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述評:電視插播的緊迫性和正當性


【明慧網2003年9月27日】對於法輪功學員的「電視插播」,已有很多的討論,本文將從電視本身出發來探討「插播」的正當性和緊迫性。

1. 電視宣傳在鎮壓法輪功中的巨大影響

中央電視台市場研究公司發布的《全國衛星頻道覆蓋率普查》顯示,2003年,全國電視觀眾總戶數已達到3.06億戶,電視觀眾總人口數達到10.7億人,全國平均電視機普及率達到85.88%。

過去要一個禮拜才能傳達下去的最高指示,現在通過電視馬上就可以傳遍全國。不過,這些年政治運動少了,電視的政治意義並不太突出。只有江澤民發動的鎮壓法輪功,才真正把電視的政治性展現得淋漓盡致。

從99年7月開始,中央電視台一馬當先,集幾十年積累的各種編輯採訪剪接技術之大全,大量重複播放一系列具足了煽情細節、令人聲淚俱下、讓人相信真實可靠、聽起來鐵證如山的攻擊誹謗法輪功的節目,鋪天蓋地,樣樣要置法輪功於死地。數以億計的觀眾,就一兩天的功夫,一下子就被江澤民發動的謊言攻勢所吞沒。

如果說多年的政治運動使得有的人還有一些免疫力的話,2001年1月30日「焦點訪談」的「天安門自焚案」就徹底把人們的防線打垮了。

有一組鏡頭,一個大型商場的電器部,寬暢明亮的大廳裏整整齊齊陳列著幾十台電視機,屏幕上正在同時播放「焦點訪談」的「天安門自焚案」,播音員那充滿鬥爭激情的聲音迴盪在寂靜的大廳裏,所有的人都停下來駐足觀看。

那一刻,人們的臉上,寫滿了震驚,寫滿了憤怒,寫滿了對法輪功的仇恨。

每當我看到,甚至想到這幅畫面,都能感到當時空氣的凝固,時間的停滯,都替法輪功感到一種無助的永世不得翻身的巨大無形的壓力。

過去歷次的整人運動,靠的只是報紙和喇叭,根本沒法同電視的宣傳效果相比。人們總是相信「眼見為實」,而電視把千里之外的事情展現在你眼前,就彷彿身臨其境,打破了時間和空間的間隔;現在電視技術更趨完美,效果更加眩目多彩,加上官方電視的天然權威性,電視給了觀眾完完整整「眼見為實」的感覺。

你想想,當事人自己親自在講,能有假嗎?街坊鄰居親自在說,能有假嗎?畫面如此真實,能有假嗎?

普通觀眾對數字化媒體技術的發展摸不到邊,對於電視剪接做假移花接木的手法了解得很少。而這些造假手法,在江澤民在醜化法輪功的宣傳攻勢中,被發揮到了極致。

今天,電視已成為人們生活的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哪怕不是故意去看批判法輪功的節目,只要電視上放了這些節目,觀眾也就自然地看了,也就聽了,更重要地是,也就信了。有的人從未接觸過法輪功學員,卻說法輪功不好,問他為甚麼,答案常常就是「電視上這麼說的啊」。

一位在重慶某家保險公司任職的朋友,自稱在法輪功問題上兩邊的言論都不聽。令人驚訝的是,在談話中,他對中央電視台幾乎所有誹謗法輪功的報導,從自殺到自焚,從殺人到投毒,都很清楚,而且完全相信,他自己還以為他沒有受到宣傳的影響。

這就是電視的力量!在帶給人們各種娛樂的同時,也使得獨裁者能更加緊密地控制人們的思想,甚至把電視變成殺人的武器!

這就是江澤民的邪!歷史上有誰擁有這樣的宣傳工具?歷史上又有誰利用這樣的優勢來打擊一個民間弱勢團體?只有江澤民!江澤民利用中國廣泛普及的電視,散布了史無前例的仇恨,造下了歷史上最大的邪惡!

