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政保科長:你該為將來做一些打算了

【明慧網2003年9月15日】

×科長:

寫這封信是想和你聊聊與你「仕途」、「錢途」、乃至「身家性命」息息相關的一件事。

相信你不會否認: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是你目前工作中一項非常重要的內容。或許你會坦然地說:那是上行下派。

但看看下面這幾段摘錄(記述震驚海外的「起訴江××」一案的電視片《大審判》中的一段旁白),可能你就不會那麼坦然了:

「江××必須明白,自今日起,他那場無理血腥鎮壓的受害者們不會讓他無憂無慮地逃脫法律之外。鑑於對於這類國際犯罪的起訴沒有法律追訴時效限制,只要他還沒有死,他就可能會在中國海外被追蹤到。」

「最後,也是要強調的重要一點,許多聽從命令和積極參與這場巨大鎮壓運動的人今天也必須知道,他們的犯罪行徑不僅觸犯了中國法律,也觸犯了國際法和國際慣例。他們確實違背了國際社會規定的和有責任執行的法律規則。中國或者中共從最高層到最低層,凡是計劃和執行恐怖計劃並大規模侵犯法輪功學員人權的人必須知道,他們將會為他們的刑事犯罪行為承擔責任,包括在無數外國的法庭上。全球審判已經在進行中,終有一天將會把一個或更多對迫害法輪功負有責任的人們送入監獄。 」

江××及其追隨者對法輪功殘酷迫害的真相終究會大白於天下,他們將面臨的法律審判及道義譴責絕不會亞於當年的納粹。無論是發起者江××,還是所有參與的人都必須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承擔後果。」

看完這幾段,相信你對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四面楚歌的處境會有一個初步的認識了。別以為這些起訴會不了了之,你知道智利前軍事獨裁者皮諾切特的餘生是怎樣度過的吧,沒人能保證江××能不步其後塵。同樣,所有迫害的參與者也難逃與納粹暴徒、文革中迫害參與者一樣的命運。

再告訴你一個消息:你的名字在法網恢恢網站(www.fawanghuihui.org)的「惡人榜」上已經出現至少3次了。

這就意味著,你該為將來做一些打算了。你不要以為這個將來是遙遙無期的,關於這個問題,從中共的媒體宣傳中,你是沒法得到可靠消息的。舉個情況相似的例子:伊拉克新聞部長薩哈夫,在美軍已經攻入巴格達之際,還在信誓旦旦地聲稱伊拉克軍隊在奮勇殺敵,形勢一片大好云云。

中共媒體一向的伎倆你也該是心中有數的。所以說,如果你想審時度勢,就需要常常關注法輪功的真象傳單、光盤或多聽聽短波。那樣,你很快就會聽說「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窮追未受懲罰者」等很多你以前不曾知道的名詞。

其實,即便是在這種時候,你還有選擇自己未來的機會:頭上三尺有神靈,你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神都看著呢。任何一件關於法輪功的事擺在你面前時,你的心是怎樣動的,這就比甚麼都重要。因為神就是看人心的。

如果你還想通過法輪功的「案子」「撈點甚麼」,那就是最不明智的了,沒有比那種想法和做法對你和你家人傷害再大的了。

一方面,法輪功學員對你的所為心裏有數,如果你為了向上爬、繼續對大法和大法弟子行惡,你過去敲詐、勒索、收受法輪功學員家屬的錢財的那些細節紀檢等相關部門就有可能知道。後果你是知道的。

另一方面,善惡有報是天理,下面列舉幾個迫害佛法遭惡報的例子,我們不希望看到你重蹈覆轍。

1、葫蘆島市南票區暖池塘鎮黨委副書記王曉合(主抓迫害法輪功),長期迫害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2001年4月,突發急病(心肌梗塞)死亡。

2、遼寧葫蘆島市興城海賓鄉劉屯村支書劉振平(音),男,56歲,7.20之後對迫害法輪功十分賣力。2000年劉振平將一50多歲女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派出所,用椅子腿打她的頭,後來又將本村的四名法輪功學員陸續非法勞教。2001年夏,劉得了一種怪病,五臟六腑全部潰爛,死於家中,遭了惡報。

3、遼寧葫蘆島市興城東辛莊鎮派出所惡警項永貴(男,50多歲)經常誹謗大法,並毒打被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2001年夏季的一天晚上,項永貴在派出所值班,一頭栽倒在地,當場死亡。

4、遼寧葫蘆島市綏中縣高嶺鎮副鎮長張曉東經常在開會時污衊大法,其司機沈友文常常向張通風報信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且不聽好心人的多次勸阻。2002年正月初七,沈友文開車送張曉東全家回家,途中與一大貨車相撞,沈當場死亡;張雙腿撞斷,其妻身體一側肋骨全部骨折,其14歲的兒子半面臉連皮帶肉全被扯了下來。

希望你立即停止犯罪。

法輪大法弟子
2003年9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