步迫害,被劉金芳識破,機警走脫。為了不讓惡人抓走,劉金芳只好丟下3歲的女兒被迫流離失所。劉出走後縣局的惡警任偉、趙敏、陳家昌伙同王萬中等10餘人經常到劉的家中進行威脅,非法抄家。又到幾百里外劉的親戚家騷擾,致使劉的姐姐被當地的邪惡警察抓去非法關押9天,被勒索1000多元才被放出。

2、朱集鄉大法弟子李××,99年10月依法上訪,為法輪功鳴不平,被淮陽公安局非法關押5個月,勒索5000元後放出。2000年10月王萬中一夥夜闖民宅,把李綁架到派出所非法關押15天,勒索300元放回。2001年5月王萬中一夥再次把正做飯的李××綁架,非法關押。由於邪惡的迫害,家中生活十分窘迫,孩子們都被迫輟學,才15歲的孩子也被迫外出打工。

3、 2001年8月15日,在劉彬、張喜英的舉報下,朱集鄉派出所把正在看真相材料的7名大法弟子強行帶走非法關押勒索錢財。抓一名大法弟子最少要勒索5000元。拿不起錢就送看守所關押。一位女大法弟子正在田裏幹活被王萬中一夥抓走,在派出所被毒打得遍體鱗傷,由於傷勢太重,看守所不予接收,王用錢買通獄警,才算送掉,在看守所關押期間不讓家人接見。

4、從2000年起,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領幾名惡警多次到一大法弟子家抓人,在沒有任何手續和法律證據的情況下,採用的辦法都是強盜行為,翻牆私闖民宅,撬壞門鎖,翻箱倒櫃。幾個年幼的孩子被這些土匪般的場面嚇的哇哇大哭,惡警們又威脅大法弟子的小孫子:把你爺爺叫回來到派出所去一次,說明情況。他們的非法行為,給大法弟子家庭造成很大痛苦,小孩受到恐嚇,兒子不能正常在家做工,此大法弟子流離失所在外已三年了。

5、 2001年8月初四,因劉彬舉報,朱集鄉派出所惡警張中華到一大法弟子家欲行綁架,因大法弟子不在家,就把其兒子強行帶走,勒索2000元才放人。

6、 2003年4月13日,三名大法弟子在路上碰上惡警,以王萬中為首的幾名惡警從車上下來,不容分說強行將大法弟子三人拖上車。到了派出所罵了大法弟子們一些髒話,無理由罰款1700元錢,才放大法弟子回家。

7、2001年7月初四下午8點鐘,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領一幫惡警到楊莊大隊,私闖民宅,抓捕大法弟子兩名。其中有一名惡警罵師父罵大法,把兩名大法弟子關押到淮陽看守所。有一位大法弟子絕食抗議,管教王新喜領著鄭現軍把大法弟子的頭髮拽掉一綹,大法弟子受到殘酷迫害,經過一個月的折磨才闖出魔窟,還罰款2000元。

8:2001年3月15日,朱集鄉派出所王萬中,趙海峰,張中華等惡警把一大法弟子綁架到派出所,勒索3000元(交給王萬中)。

2001年7月初4,王萬中一夥又把此大法弟子綁架到淮陽看守所,受迫害3個月,勒索錢財6000元(交給惡警趙敏,陳加昌)。2003年9月6日,王萬中一夥第4次抓捕此大法弟子,後關押在淮陽拘留所,勒索100元錢(交給程從國)。

9、2001年12月12日下午3點,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楊建亮、張中華到大法弟子家中抓人。

10、2001年6月份,晚上11點,邪惡頭子王萬中領一幫惡警邵學言、楊堅亮等,綁架大法弟子一名。此大法弟子在朱集鄉派出所遭到王萬中、邵學言一夥的迫害,他們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用繩子捆大法弟子。後來又把大法弟子在二樓銬了20多個小時,勒索3000元(交給了邵學言)。

