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真相的丈夫

【明慧網2003年7月6日】我的丈夫程圓(化名)在某廠任書記,他不是修煉人,但對我修大法非常支持。他知道法輪大法好,只是對我做真象不理解,怕我出事。出於對我的關心、愛護,在講真相方面幫了我很多的忙,做了很多事。下面就是我證實法中的幾個小故事,舉幾個例子:

1. 一天,我和另一功友要到很遠的地方送師父經文和真象材料,來回路上就需要2個多小時。當時是晚上了,已經沒有車了,怎麼辦呢?我和丈夫一說,他二話沒說,到單位把車開來,就幫著我們把經文和資料送去了,回來時已經是晚上11點多鐘了,他卻沒有一句怨言。

2. 一天半夜,我外出掛條幅回來,被丈夫發現了,因為沒有掛完,一看兜裏還有50來個條幅,當時丈夫就急了,「現在都甚麼時候了,你還敢出去做這些?你真是不要命了……」我說:「不管甚麼時候,作為大法弟子,也要出來證實大法,這是我應該做的。」(那時正是嚴峻時期,半夜三更滿街都是蹲坑的便衣或警察巡邏。)但是丈夫說歸說,大法的真相資料他卻從來不撕不動,他是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後來丈夫為了我的安全考慮,他說:「這些你先別掛了,哪天找個時間,我幫你把它掛出去。」不久丈夫和我便把剩餘的60多條幅(後來又拿來10多幅)整齊的掛在了寬闊的馬路旁,全長約1000米的路段當中。回來的時候,我們看到排列整齊的條幅在風中飄揚,丈夫說:「看!多好。」我們都會心的笑了。

半年後的一天,我正在家裏寫大法真象條幅,又被丈夫撞見了,看見丈夫那嚴肅的表情,我笑了,說:「這是給功友們寫的,她們要的。」丈夫說:「那也不行。你給別人做,別人如果出事,你不是害了人家嗎?(當然,這是他出於好心的認識,修煉人為了讓別人知道真相是不計個人安危的)哪天還是我幫你掛出去吧!」結果這次掛出了86幅條幅,其中大橫幅有6個,又都掛在了馬路旁,全長2000米的路段上,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3. 去年上半年,江氏集團下令硬性規定:全國各地所有企事業單位都必須得寫污衊大法的標語。我丈夫知道這樣做不好,他並沒有隨波逐流、助紂為虐,而是以單位沒有地方貼為由,抵制了這次邪惡的行動,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4. 一天,我丈夫在單位收到了大法真象的材料,回到家裏便給我說:「我今天收到了你們法輪功的真象小冊子,還有單張,我全看了,看完後,就放在辦公桌上,誰來我就叫誰看,我們班上有好幾個人都看了。」我說:「他們看了有甚麼感想,都怎麼說?」他說:「有相信的,有不信的。」我說:「不管相信不相信,他們看了就是在擺放他們自己的位置,選擇他們的未來。你做得真好,太好了,……」丈夫笑了。

5. 一次我去某地送資料,被人告密,在我們當地派出所、拘留所裏,一幫惡警們問我資料的來源,我不說,被惡警們拳打腳踢,受盡了折磨,也沒問出來。而我丈夫知道是誰給我的,也知道這位功友家(他以前陪我取過資料),他不但沒有說出這位功友,還怕我連累他人,並告訴我不能把人家說出來,不能多說話,一定挺住。還想方設法告訴那位功友趕快躲起來。

我丈夫的表現,充份體現了真相的威力,在人群中可能還一定的代表性。──雖然官方百般鎮壓、造謠,但他們知道大法弟子是被壞人冤枉和無辜受到迫害的,也願意用自己的正義之舉維護大法弟子。

由此也可以看到,大法弟子通過自己的言行讓家人明白真相的意義很大。家人不僅是家人,更是緣分很大的眾生一員,我們救度眾生,不應該忽略他們。同時,善心大的常人明白真相後還會通過自己的方式和渠道傳播真相,這對他們的未來和從他們那裏聽到真相的更多人的未來都是極大的善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