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廊坊市參與迫害的不法官員的信

【明慧網2003年9月23日】在江氏集團因迫害法輪功修煉者,被國內外億萬大法弟子以「群體滅絕罪」送上國際法庭的今天,你們仍然違反憲法,堅持執行這一錯誤的決策。至七月份以來,你們又一次用欺騙、非法的手段,綁架了許多大法弟子,強制送洗腦班。

也許你們是出於無奈,也許你們怕丟官,也許你們其中不乏有人只顧眼前的急功近利,忘記了一次次的歷史教訓!但是,請記住:一個人無論他在世上幹了甚麼好事、壞事,到頭來一定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自然規律,歷史的必然。

法輪功學員在歷經四年的迫害,他們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是否有政治目的,其實當權者和老百姓都十分清楚。四年裏耗掉國家巨資,使盡歷次政治運動的整人招數,可是最終到底有多少人真正放棄信仰,其實你們心中也最有數。

看看別有用心的構陷,聽聽電視中的造假宣傳,有甚麼新鮮?那也只不過是當年大躍進、反右鬥爭、「將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的又一種強姦民意的翻版。甚麼「天安門自焚」,甚麼自殺、殺人,就像皇帝的新裝一樣的自欺欺人。即使一個並不聰明的人也會想想:迫害前的7年裏,還有國外的修煉者為甚麼就沒有這樣的事情出現呢?而且僅僅幾年的時間裏,法輪功就洪傳60多個國家,受各國各地各種褒獎已近千項,從國內的農村人到國內外有科技專長的學者、專家、社會名流,以至政府官員;從目不識丁的老人到中外的博士、碩士、大中小學生,這些修煉者難道都是精神空虛、無知受騙嗎?

在長達幾年的洗腦班裏,廊坊千餘名大法弟子被非法綁架,被迫進行所謂的「法制教育」。在那不是監獄的「地下」監獄裏,他們無辜失去自由。倍受到肉體折磨與精神摧殘:挨打、體罰、強行灌食,幾天幾夜不讓睡覺,搞人海圍攻。這種失去人性的做法,卻被你們硬說成是「關懷」。

在你們的迫害下,把那些有科技專長,正在為國家作貢獻的高級工程師、大學教授、講師以及清華學子開除、勞教、洗腦以致被迫流離失所。多少通過煉功已恢復健康的病人、老人被洗腦殘害得舊病復發。3532廠大法弟子苗桂蘭孤兒寡母,生活十分貧困,無故被從家中抓走非法勞教,丟下了一個未成年的孩子。本來已被非法勞教,受盡監獄之苦,已期滿釋放的一位河北工學院大學講師王老師,僅僅進家才三天,你們就抓他去洗腦,無奈,王老師被迫流離在外,有家不能回!廊坊建築設計院的崔玉蘭,就因為被你們送勞教後,在唐山勞教所被惡警迫害致死。

他們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在做好人,在單位不爭名、不為利,不貪污不腐敗,他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即使在受盡殘酷迫害的時候,還始終平和善良的向你們講清真相,告訴你們大法好,我們是無辜的,意在喚起你們的良知和善良人的關注,儘快制止這種迫害。試想如果他們心中沒有裝著「真善忍」,在當今的社會裏,哪一個身在其中的人做到這樣無怨無恨?會有這種大忍之心哪?而人心是靠開除、打壓、判刑、肉體折磨、精神恐嚇等手段改變不了的。

相比之下,多少執法人員,利用迫害法輪功大發橫財,罰款抄家搜身的現金,不給收據、收條,個別不法之徒借抄家之名把大法弟子家中的珍貴物品、珠寶甚至名牌皮鞋順手牽羊拿走不還。用警察的話說:要想有錢花,就把「你們」抓。誰管對不對,不管法不法。

當你清楚地知道這個人是單位裏公認的好人時,還把一個個心懷「真善忍」敢於說真話的好人開除、送勞教、抓去洗腦時,並用上指下派、例行公事做託詞時,你可曾想過,一個人民的公僕,拿著人民的血汗錢,你卻不能、不敢、不願為人民說句公道話,甚至還藉此來邀功請賞,你不覺得恥辱嗎?

現在,就在你的家鄉,發生在你的身旁,也許就是你的一言一行就能關係到千百個煉法輪功家庭的悲歡離合。當你在闔家歡樂,行父責、盡子孝的那一刻,你可曾想過,因為你的一錯之念,已造成多少人家破人亡!妻子失去丈夫,孩子離開母親哪!希望你們千萬別做文革後的三種人,江××的打手啊!歷史上強權強暴的忠實執行者,最後的下場不是殉葬品就是替罪羊,無一例外。

請珍惜我的善意,停止各種形式的迫害,儘快解散這種非法的洗腦班,釋放所有在押、超期關押的大法弟子,依法秉公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