11、在2001年,王萬中、張中華、趙海峰等9名惡警把一大法弟子帶到淮陽縣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王培棟、鄭現軍、吳金鐘、張寶安、王新啟、獄醫張多書的強行灌食、打罵。後來又遭到王萬中一夥的抓捕,他們並把大法弟子家中的錄音機,礦燈拿走,偷走10元人民幣。

12、2002年9月28日上午10點,有一名大法弟子因翻印大法資料被惡人發現,當天下午4點,邪惡頭子王萬中領一幫惡警到他家抄家,搶走大法資料,又把他抓到看守所,又打又罵,勒索2000元。

13、2003年9月22日,邪惡頭子王萬中領7名惡警到朱集鄉南田營綁架大法弟子,因他們的惡行沒有得逞,王萬中回去後氣得2天沒有進食。

14、朱集鄉派出所邪惡之徒朱紅濤,家住朱集鄉朱樓行政村大菜園村,他的父親叫朱培勛,電話是0394-2931359。2003年6月晚,有大法弟子張貼大法真相資料被朱紅濤發現,朱立即到派出所帶人綁架大法弟子關押至今,並勒索大法弟子錢財。

15、2003年3月28日,以王萬中為首的幾名派出所惡警趙海峰、雷中友等於晚8點利用偽善的辦法將一大法弟子綁架到朱集鄉派出所,勒索大法弟子2000元,沒有任何收據,幕後策劃者是王萬中。

16、我是淮陽縣一名大法弟子,修煉法輪功以來身心受益非淺。原來沒有學大法之前,我體弱多病,骨瘦如柴,整天給醫生打交道,我也很少出門,吃了就睡覺,心情悶悶不樂。學了法輪功以後,身體變得非常健康,是李老師救了我的命。我身體好了之後,我的丈夫也開始了學習法輪功。自99年7月20日江澤民鎮壓大法以來,使很多法輪功學員家庭家破人亡,流離失所,我就是其中的一例:

2001年3月10日晚上,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帶領十多名惡警,私闖民宅,當時我已睡覺,一進門,就問我大法好不好,我說大法好,他們不容分說,把我從床上拉下來,拳打腳踢,罵我很多不堪入耳的話,當時我就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就叫我罵師父,我就給他們講道理,他們不聽,十多名惡警硬把我拉到車上,到鄉政府要3000元錢,家人把錢送去,才把我放了。

2001年7月4日晚,我和同修正在家學法,以王萬中為首的十多名惡警又到我家,不分青紅皂白,把我倆抓到淮陽看守所,我和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還大罵我們很多見不得人的話。第二天我們在號裏煉功被惡警程思貴、吳金鐘、史鐘傑等發現,把我們八名大法弟子拉出來,砸上腳鐐,鐵鏈鏈在一起(叫圈鐐),每個人的腳與另一個人的腳鏈住連成一圈,一個人去廁所,其餘的幾人都跟著去,睡覺時大小便更是苦不堪言,先由睡炕邊上的大法弟子將便盆遞給身邊的同修,依次遞給最後一位,也就是倒數第一個,便完後再依次遞到炕邊的大法弟子,後倒進炕邊便池內。每天對我們殘酷迫害,我們八人絕食抗議,惡警王所長揪住頭髮照臉打耳光,用腳踢,又罵一些髒話侮辱我們。他們給我們圈鐐七天七夜,聽說上面來檢查工作才將鐐去掉。因我不配合他們的無理迫害,惡警程思貴就用條子打我,一連打了幾十條子,打得我身上很多傷。沒過幾天,以王萬中為首的幾名惡警又把我丈夫抓到淮陽看守所進行殘酷迫害,家中上有八十歲的母親,下有兩個幼小的孩子,沒人照管,後來我娘家哥哥找到趙敏,陳家昌,耿守靈,拿了8000元錢,才把我放了,後又拿2000元,把我丈夫放出來,我受盡了7個月的酷刑折磨。

2003年7月27日,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和淮陽縣趙敏等10多名惡警來到我家,我和愛人就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他們不聽。我們就向本村的群眾大喊「法輪大法好」,後來他們把我強行拉上車,我一路上喊著「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他們很害怕,我在淮陽看守所絕食7天他們才把我放了。

