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眾生 ,我們能把心掏出來嗎?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3日】且不說中央電視台對景佔義的報導是如何地自相矛盾(「新聞聯播」稱景為頑固的法輪功分子,「焦點訪談」中景的談話絲毫沒有「頑固」的意識,倒是很自然地配合記者歪曲法輪功),很顯然,轉化後的景佔義是在主動地走舊勢力安排的路。為甚麼會是這樣呢?顯然,舊勢力是在用景的背叛考驗大法弟子對法的堅定。師父講過:「一個修煉的人在你修煉過程當中一直走到最後的一步都離不開對你的根本考驗。」(《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堅定,意味著修煉者把自己的一切都溶入了法中,只有最偉大的法創造的生命才會達到令一切邪惡膽寒的金剛不動。有絲毫的動搖,在被迫害中都是邪惡利用來鑽空子的「漏」,就說明自己還未在法中全部歸正。

人類社會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景佔義沒有做到對大法的「金剛不動」與我們大法弟子的整體及每一個個體有甚麼關係?景的「漏」,在對法的堅定上是不是比較普遍地在我們相當一部份大法學員中存在。我們幾乎都會說:「我對法無比堅定。」可是內心呢,做沒做到無比堅定。面對邪惡時,心中可有一絲的驚恐,證實大法時,心頭是否掠過一點猶豫?我們在做大法的工作時,是站在法的基點上救度眾生,還是不自覺地站在人的立場上,藉口推卸自己應當承擔的職責。

我想,在對法的堅定上,每個弟子都要認真查一查自己。自己真的做到了百分之百地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了嗎?在大法需要我們證實時,我們證實了嗎?在險惡的環境中我們救度眾生了嗎?回頭看看,邪惡幾年來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不都是在動搖大法弟子對法的堅定的正念嗎?

恰巧在同一天,同修送來師父的評註文章《金佛》。文中那個屠夫一天也沒有修煉過,可他對於佛卻是完全沒有絲毫私心的「以心敬奉 」,對佛的堅信沒有絲毫的保留。他的心投入不投入油鍋只是個形式問題,在他掏出心的同時,他的境界已經到了。這使我想起密勒日巴佛的修煉故事:他是拿自己的身、口、意供養他的師父的,以表明他的無私及對師父的無比堅信。看看自己,是否做到了無私。雖也在不停地做著大法的工作,總感覺自己倒很像那兩個捎帶著屠戶的心修行的人,拿今天我們所處的這個環境來比喻,倒很像那口大油鍋。要救度眾生、證實大法就必須得到這個環境中來。

我們是看到別人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無事才隨著走出人來的,還是發自本性真念走出來的?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我們是無條件地時時站在法的基點上、一心為法、一心為眾生地證實著大法呢?還是我們經常在按照自己的觀念、習慣和私心做事?師父為了眾生的被救度耗盡了他的一切,那麼作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在今天的救度眾生中,是否達到了隨時能為了正法修煉而捨盡個人的一切的境界?無瑕的正信放射出來的光芒,足以清除破壞大法及迫害大法弟子的邪魔爛鬼、鋪平讓眾生得救的希望之路。當我們真的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中做到了無私無我的時候,不就等於把心掏出來了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