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純正自我,擺正基點,明確方向

談對資料點工作的一些看法


【明慧網2003年8月14日】資料點建立目的是甚麼?在大陸這樣邪惡至極的高壓下組建資料點,我們最根本的目的又是為的甚麼?

時隔不長時間就傳來大陸一些資料點遭破壞的消息,而且有時還接二連三的頻頻傳來。當然這裏有邪惡窮途末路的囂張、瘋狂的因素,但是我們大家也都從這消息的反饋中看到了我們自身所存在的一些不良因素,而且我們的這些因素還是造成問題的主要因素。這不能不使我們深刻反思自己,看看自己的心,問問自己到底在做些甚麼?幹的怎麼樣?

資料點總出問題也不完全是我們不吸取教訓的結果,比如:首要的問題是不重視學法。其次,不重視汲取別人的經驗教訓,不重視相互提醒。

後來重新組建資料點的同修有些是新同修,沒有實際經驗,從沒有介入過資料點工作,在學法不足的情況下,自身有意識不到的執著及有漏在所難免,加之對於明慧網以前發表的關於資料點及安全方面的文章沒看過。由於前資料點編輯資料的同修個人觀念的限制,造成網上的有關資料點方面的文章從不編排出來,供非資料點同修參考借鑑,而是在資料點內部小範圍的看看而已,因此即使明慧三番五次地將資料點方面的文章在「弟子切磋」欄目的頭條刊登出來,可大部份同修還是看不到這方面的經驗及教訓,造成後來的資料點重複性的犯同樣毛病。這種原因是由於我們的保守及片面認識造成的。

另一種情況是:即便同修們將這方面文章編輯出來了,可是當很多同修們收看明慧文章時也不重視此類文章,認為是資料點的事,與我無關,因此再好的經驗和心得也無法得到廣泛借鑑和重視。在這種情況下一旦資料點遭破壞,資料中斷了,其他沒經驗的同修不得不再想辦法重新組建,可是以前卻沒關心過資料點的事。這樣一來,一切全都在沒經驗的前提下摸索進行,就可能會造成損失,或者重複性的犯明慧提到的同樣錯誤。

在此建議同修們認真仔細地看明慧的文章,如果我們不看這方面的文章,不懂得一些珍貴的經驗及教訓,萬一哪一天,正法要求我們成為資料點的一員時怎麼辦?而且,不管你做甚麼,分工雖然不同,其實道理是一樣的,都要重視在工作中修煉。難道同修們用生命和血換來的寶貴經驗和教訓我們不重視,非要在我們身上用同樣的代價去摸索嗎?這不是對法不負責嗎?師父歷盡萬苦救度我們,我們沒有權力不尊重不珍惜自己,有關的道理和事實我們都應該高度重視呀!

師父在法中講過,我們不是一脈帶百脈而是一上來就要百脈全開,我個人理解是,我們每個學員如果自己配勝任粒子這個身份,我們就應該積極主動,具備很強的責任感,不應分甚麼「你的事,他的事與我沒關」等見外的心,我們都應該積極主動的去努力,溶進法中盡最大的努力,不需要別人強調、督促,自然而然就在朝這方面努力盡責。

資料點存在的另外一些大的問題是:

◇學法不夠,基點擺不正,心態不純正,方向不明確。

資料點的目的是為了救度眾生與弟子自身提高的一個保證,大陸的這種恐怖威脅下,我們能夠頂住壓力組建資料點,更是一個非凡的舉動,我們知道資料點存在的重要意義,我們知道在大陸這樣的環境下組建資料點的艱難與分量,我們不是大幫哄,湊熱鬧,不是拿自己或別人的生命為代價在這樣的恐怖下開玩笑,當兒戲來玩兒。我們的目的就是真正的通過資料點來保證救度眾生的工作開展及大法弟子的修煉提高,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然而我們自身那些潛在的變異與根深蒂固的觀念遲遲不去,或根本不願意被觸及,所以它反過來會帶動我們的主意識,干擾我們,使我們的所思所為深受其指使、耍弄,直至給自己、給別人、給資料點、給法帶來不可挽回的損失才醒悟,可是太晚了!

◇以資歷賣老、壓人,自以為是。

有的同修以前曾進過京,有的曾幾次被勞過教,有的曾經正念闖出過,有的曾經幾次過關不錯,有的是和平時期的站長、輔導員,有的是學歷和社會名聲相對高一些,有的常人的本事大一些,有的是在網絡和技術上精通些等等,因此種種所謂的資歷來賣老,在資料點工作中不能真正全身心的站在法的基點上為資料點及其他同修安全著想,總是我行我素,甚至個人膨脹。

身為資料點中的我們每位同修,無論做甚麼首先都應該考慮到法,考慮到資料點的安全,為能持久的保證資料點的正常運作著想,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即便我們個人的想法無論怎麼好都應該理智的衡量一下,以大局出發,以整體、以資料點及同修的安全為前提來著想,而不應該我行我素,一意孤行或者莽撞行事,來表現個人。存在這方面現象的同修應該主動向內找一找自己,是自己那種個人表現、膨脹重要,還是資料點或人命關天的其他眾同修的安全重要?