2003年9月30日晚上九點多,我們12名大法弟子正在學法,安保大隊趙敏,朱集鄉派出所所長王萬中,20多名惡警,把我們12人強行綁架到淮陽看守所,拘留所進行迫害,又有兩名大法弟子:曹桂文(男,46歲)、曹參舉(男,40歲)於2003年9月初八被淮陽看守所送許昌勞教(河南省邪惡的第三勞教所)。我們12人集體絕食抗議對我們的無理迫害。獄醫張多書給我們強行灌食,有管教,犯人七、八個男人,他們強按著我,用筷子撬嘴,把嘴都撬出了血。因不配合,就打我們耳光,12人沒有一個倖免。我絕食15天才走出拘留所。

2003年11月初三,王萬中又到我家,我正做飯(因丈夫被勞教,只有我一人在家),一進門就問我還學不學法輪功了。我沒理他,他們過來幾人就把我往車上拉,我就大喊:現在甚麼世道,做好人真難,抓我們幾次了。村裏來了很多群眾圍著車議論紛紛:人家學大法做好人,看看咱村誰有人家夫妻倆好,而你們才是壞人,不幹正事。有人接過話茬:朱集二中學校放毒藥毒了200多學生,不叫曝光,破案又沒本事,抓大法弟子抓好人有本事。還有人說:像王萬中、趙敏他們和社會流氓有摻連,怪不得人家師父說:「黑幫亂黨,政匪一家」,很多群眾都說:法輪大法好。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說的王萬中臉紅,沒話可說,最後把我放了,我從車裏出來向群眾講真相,王萬中灰溜溜的走了。惡警5 次到我家抓人,抓了放,放了抓,使人們更看清了惡人的真面目。

17、我是淮陽縣的一名大法弟子,沒學法前,我自己弄了一身病,成了植物人,丈夫為我哭了幾天,孩子為我著急,離了我總覺得沒辦法,沒法活了。沒過幾天我有幸得到了大法,學煉法輪功,沒多久我的病全好了,身體全都好了,是李老師救了我和全家。

99年7月20日,江澤民利用自己的權力,對法輪功進行了全面的鎮壓和迫害,夜闖民宅進行抄家、抓人、長期關押大法弟子,使用了滅絕人性的殘酷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下面是我見證的歷史一幕:

* 淮陽縣朱集鄉曹莊12名大法弟子被綁架

2003年9月30日晚9點半左右,淮陽縣朱集鄉曹莊行政村大法弟子們正在學法,以惡警所長王萬中為首的幾名派出所惡警趙海峰、朱紅濤等深夜私闖民宅,把功友一家圍住後,又給縣610打了手機。縣公安局政保股惡警趙敏(曾多次上惡人榜),趙繼山帶領二十幾名惡警,開著三輛警車來到以後,像土匪一樣把大法弟子家翻箱倒櫃,又用衝鋒槍對著大法弟子們威脅,然後把大法弟子用手銬背銬著拉上了警車。其中還有一位七、八十歲的老人被銬著一隻手和腳,就這樣在惡警們大罵聲中綁架走了。

當天夜裏大法弟子被送到淮陽看守所和拘留所,其中一大法弟子在看守所發正念,獄警就指使犯人打罵,被罰站兩個小時,後來穿著單衣被凍了一夜。12名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抗議迫害,他們就威脅我們,到第6天他們開始給大法弟子強行插管灌食,大法弟子不配合他們,獄醫張多書就對大法弟子進行毒打和辱罵,用腳踢,揪頭髮,搧耳光,罵難聽的話,還說到看守所來裝死的。大法弟子在看守所絕食期間受盡酷刑折磨,還有惡警揚言給大法弟子灌尿。

其中一名大法弟子因為堅決不妥協,絕食抗議,獄醫張醫生灌食沒灌成,氣急敗壞打大法弟子兩個耳光。大法弟子受到殘酷折磨,12天闖出魔窟,被釋放時又要30元馬甲錢。一大法弟子在拘留所被非法拘留15天,勒索3300元,期間遭到惡警程從國的辱罵。

