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體悟隨筆:固執的孩子;修煉人的一念


【明慧網2004年1月23日】

* 固執的孩子

一位同修非常感慨地說:「我看到我妹妹家的孩子,我就想,我絕不當舊勢力。」一邊說著,他還一邊用手比著孩子的高度:「那麼小,一點點,才兩三歲,就那個樣子!你大人說甚麼他都答應著,可是他該做甚麼還做甚麼,想做甚麼還做甚麼,人家就按自己想的做。你大人說甚麼都等於白說。」他悟到:舊勢力之所以犯下了破壞正法的罪,就是因為不聽師父的話(師父講的法)造成的,並最終導致了自己的淘汰。

其實這種現象在生活中經常可以看到,我經常遇到這樣的人:當你給他提出一個建議的時候,他可能答應採納,可是,過後你會發現,他依然是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在做,儘管你的辦法可能真的是最佳方案;有的人長期地重複犯一種錯誤,並最終形成習慣;還有的人則是根本就聽不進去任何人的不同認識,一意孤行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而不去想一想別人說的是否真的有道理。

我們修煉人身上也有這種現象存在,我身邊也有個別的同修,他會主動地向別人徵求「你看我有甚麼執著呀?」「我這個執著怎麼去掉呀?」「我為甚麼會有甚麼執著心呀?」等等諸如此類,但是當另外的同修真正去幫他認識執著的時候,他卻會找出一大堆理由來解釋,為執著尋找能夠存在的藉口,同樣的執著雖然經過多次的切磋卻依然存在。

其實真想去掉執著,不用問為甚麼,只要按照師父和大法的要求去做就可以了。聽到這樣的事,我也不禁內查:自己是否也有與此類似的現象存在呢?

啊,我不禁想起,在同修給我指出存在的執著的時候,如果自己暫時還沒有認識到,就會用「你說的有道理,不過當時……,可是……」等話語來進行解釋,深想一步,也是有隱蔽得很深,冠冕堂皇的執著存在。表現上好像是同修之間認識上有差異,通過解釋可以增進相互之間的理解,實際上過一段時間回過頭來看一看,都是在為自己的執著打掩蓋。

我悟到:聽師父的話,以法為師,敢於面對執著並及時地去掉它,才是真正的修煉。

* 修煉人的一念

每隔一階段,我都會給家鄉派出所的警察們郵寄真象資料,尤其是那些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我知道有一個警察很有正念,就很少給他郵。

前段時間,我又給他們郵了一些新材料,寫信封的時候,我忽然想到:「給某某也郵一封吧,他有正念,看了以後,說不上他還能煉呢!」

過了幾天,我回家辦事,恰好一個同修到派出所辦完事後到我家串門,我們聊了一會兒,他說:「剛才我上派出所辦事,看到某某接到一封信,他在那兒自言自語地說:‘這是誰給我郵的信呢?我也不認識這個地方的人啊。’我問他,啥信呀,他叫我過去看,並且說:‘你看他(指郵信之人)叫我煉功呢!’我一看,是咱大法弟子給他郵寄的真象材料。」

我一聽他說的真象資料的內容,正是我郵的那封信。沒想到,寫信封時發出的那一念,竟被相隔幾百里的同門弟子準確無誤地收到。大法弟子純真的一念,其穿透力竟如此驚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