有的同修就固守個人那些資歷,認為自己就是權威,高高在上,聽不進各種不同的聲音,容不下其他的看法,若出現觸及自己神經的情況馬上憤憤不平的產生矛盾。

就是存在這樣問題的同修最容易偏激行事,沾沾自喜,自高自大,尾巴翹得老高老高,有的同修提的本來是合理的建議,可是卻被同修的那種「貴重的」資歷所抹殺。如:以前網上提過有些同修一提「安全」二字馬上就被某些所謂沒怕心的人當頭一棒,認為是怕心,認為只要「正念正行」或者發了正念就沒事了,不用甚麼安全措施,云云。有的說甚麼我都幾進勞教所了,沒有甚麼業力了,沒有甚麼難了,不用再提安全措施了,其實這話裏存在著多少問題?你憑甚麼就敢斷言自己沒有難了?說那些話你自己有底嗎?是否存在顯示、不理智的成分?是否憑著想當然修煉?不注意必要的安全措施的亂來、耍嘴硬說甚麼「正念正行」,難道邪惡就不會鑽你的空子?有的人說套話、隨口說甚麼只要正念邪惡就看不見,(當然有的同修說此話沒問題,因為那顆純正的心,嚴謹紮實的修煉層次已經到那裏了,他的心態純而正,符合法的要求標準,發的念一定管事,見神效。)可是有的同修連自己的基本問題都不解決,根本的執著都不去,連嘴饞的執著、發正念老是走神、手勢嚴重變形的問題都解決不了,怎麼能大談特談「發正念邪惡看不見」?說這話真沒根兒,怎麼能另人折服?

有個同修在資料點工作自以為了不起,修的高,所以那種求名的顯示心很強,明慧上多次提示建議必要的安全措施,單線原則,別交叉亂聯繫等,可有的同修不以為然,總想炫耀一下自己,因此而亂了原則,不顧資料點和其他同修的安全著想,總想多接觸人,總想「帶一帶」別人,給別人參謀參謀、總結總結,其實在別人面前談的還都是他自己,有時甚至不知不覺中洩露了自己的做資料身份,或者圖功名心重,攢威德,多接觸人,交叉給資料,破壞單線原則,別人看到他這方面的問題多次與其交流提示,見不奏效,又採用多種方式或敞開心扉的與其交流,但其本人那根深蒂固的毛病總也不去,使得同修與其矛盾重重,在這樣的情況下,同修也很苦,很無奈,而對這樣的人無法擺正寬容與矛盾的關係,因為他的這些行為不但給自己埋下了禍根,同時對資料點及其他同修的安全都造成了很大的隱患,無奈中在矛盾激化的情況下,同修們及資料點不得不與其堅決脫離,以免後患發生。果然不出所料,後來這個學員果真栽倒在他的自我膨脹上,現在處境不詳。

◇資料點中的攀比心。

有些資料點同修因編排資料的樣式上而產生攀比,「你編的不好,我編的如何如何,」甚至攀比中嫉妒別人編的好的地方,或者別人做的好的地方,其實我們大可不必在這方面勞神。聽同修講過一個例子:他們資料點的上網點與製作點分離,以前資料需求量小時,上網點提供編輯好的資料給製作點,後來資料需求量增大,同修們又開設一處資料編輯點,由上網點提供資料母盤(定期下載網上資料或者刻錄成光盤,或者存成軟盤),當時上網點同修看到新編輯點的成品資料後那顆潛在的攀比心就上來了,可是同修很快就意識到了這顆心,馬上轉變心態,擺正基點,抑制住了這顆心,同時想到:正法工作誰做不是做呀!誰編輯的好,編輯的新穎,能夠救度眾生不是越好嗎?有甚麼攀比的?把正法工作開展的更好不是我們共同的心願嗎?轉變心態後,站在法的基點上,自此上網點同修周到的,毫不保守的為製作點提供周到的服務配合,大法工作開展的很好。

◇資料點的遍地開花。

明慧反覆提倡遍地開花做資料,單線聯繫,各自單獨與明慧聯繫的原則。其實我們很多地方並未真正體現這種形式,即便遍地開花成立了一些小資料點,也是牽腸掛肚,暗中交叉聯繫著。