一大法弟子絕食15天被釋放,一大法弟子絕食26天,家中被罰款2000多元才被釋放。一大法弟子在看守所絕食抗議20天,惡警仍不放人,家裏人東借西借,找了4000多元錢交給了惡人趙繼山、趙敏,才放人。一大法弟子在絕食第27天時,只剩一口氣時,罰款5000元才放人。

18、朱集鄉派出所副所長趙海峰和惡警王中友帶一幫惡警私闖民宅,於2003年抓捕楊莊大隊某女大法弟子,指使幾個惡警抄家,翻箱倒櫃,把大法書籍搜走,當晚十點左右把這位女大法弟子押上車抓到朱集派出所。當時兩個孩子哭喊著叫媽媽,惡警全然不顧開車就跑。由於兩個孩子大聲的哭喊,驚動了半個村的人。派出所想用兒女情轉化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就給惡警講真相。其丈夫被惡警逼迫交了2000元。

19、在2001年8月的一天,朱集鄉派出所惡警與當地惡人勾結,用電話連繫的辦法,我剛一進家門,他們一個電話叫來惡警就把我帶走。在路上打我罵我,到派出所把我按倒地上連打帶罵進行逼供,問我大法好不好?我說,不好我能學嗎,「真善忍」你說好不好?他們一聽惱羞成怒,上邊用拳打,下邊用腳踢,他們要我罵師父,我說師父教我們做好人,以真善忍為標準,我不會罵人,就連打我的人我都不罵,我能罵教人向善的師父嗎。聽我這麼一說,他們更惱火了,便叫嚷著要給我戴手銬,可是那天抓的人太多了,銬子用完了,結果沒戴。

家人和支書趕來,支書向他們求情。惡警問支書我學大法他是否知道,支書說他愛人有病煉法輪功煉好了,我還不知道他學。惡人說學也好,讓他拿5000元不然別想回家,明天送縣裏去。支書趕快求情:千萬別送,不就學學法輪功嗎,有甚麼大不了的事呀!惡人說不行,老江的命令誰敢違抗。其實是為了錢,說放人也得把錢送來。支書說錢這事還真不好辦,他愛人一身病好幾年,錢都花光了,現在生活都很困難,又有幾個學生花錢,現在他真是沒辦法。好說歹說,支書低三下四求情,才減到1500,因家庭困難當時沒送到錢,就沒放我回家,又過了一夜。當晚想讓我請客,我沒請。惡警們都說壞話,說我不老實,又有幾張傳單,說甚麼叫上級知道了吃罪不起,說無論如何也得把我送走。支書一聽便著急了:不是說好了嗎,怎麼又反悔呢?讓我一點面子都沒有嗎?你們能沒有用得著我的時候嗎?好啦我不管了,你們愛送哪送哪。他們一聽事不妙,說這次讓拿2000元,就放人,家人一聽放人,便東找西借找了幾十家才把錢湊夠,錢一到手他們是樂壞了。放我走時便說,俺也不想抓你們,都是下面彙報的。其實是互相勾結弄這沒有良心的錢,他們又是吃,又是喝。可把我們害苦了,我們一年的收入還不到2000元錢哪!

朱集鄉派出所:所長 王萬中 辦公室電話:0394─2931110 手機號:13803871238
副所長:趙海峰
朱集鄉電話:2930017
朱集鄉派出所邪惡之徒名單:邵學言,楊建亮,朱紅濤,劉彬,張喜英,張中華,趙海峰,雷中友,王中友
朱紅濤家住朱集鄉朱樓行政村大菜園村,它的父親叫朱培勛,電話是0394-2931359
明慧網2001年9月20日公布的電話和惡人:朱集鄉派出所:王萬中 電話0394-2661383(宅) 0394-2931010、2930019(辦公)、楊建亮、見利忘義、卑鄙無恥的邪惡之徒劉彬、張喜英、袁煥幫(約37歲)、陳明新(約35歲)、陳明章(約50歲)、陳興華(約46歲)、袁培亮(約3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