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堅持真善忍我被取消研究生入學資格


【明慧網2004年1月13日】堅持信仰 被無理取消研究生入學資格

2000年,由於江氏集團的邪惡造謠宣傳,我們好多學員走出去講真相,證實大法。一天早上我們學員相約到某廣場煉功,以證實大法。結果陸陸續續來了近百人,但是還沒開始煉,就已被許多惡警圍起來了,後來學員們被分批帶走審查。關了一天後,由單位派人接回。後來才知道,惡人早已竊聽到此事。此前我已參加某大學研究生入學考試,並已通過面試,後來參加集體煉功的事傳到學校,即將發出的錄取通知書被截下。並說面試成績不合格取消了入學資格。

因上訪被非法關押

同年我與幾位單位同修覺得按照憲法賦予的權利,公民有申訴的權利,應該向國家講清大法事實的真相。於是相約上北京上訪,來到北京,找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信訪辦。剛填好上訪表格,也沒有對我們作任何詢問,就被帶到所在省的駐京辦。在駐京辦的地下室裏,已經有十多個學員被非法關在裏面。我們隨身所攜帶的所有錢被搜空。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裏,我們又被非法關了四五天,才被單位派來的幾個人接回當地派出所。結果被非法拘留15天。

在拘留所裏,二三十平米的號子裏,非法關押了三四十個人,有小偷、有搶劫犯、有吸毒的、有嫖娼的、有打架的、有逃債的……五花八門,應有盡有。幾十個人吃喝拉撒全在這裏解決,環境之惡劣,沒有進去過的人難以想像。號子裏每天強迫幹活,一切收入歸拘留所,而吃的卻是燒糊的飯,每天是沒有一點油星的冬瓜。偶爾熬一點粥,裏面一點點可憐的肉片。每天幹活從早上七點半一下幹到晚上九點甚至十點。裏面的人沒有一點尊嚴,打架鬥毆是每天必須上演的戲。

經濟截斷:倒拿著錢去領工資單

拘留所出來後,單位也宣布了對我們所謂的「處分」,開除公職,留用察看,參加體力勞動,所有正常待遇全部取消,發最低生活保障。而我們的甚麼養老金、水電費等等一切照扣,所以有時辛辛苦苦做了一個月,結果卻拿到僅幾塊錢。有家有口的,還得倒拿著錢去領工資單。此外去北京接我們回來的四五個人的一切開銷總計二三萬元,由我們分攤。我們因此還欠下了一大筆債務。後來才知道,這就是所謂經濟上截斷政策的具體實施而已。這就是在某黨所宣傳的「人權最好」時期,一個公民因遭受不公時申訴上訪的遭遇。此外單位還雇請了七八個人三班倒輪流跟蹤我們,就連到市場買菜也不例外。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這幾個監視我們的人中有當地的不務正業的青年、也有賣六合彩的、也有賭博的。江氏集團當權時期,壞人管好人。

被騙入洗腦班

一天剛上班,單位裏突然通知說到會議室裏開會,走進會議室一看,有幾個戴大蓋帽的。接著就宣布說要送我們到那裏「學習」,我意識到這肯定是強制洗腦,我們都說堅決不去。可那十幾個人硬把我們幾個往車裏拉。我們大喊這是非法綁架,很多同事都看著。來到目的地,原來是一間戒毒所。高牆大院,鐵門鐵窗,連走廊都用鐵欄杆封死了。剛到裏面,並不是所謂的「學習」,而是把我們一人關一間房,發一本關於氣功的小冊子。說看了要寫體會。

後來才知道,這裏面已一期一期的關了很多學員了,我們那一期有近20多人,男女老幼都有。一到晚上,四五個穿著保安制服的所謂「工作人員」(其實是打手,是「610」從保安公司聘請的)便一間一間動員學員寫認識材料,如果不寫的或寫大法是正的、是好的,就被拳腳相加。有的學員被吊起來,有的大喊,就用毛巾塞嘴。他們還強迫學員不准睡覺,不但不准睡覺,還要面壁站著,頭上頂著打飯用的盤子或涼鞋,兩手兩腳夾著雜物,稍微動一動就又一陣拳腳相加,直到天亮。到了白天,依然不准睡覺,坐著還不准靠物體。還有的被迫兩腳直立彎著腰一直到天亮。好多學員幾天幾夜沒睡過一分鐘。直到神志不清、向它們屈服為止。

出來後才知道,單位為我進洗腦班花了近萬元,這些錢,都給那些所謂的工作人員當工資和獎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