2. 「電視插播」對於澄清謊言的巨大作用

對一些人來講,中央電視台那些誹謗法輪功的畫面對他感官的刺激和印象太深了,憑你一張嘴,一張紙,一封電子郵件去澄清真相,他能相信你多少呢?明白了電視在鎮壓法輪功中所起的作用,自然就知道揭露謊言最直接有效的辦法也就是電視。

在江澤民控制著所有電視的情況下,「電視插播」也就順理成章了。

插播電視,觀眾沒有任何心裏負擔,不用做任何額外的努力,就像他們當初被「焦點訪談」自自然然矇蔽一樣,真相電視也會使他們自自然然明白真相。

3. 如何看待「電視插播」

人們對法輪功發傳單很容易理解,對於「電視插播」好像覺得事情鬧得大了,引發出許多疑問。

1) 合法性問題

在大陸發法輪功傳單合法嗎?依據打壓政策,當然「不合法」,會被抓捕關押。同樣地,「電視插播」除了操縱的複雜性大了很多之外,作為不服從惡法的非暴力抗爭,「電視插播」同發真相傳單在法律依據上是完全一樣的。不過一個是發到你手裏,一個是發到電視上。

2) 是否干擾別人的問題

法輪功的真相節目對於大陸觀眾絕對是爆炸性新聞,對觀眾具有天然的吸引力,對於自己是不是被政府欺騙,當然有興趣去了解真相,就是說大多數人都是接收、愛看的。那麼有沒有對少數人造成干擾呢?這也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是合理的。就算政府正式批准的示威遊行,也必然會對道路造成一些堵塞,對一些急著趕路的人來講,就會造成一種干擾,這是為了維護人權必須付出的代價。這是現代社會公認的規則。「電視插播」本身沒有對觀眾設備造成損害,只是傳達一種訊息,表達呼聲,所以,用「是不是有人受到干擾」來否決有關數千萬法輪功學員權益的舉動是站不住腳的。話說回來,這幾年江澤民操縱所有的電視台播放了多少誹謗法輪功的節目,耽誤了多少人看電視呢?

3) 是否走極端的問題

有人認為「電視插播」是不是表明法輪功開始走向極端。事實上,在江澤民用電視造假來欺騙人民並嚴密掩蓋真相的情況下,「電視插播」是法輪功講清真相活動的自然延伸。

觀察一下法輪功從92年傳出的發展歷程。在一個無神論主宰的地方,一種有神論的信仰要流傳開來,既要面對無神論的強大壓力,又要應付其他宗教信仰的排擠,法輪功發展的過程就是一個在非議的夾縫中求生存的過程。唯一的武器就是「講真相」,可以說,法輪功從92年傳出,就開始了「講真相」的活動,讓人了解法輪功對人對社會都是有益處的。官方報導法輪功在99年鎮壓以前有300多次「圍攻」各級政府機關,這裏的「圍攻」不過就是上訪有關部門去澄清事實,只是鎮壓以後江澤民故意把「上訪」說成了「圍攻」,這反而證明法輪功這幾年是一直沿著講真相這種方式在做的。在過去,是有地方去上訪,去澄清的,鎮壓以後,正常的溝通渠道沒有了。法輪功在地面上講真相的活動空間被全面壓縮後,開始了從空中開闢真相渠道,這是他們自92年起講真相活動的自然延伸。他們這種行為的一貫性表明「電視插播」並沒有極端性。

4) 「到處宣傳法輪功」的問題

有人指責法輪功說,「你們整出那麼多殺人自殺的事,為甚麼還要到處宣傳法輪功?人們不信了,不會煉的」。對於歷次「插播」的內容,江澤民都不敢公開,只講「插播」是在宣傳法輪功,讓人誤以為在傳教一樣。事實是,江澤民造謠說法輪功殺人,法輪功「插播」的節目正是用來揭露江澤民的殺人謊言,還原真相的,而江澤民刻意隱瞞這一點,恰恰暴露出江澤民謊上加謊的本質。

在一個允許人說話,允許公平辯護的地方,人們不需要「電視插播」。人們被逼去「電視插播」,正彰顯出江澤民的邪惡之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