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修煉全家得福 丈夫子女正氣壓邪惡


【明慧網2003年6月30日】89年我兒子還是小兒時,有咽喉炎併發症、腎病綜合症,治了病也沒有去根,咽喉炎每月有一至兩週發作,要打青黴素,身體極差。自我修大法後,兒子常聽師父講法錄音,兒子周期性的咽喉炎不見了,身心健康。今年春節後不久,兒子上街騎自行車回家,在一街道轉彎處被一輛飛快的摩托車撞倒在地,新買的自行車梁斷了、整個座墊離位,但人一點事都沒有。兒子把自行車推回家,我們家人心裏各自明白,是師父保護了我兒子的生命。又見證了一人煉功、全家受益的神奇。

99年間的一天,丈夫(沒有修煉)從工作地騎摩托車回家,在國道上被一輛載重汽車撞上了,丈夫和摩托車滑在汽車底下。丈夫從車底爬出來,司機幫忙取出摩托車,摩托車的外殼、車斗都破了,丈夫的身體只是皮外傷。丈夫騎摩托車回到家裏告訴此事,我們全家都感激師父的救命之恩,又一次見證大法的神奇。

我一人修大法,大法圓容我一家。師父賜予我們無比的福分。在當今經濟蕭條的大環境裏,丈夫的生意卻很順利。全家都知道大法好,共同抵制不法人員對我的迫害,支持我學法、發正念、講真相

2000年10月下旬的一天,很多惡警把我家圍上要我開門,說與我講幾句話。我拒不開門,並揭露惡警是想綁架我去關禁閉洗腦(其他大法弟子已被綁架),我丈夫也嚴厲指責惡警,惡警灰溜溜走了。

十六大前夕,四部小車裝的惡警圍住我家,要綁架我去洗腦(其他大法弟子也同時被綁架去關押了,關禁處已備好我的床鋪)。我們拒不開門,我站在陽台大聲揭露邪惡一直以來對我的迫害事實,持續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不讓惡人入門。惡人要打破門,我的子女用智慧同惡人周旋。惡人又威脅孩子說,要用手銬把他們銬上拉去派出所。女兒不畏強暴,一身正氣,壓下惡警的邪惡氣陷,博得圍觀人群的喝彩。惡人理窮,說從未見過這樣敢與警察辯理的女子。他們從早上一直折騰到晚上,惡警無法進入我家。我們全家合力破除了惡人要綁架我去洗腦的圖謀。

2000年7月底,我剛從外地回來,惡警就上門劫持我去派出所,問我7.20去哪裏了(因在家的大法弟子都被關禁起來)。我不配合惡警,不答話,不簽名,惡警就給我戴上手銬,把我推到地下男牢房,與男犯關在一起,並把手銬住鐵柵柱鎖上,一天一夜。惡警把我丈夫叫來,要我丈夫擔保我不煉功。丈夫拒絕惡警的要求,並向惡警說法輪功是好的,XX黨打壓法輪功是錯的。惡警達不到目的,但又無話可說,只好放我和丈夫一齊回家。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安排。

自江集團迫害大法以來,公安政保科、派出所、居委會、治保隊常上門騷擾或來電騷擾我,丈夫和子女都用理智去說大法好,不准他們來騷擾我。平時,丈夫常向親朋熟人講大法好,並勸說那些因怕被迫害而反對自己親人修大法的人們不要干擾親人修煉,說煉法輪功是最好的,打壓是錯的。我剛修大法時不是太精進,丈夫向我講民間流傳的佛道修煉故事,啟發了我對大法修煉的嚮往。大法蒙冤,師父遭誣蔑毀謗,丈夫支持我去護法。我被非法勞教時,丈夫每月去看望我,我走了一段彎路,丈夫為我痛心。現在,丈夫又協助我講真相,救度眾生,全家都勇敢為大法說公道話,有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