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溝勞教所4年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網2003年9月9日】99年9月開始,作為邪惡勢力的黑窩之一的朝陽溝勞教所開始接納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當時惡人定出一條非法規定:進京上訪及在家翻出資料的一律勞教,陸續有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至此,因此時邪惡迫害剛剛開始,大法弟子在裏面除了不讓學法煉功之外,均被當作一般勞教人員對待。挨打挨罵、強迫體力勞動等等都是勞教所的家常便飯。

2000年,迫害開始升級。對於那些堅定的大法弟子,迫害中除了肉體上強迫勞動,不讓睡覺、體罰、電棍電擊、暴徒毆打之外,精神上也飽受摧殘,滿耳朵裏灌的都是謾罵、攻擊誹謗及各種髒話。學法不深的學員受不了折磨,在常人心支使下成了猶大,並開始做反面工作,加重了迫害的因素,邪惡也不斷進行威逼利誘,想方設法鑽空子,並抓住漏洞不放,瓦解式地「檢驗」大法弟子。但是更多的大法弟子在迫害中堅強不屈,沒有一絲一毫的動搖。

2001年是邪惡迫害全面升級的一年。大法弟子剛被非法綁架至朝陽溝勞教所,首先面對的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妥協者靠牆坐,堅定者坐在最前排,一動不許動。稍有一動,哪怕彎一下頭都會招致一頓毒打,就是坐板「包夾」嚴加管束。不許說一句話,從白天到黑夜惡警不是最骯髒的罵人話,就是對大法的攻擊、誹謗與謾罵。現舉實例將其殘暴略顯一斑:

1、 大法弟子劉振靈堅信大法,堅貞不屈。歹徒李金山(外號「瘸子」)負責包夾,先是對他進行一頓暴打,然後讓其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脫下皮鞋,專抽劉振靈膝蓋,打累了又讓其「背飛」,直至後半夜。見其仍不屈服,他竟拿一個用8號鐵絲製成的衣架,狠狠地抽打劉振靈的前胸、後背,打得青筋凜凜,血跡斑斑,並狂叫「再不轉化,就打死你!來到朝陽溝,你死定了!」見狂呼、亂喊加毒打沒起作用,他又拿起燒著的煙頭使勁按在劉振靈的手背上,發出滋滋的聲響,痛得劉振靈昏了過去……直到今天,振靈手背仍有疤痕,劉振靈不堪忍受這番折磨,拼死搶門口報告管教,惡警向劉振靈只說了一句:你回去吧!接著對李金山說了一聲:你消停點。回身一走了之,歹徒李金山見管教不管,氣燄更為囂張,接著對劉振靈又是一頓毒打。

2、 歹徒馬大四子(拎包小偷)為討好管教,經常打小報告,並給管教出壞主意。打人就是他的主意,一看沒好使,他又使壞不讓大法弟子睡覺。惡警聽信他的話,於是五晝夜沒讓大法弟子睡覺(包夾24小時輪番看管),仍沒見效,他也沒招了,就拿煙頭往大法弟子鼻孔裏熏。若大法弟子不動,他就皮笑肉不笑地說:「這是真的,」若稍有所動,他便叫囂,「你也不是真煉吶。」

惡警一方面縱容指使爛鬼們直接迫害,強迫轉化,另一方面卻又經常偽善地搞調查,比如問:「有沒有人敲詐你?有沒有人打你?」如果說有,他就找到那個人,背地裏說:「你打法輪功也別讓人看見,別打得讓人看出來,明白嗎?」回過頭來迫害更加變本加厲。大法弟子被打得不能動彈,外表看一點傷都沒有,惡警們便一起取笑:「一點傷都沒有,別裝了」。邪惡的虛偽、狡詐與陰險得到了充份的暴露和展現。

江集團為鎮壓法輪功,不惜財力,撥專款400萬修建了朝陽溝勞教所新所區。並於2002年1月18日全部遷入新樓。在舊樓時各大隊的法輪功學員一般為幾人至十幾人,搬到新樓後,全省各地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均被集中在朝陽溝,這樣大法弟子與刑事犯的比例幾乎是1:1,惡人並專門成立了七大隊(普教大隊),所有妥協的學員的均分到此隊,由刑事犯管理,堅定的仍在各大隊,如有違心放棄修煉後又清醒的,也由七大隊分到各個大隊進行迫害。

2002年是舊勢力全線潰敗的一年;是大法弟子發揮強大正念,清除邪惡因素的一年;也是人們逐漸清醒的一年;也是舊勢力垂死掙扎的一年;這一年中,朝陽溝勞教所內的大法弟子們經歷了一場最為殘酷的考驗。

