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2003年亞太法會的感觸和體會


【明慧網2004年1月27日】2003年11月我參加了在日本舉辦的2003年亞太地區的法會,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遠行。兩天半的活動轉瞬即逝,平靜中蘊含著神聖和感動。現在仔細回味起來,眼淚又禁不住流了下來。

在11月1日的法會上,有一位膚色白皙,身著深色西裝裙的老太太緩步上台,放下講稿,轉身對著師父法像莊重合十,深深地鞠了一躬。目睹此景,我的眼淚驀然地湧了出來。依慣例,每個上台談體會的學員都這樣,但那個老年弟子的背影、合十和鞠躬有一種無言的莊重和神聖震撼了我的心。此時無聲勝有聲。看得出,這是那位老年弟子發自內心的對師父樸素而莊嚴的敬重。

我坐在第三排,聽著一個又一個學員的體會,看著台上師父的法像,心想師父真偉大啊,有這樣全力投入正法的弟子,法像中的師父一直在笑,他一定也在聽,笑影越來越深,由遠至近………,雖然我還從未見過師父,但仿佛師父近在眼前。

11月2日傍晚遊行完畢,各國弟子聚集在公園台階上合影。大家唱起了《法輪大法好》,接著又連聲高呼:「師父好」、 「大法好」………,我的淚水順著臉頰,又一次不聽話地緩緩地流了下來,我想起了國內在天安門前僅僅因為喊聲大法好而被暴打、勞教的同修,因堅持信仰而遭受種種酷刑折磨的大法弟子們………。我能有幸出來(離開中國),能站在這裏和眾多弟子一起堂堂正正地唱出、喊出自己的心聲,而絲毫不用顧慮冒任何危險,不用承擔殘酷的代價,又是多麼幸福!這種和平自由的修煉環境分分秒秒都要加倍珍惜,不精進怎麼行啊?!怎能對得起國內的功友?!

2號下午,氣勢壯觀、色彩絢麗的遊行隊伍溶化了人心的冷漠。穿著黃色印有大法字樣的衣服,舉著橫幅標語和法輪圖形的各國弟子,腰鼓隊、秧歌隊、古裝舞蹈隊,令灰色的日本為之一振。似受上天的惠顧,那天居然陽光和煦如春。人們駐足、觀看、拍照,笑著向遊行隊伍招手,人們非常樂意接受真相資料,甚至主動索取。資料的發行量極大,收到了很好的洪法效果。

在普度的樂曲中,大家健步行走。我前面是推著嬰兒車的夫婦,右邊和我一起舉橫幅的是灰白頭髮的阿姨。在我左邊隊伍旁是黃先生。他一直在樂呵呵地向路人發資料,用英文向他們問好、致謝。聽著他響亮淳厚的聲音,看著他彬彬有禮的舉止,慈祥的目光,滿面春風的笑容,無不為之感染。感覺他似乎一直在享受著分發資料的快樂──救度眾生的快樂,其樂陶陶。他不住地笑道:「這下法輪功可出名了,全日本都知道了!」

果不然,次日便收到了良好的反饋。我在機場發給一對歐洲中年夫婦真相資料時,那位先生眼睛一亮,用手勢比劃著方隊狀道:「你們就是昨天在街上遊行的法輪功?」那位妻子笑著向我們點頭致意。

在遊行過程中,日本警察也給我留下了深刻良好的印象。他們穿著深藍色的警服,富有教養。在最初的略微驚詫後,繼而流露出欣賞敬佩之情,再後來便成為彬彬有禮的「護航」。他們一面疏導著車輛,一面讓遊行隊伍暢通行進。尤其是當隊伍走過斑馬線時,他們更是認真盡職。柔和而略拖長音的日本語調,親切寬厚的態度和行為,與在欺世謊言下的中國警察對學員動輒破口大罵、拳腳相加、粗暴無禮形成鮮明對照。

在眾多的亞洲學員中突顯特別的是金髮碧眼的年輕西人姑娘。陰冷的11月,她竟穿著黑底紅花薄紗裙,遊行時也只是著白色短袖T恤。她很健康,白皙的皮膚,身材高挑,神采奕奕,洋溢著青春的活力。她美麗而不以為意,沒有炫耀和高傲,非常自然,同時又那麼認真謙和。每次遠遠望見她都在傾聽、交流,珍惜法會的機緣,一片真心溶入法中。

我曾開玩笑地向同行的一位女學員討尋駐顏秘訣。她有三個女兒,最大的已二十多歲,自己卻看起來像三十幾歲,容光煥發,開朗快活得如同夏日的清風。她爽朗地說:「時時刻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修煉前煩惱多多,家裏家外、婆媳關係等等,心情很壓抑。得了法後,豁然開朗,今生今世就是要按師父的要求做,返回去。哇,學法練功原來這麼好!甚麼煩惱都不當回事,整天高高興興,不計較不怨恨,人顯得年輕,膚色也好了。」

在旅遊景點煉功發資料時,常會聽到遊客的各種議論:「很漂亮!」「心眼兒真好!」………

法輪功學員的形像、氣質、儀態是自己修煉好壞的一面鏡子。當然先天的條件不同,不能一概而論,但後天的素養,隨著年齡增長越來越重要。法輪功學員通過修煉得到的美好風範自然會展現出來。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真正修命的功法,要把採集來的高能量物質在人體的細胞中不斷地儲存,不斷地加大它的密度時,逐漸地就能抑制住常人的細胞,慢慢地就把常人的細胞代替了。那個時候將發生質的變化,這個人就青春常駐了。當然修煉過程中是個很緩慢的過程,付出得相當的大。勞其筋骨,苦其心志,是很不容易的。人與人之間在心性的摩擦當中能不動心嗎?在個人切身利益上能不動心嗎?這些事情做起來都很難,所以不是想要達到這個目的就能達到的。人的心性,人的德都修上來才能達到這樣的目的。」

師父強調「心性」和「德」修上來的重要,我才明白這兩樣東西怎樣深刻地改變著人的容顏和氣質,才體會出所謂「修養」的內涵。

我想自己修煉得不好,常被舊勢力干擾。一位阿姨語重心長地點撥我:「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有時要破除的是人的觀念………」 大法弟子既要工作又要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還要照顧好家庭和孩子。的確很忙很辛苦,但怎樣合理地安排好時間,靜下心來,踏踏實實,純純淨淨,做一樣,好一樣,而不陷入忙亂疲累之中,這需要修出來的智慧來圓容、平衡、兼顧好這一切。「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

師父在《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說過:「你們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經看到了,其實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點,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只有一條非常正的路我們能走,偏一點都不行,因為那是歷史要求的,那是未來宇宙眾生生命所要求的。未來宇宙不能因為大家在正法中有漏而出現一點點偏差,所以大家自身在證實法中走好所有的每一步都是很重要的。」

在法中不斷地純淨自己,歸正自己,是對大法弟子的最基本要求。

(2003年新加坡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稿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