其實遍地開花做資料對我們的要求是:最好我們所有同修都具有「站長」「輔導員」的主動、積極與無私奉獻,不等不靠,都想方設法獻計獻策單獨動起來,自己盡力來開展資料工作,最好不要讓別人,或大資料點同修來介入自己的小資料點(當然條件不具備時,可以請這些有條件的同修幫助,但成立後不要再依賴於其他同修,需立即獨立運行,自行開展工作,同時相互對外高度保密),這樣能減少知情環節,相對安全可靠,如果我們成立了許多小點,但總是指望著,依賴於某些同修來全權指揮、協調,這其實是不可取的,一旦此同修出事或者走向反面,其餘的小點都不安全,所以我們提倡的遍地開花是最好自己想辦法,策略地自行解決,自行成立,即便需要技術和設備方面的幫助也應該策略的請人幫忙,學會後馬上與其脫離,自行主動運作,單獨開展,或者採取由可靠同修處索取資料母盤,但傳遞間能做到儘量保密,最好別過問從哪裏來,也別問往哪裏去。如果我們的遍地開花都能達到個個是「站長」的那種主動,我們的資料工作一定開展的很深入。可是我們目前還存在一些問題,達不到這一點。

遍地開花小型點、個人點,優點很多,即安全又可靠,同時使更多同修體會到救度眾生、助師正法的神聖,也減少了邪惡的注意力,同時減少損失,因為這樣聯繫面和範圍小了,而且靈活,進出耗材和紙張不易被注意,知情環節又小,同修可以根據自己的實際條件開展工作,把握起來較容易,同時也避免了大資料點的攀比及種種隱患。小型資料點包括刻錄光盤點,錄音磁帶點,製作條幅點,打印傳單或小冊子點,製作卡片,圖片點,手推式印製蠟紙真象油印點,電台電視插播點等。

◇資料點裏的寬容與矛盾的把握。

資料點裏若有若干同修介入,在這裏不可避免要有矛盾,及意見不統一,但是希望我們都能相互體諒,並過濾一下自己,看看自己的所作所為,及基點是否正確?是否為了整體,為了資料點,為了其他同修的安全著想了?是否存在有利用資料點利用大法來表現自己,膨脹強化自己?是否想利用資料點來攢功勞攢威德,大包大攬,不管不顧?當然有時資料點的矛盾也確實難以擺正,有些同修實在不爭氣,不像樣子,自己的毛病遲遲不去,總是因這些毛病威脅著資料點及其他同修的安全。在大陸這種特殊的環境下需要大家的齊心合力、協調、配合,不能大大咧咧,不管不顧,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在資料點的進出上、對外界常人應付上等都需要我們配合,如果我們以自我喜好行事,人來人往,進進出出,不考慮影響,那就不對,就應該得修正自己。資料點同修一部份是流離失所同修,在這樣特殊環境下,既然流離失所那就應該高標準要求自己了,不要在情上牽腸掛肚,拖泥帶水,時常因個人那點情放不下,影響點上的工作或別人,在生活上也應該注意些,一些求常人中的安逸的心一定要注意。如果在資料點上總是帶著這樣的心不去,總是有藉口,還不如回家過常人生活,何必苦苦在外「熬著呀」!

有的人因個人的問題很嚴重,在資料點中混事,而且還會給資料點帶來安全上的隱患,在這樣的情況下,有時出現一些不太好把握的關係,如果要寬容,那同修那些不爭氣的表現及人心就得以放縱,後患不可測;不寬容就會造成同修間的間隔和矛盾,有的人確實令人操心,太不知道上進,怎麼交流怎麼提示都無濟於事,擊不破那固守的殼,沒甚麼太大變化。但是筆者認為在這樣的前提下,首先找自己,如果自己不是為私的,確實是站在法上,站在資料點及其他同修的安全上為基點的,而對那些不爭氣的行為是不能寬容的,不能怕產生矛盾而死死固守那種存在隱患的「一團和氣」,放縱那種行為會造成更大損失。

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解法》中講:「但是真有考慮問題不全面會給大法帶來損失的當然不行,看到有執著與心不純的更不行。」

以前網上也提到類似的問題,可有的同修用所謂的寬容卻給法給自己帶來了損失。有個人認為自己沒怕心,在同修家拿本來正在被監控的電話大談大法的事和計劃,事先同修曾經提示過他,可他反駁同修「怕」而亂來硬撞,結果同修容忍了他,狹隘地向內找自己,被那個人的不正所帶動,因此誤認為自己有問題,所以默許了那個人的行為,那個人打完電話後造成很多同修因此出事。

筆者認為我們不應不加理智思索的一味寬容,一定要正念對待具體的人和事。

面對資料點上的一些問題,所以談了以上一些看法,希望我們能站在法上考慮資料點及同修的安全為前提,用純正的心態做正法工作,同時也倡議同修們多多的、獨立的、精到的組建小型點,個人點,主動參與進來,不求、不圖、無私、慈悲的救度眾生。

同時也希望所有同修保證學法、每天學好法,希望更多同修在資料點存在不足方面展開討論,好好找找每個人自己自身隱藏的變異,從中純正出來,真正做到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

本文不正之處歡迎同修們共同討論。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