2002年過年期間相對平靜。可是3月5日之後,邪惡瘋狂了,所內整天戒備森嚴,包夾24小時對大法弟子嚴加看守。並從3月末起,所有法輪功學員均不准接見。

4月12日是所有朝陽溝勞教所內大法弟子難忘的一天,漫天一片黃紅之色,沒有太陽。從這一天起,朝陽溝勞教所開始了殘酷的迫害──第一次所謂「攻堅」戰。上午九點,所長王彥偉召開全所動員大會,緊接著回到各隊「落實任務」,實際就是開始實施迫害。九點半散會。九點四十,走廊內便響起了大法弟子痛苦的叫喊聲,各大隊的暴徒們全部登場了,整個勞教所到處都是喊叫聲、謾罵聲、電棍聲、撞擊聲……

惡警把大法弟子帶到管教室,一般由六七個管教圍住,手裏拿的不是電棍,就是鎬把,威逼大法弟子「轉化」,向他們妥協的立即回去寫「五書」;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先是一頓拳打腳踢,再不妥協就抓起頭髮往牆上撞、往水泥地磕,再不妥協就拿鎬把擂,直至把鎬把打折……有的大法弟子昏過去了,馬上拿涼水噴醒,繼續威逼、恐嚇。惡警姜成才專門用皮鞋根踩大法弟子的腳趾,再不就用膠條抽打學員頭、胸、背,陰險毒辣至極。惡棍於長江在隊長朱德春、虞鐵的教唆下,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七八個人毆打大法弟子,毆打大法弟子李×三天,李昏過去了,全身不能動,大小便失禁,右眼失明。惡棍們有些害怕了,都怕擔責任,對其他大法弟子也稍稍收斂一些,不那麼狠毒地打了,但仍對堅定的大法弟子進行罰站,背飛,不讓睡覺等迫害。

第一次「攻堅」戰持續了兩個月,大法弟子經受了身體與精神的折磨。磨難中有一些人因不堪忍受痛苦違心放棄修煉,但更多的大法弟子堅定地走了過來,而且變得更加清醒,更加理智,也更認清了舊勢力邪惡的真面目。

從6月開始,朝陽溝又開始了的第二次所謂「攻堅「戰。與上次有所不同,他們安排了以管理科幹事隊長高某作為主要打手,率領暴徒及猶大們,與大法弟子展開了唇槍舌劍,稍有不慎,就很容易被其鑽空子,走向邪悟。

首先白天惡警強制法輪功學員看誹謗錄像,看之前,高先做說明,看完後要求大家討論。先是高講話,其實他要文憑沒文憑,要水平沒水平,卻一肚子歪理,純粹是個不學無術的無賴。他講完後,大法弟子義正辭嚴,駁斥了他的滿嘴胡言,說得他啞口無言,他一看說不過,就氣急敗壞的謾罵並大耍無賴:「你不轉化我就關著你,看你能咋地!我下班就上飯店,你照樣吃窩頭菜湯!」他又指使猶大們給他捧場,大法弟子用大法中的智慧,憑著對大法的堅信和對眾生的慈悲,說得那些猶大們也不得不點頭稱是。

在各個猶大助紂為虐的過程中,樸成軍邪悟後的影響極為惡劣。因為該人以前無論在看守所還是在奮進勞教所,都表現得很突出,高更是以此大做文章,「你還不轉化,人家老樸都轉化了,他比你強多了!」有許多學法不深的人,也就隨波逐流去了。當然了,堅定的大法弟子早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因為法中早就講明了(如《窒息邪惡》),所以並未產生太大影響。

第二次攻堅戰雖然並不像第一次那樣恐怖與殘酷,但其實比第一次更為陰險。邪惡專門抓住漏洞,鑽空子,從而將那些學法不深的學員推向深淵。以樸成軍為首的猶大更是利用人對法認識不足的一面斷章取義、曲解,從而影響帶動了一批人隨之下去,這場迫害的考驗真正體現了學法的重要性──不能對法理融會貫通的,很容易迷失方向。

為進一步進行所謂的「感化教育」,不法惡人們成立了一個「洗腦團」,由十二人組成,以王至為首的猶大們到各隊宣講,陸續講了5天,隨之解散。惡警又找了王志剛(曾寫二本書攻擊大法)做報告,打算長期給大法弟子洗腦,結果只來一次,被學員問得張口結舌,再也不來了。

