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情魔羈絆 重返歸途


【明慧網2003年8月4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學員,在別人看來,我是一個得法較早的學員了,可是,我自己非常清楚,自己的心性提高的很慢,許多執著心放的不好。7.22以前,自己學法煉功都比較積極,做為一個骨幹學員四處弘法,自以為對大法十分堅定,並且覺得自己心性很高,已經沒有甚麼可執著的了。

7.22以後,自己和許多大法修煉者一樣走上了進京上訪的證實大法之路。被當地公安局惡警抓住,在拘留所裏呆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開始時,自己還能夠用大法對照自己,心性出現不穩時就學法背法。就因為自己的心性有漏,所以邪惡的勢力就利用常人來干擾,家屬兩次接見,自己表面表現的很堅定,不為常人之情所動。可是內心卻絲毫沒有平靜。記得當時我在整理家裏送來的日用品時,從包裹裏掉出來了一個紙條,我知道,這是我愛人給我寫的,無非是想利用常人之情來打動我,讓我向惡勢力妥協。因當時心性不穩,自己怕把握不住,沒有看就把它撕掉了,當時就有功友指出我這樣做沒有面對考驗,而是在迴避。因為自己沒有在法上真正提高上來,雖然表面上是撕碎了紙條,可是在我的心靈深處,常人之情就像洪水泛濫一樣一發不可收拾。在以後的幾天裏,邪惡勢力利用我自身強烈的執著向我展開了攻勢。由於自己沉迷於親情之中,最後還是屈服於邪惡勢力,含淚寫下了「保證書」。就在那最後關頭,慈悲的師父也不願捨棄他的弟子,就在我寫「保證書」的前夜,我做了一個夢,夢中,一條奄奄一息的毒蛇忽然復活了,向我撲來,把我驚醒了,醒來後,我久久不能入睡,我也能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不能讓邪惡的魔在瀕臨死亡時有任何復活的機會,可是,邪惡勢力利用我心性有漏的一面終於把我拉了下來。

回家後,我覺得自己已經不配再作大法弟子了,同時,同樣因為被情迷惑而看不到真象之根本並被邪惡利用的愛人和父母對我嚴密地監視起來。我開始自暴自棄了。附近的同修看到我這種情況都非常著急,他們想方設法接近我,聽著功友們那發自肺腑的語言,看著功友們給我的師父最近的講法,我流淚了,更加體會到師父的偉大和慈悲。於是,我決定重返修煉之路,我首先在明慧網做了嚴正聲明,聲明以前所做的違背大法之事全部作廢,決心在以後的修煉中勇猛精進,加倍彌補,更好的去助師世間行。同時我也反思自己的過去,我逐漸悟到,自己掉下來的主要原因是對常人之情有著強烈的執著。師父說:「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修者忌》)師父還說「修煉就得在這磨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轉法輪》)師父在《真修》這篇經文中指出「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得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通過學法發正念,講真象,我的家庭環境也在逐漸的歸正,看來邪惡勢力真的到了窮途末路的時候了。

我個人體悟,做為大法弟子現在必須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學法修煉自己,發正念,講真象,將另外空間的邪惡爛鬼和舊勢力黑手徹底消滅,使更多的有緣之士在修煉的道路上重新起步,更加堅定地走向歸途。同時也使更多的世人能夠在迷亂中認清真象,擺好自己的位置,能夠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不執著於一時的親情,而是為家人的根本著想,這才是真正關心和愛護他們。我體悟,這些都是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可推卸的責任,這也是師父在為我們建立威德創造機會。讓我們共同精進,更好的去助師世間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