因為所裏定的指標為95%轉化率,這麼折騰了三個月仍未見成效,惡警又沉不住氣了 (達到「轉化率」,有獎金,400元/月)。也不講所規所紀了,露出了醜惡猙獰的本來面目,於是第三次所謂「攻堅戰」於九月份又拉開的序幕。

這次,惡人採取了最殘酷,最陰險,最毒辣的手段,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殘酷迫害,真是「末日看絕望」,表現得淋漓盡致。

各大隊首先召開全隊大會,表示堅決實現百分之百的「轉化」,隨即散會,第三次「攻堅戰」正式開始。

惡警們首先針對那些曾經寫過「悔過書」後又清醒的學員下手。這一次與第一次不同,幾乎聽不見甚麼動靜,其實他們把學員關到了管教值班室。這裏共有三層門全關上,在裏面就是喊破嗓子,外面也幾乎甚麼也聽不到。

首先惡人把法輪功學員叫進去,六七個人上來強行將衣服扒光。惡警手中電棍滋滋作響,三角帶皮鞭搖搖晃晃,威脅恐嚇學員,如果不向他們妥協,皮鞭一頓亂打(臉除外),輪番抽打,其餘人用電棍專門往要害部位電擊──耳朵、頭、脖子、腋窩、小便、肛門,更為殘暴的是往地上潑一盆水,讓學員光腳站在裏面,然後電擊,學員站立不住,撲倒在地,他們繼續電擊,學員滿地打滾……。然後再用鎬把打……

各個大隊皮鞭打爛多少條,電棍打壞了多少把,鎬把擂折了多少根,天地明鑑,日月可表!大法學員堅貞不屈,高喊「法輪大法好!」,他們就把學員嘴堵上,然後用手銬吊在暖氣管上,再用皮鞭抽打,有的學員被吊打了三天。據一位後來被放出來的大法弟子述說:當時更有甚者,喪心病狂的惡警把一位法輪功學員用厚木板立著從頭剁到腳,活活被剁死。令人怵目驚心。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每當有大法弟子被叫出去,其餘的學員都知道又開始迫害了,大家齊發正念:「鏟除惡警背後的一切邪惡」,讓惡警現世現報。大法弟子回來時不是抬著就是扶著,大家心裏都無聲地支持,由衷地敬佩,眼裏流露出真心的關切,更加放出真理之光,足令一切邪惡解體。

當然,也有做得不好的學員,一時間被邪惡的表面猙獰面孔嚇著了,也就順從了邪惡的安排,邪惡最終目的就是要毀掉學員。他們往地獄裏拖學員還唯恐不深,光答應寫「保證書」還不行,還必須當大家的面各個寢室全走一遍,罵一句大法,罵一句師父……

面對邪惡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紛紛挺身而出,制止邪惡。當惡警打人時,大法弟子高喊:「不許打人!」令邪惡震驚。當有司法領導檢查時,大法弟子就起來說,「我無罪,要求立即釋放!」還有的弟子為使其他學員免受、少受迫害,採取了絕食等不同辦法抵制迫害。

這第三場所謂的「攻堅戰」共持續了二個月,朝陽溝裏每一個大法弟子都經歷了這場「瓦解式的檢驗」:白天惡警迫害,晚上不讓睡覺,一直到11月份才算結束。

之後,飽受摧殘的大法弟子們又開始面對新一輪的迫害──第四次「攻堅戰」。

這次與前三次不同:開會明確規定絕不打人、罵人,就是講道理,辦「學習班」(其實就是強制洗腦),惡警們把所有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全部集中,進行洗腦:由管教、猶大負責洗腦,並且針對有漏的學員單個洗腦。白天黑夜地談、講,無孔不入,利用法輪功學員身體的疲憊與精神的怠倦鑽空子。大法弟子歷經魔難,更加成熟,更加理智,更加清醒。管教個個不學無術,講不幾句就下台了。猶大們剛講幾句,大家齊發正念,他們也講不下去了,就只好東拉西扯講故事。那些針對單個大法弟子洗腦的,大法弟子正好利用這一機會向猶大們講清真象,讓他們珍惜這萬古機緣,別因一念之差走上犯罪的深淵,說得他們點頭稱是。第四次攻堅戰持續了二週便不了了之。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大法弟子迎來了嶄新的2003年。

2003年是邪惡全線潰敗的一年,是邪惡苟延殘喘的一年,也是大法弟子正念顯神威的一年。春節前後,眾多大法弟子均堂堂正正地走出勞教所,重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講清真相、救度眾生。邪惡勢力的黑窩──朝陽溝勞教所,還能撐多久呢!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