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洗腦時學員暴露出的種種對法理的誤解和心性問題(三)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6日】(接上文)無論是甚麼邪悟,共同的特點是對正法的不理解,把個人修煉看得比正法重要等,從舊勢力身上我們就能看到我們這種變異的危害。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上講明了這個問題。再有就是一直不能向內找,直到最後矛盾激化到是個人對還是大法對時,仍然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沒錯、是師父或法錯了。──這還不是對法對師沒有正信的致命問題嗎?你長期抱著這樣的根本執著不放,舊勢力按照它們那個理,當然要迫害你,想把你從學員群體找出來、淘汰掉。另一方面,有問題不能向內找是所有生命致命的問題,我想這也是過去舊宇宙的生命無論怎麼「修」,也逃脫不了舊宇宙「成住壞滅」的理的原因之一。

由於這些邪悟者畢竟在大法中修過,知道不少大法的名詞、概念,所以比邪惡生命更容易迷惑人。但其實只要被聽者自己儘量保持頭腦清醒、保持正念,干擾很容易被清除。一次,一位同修接受了邪悟的認識,好在她本性的一面向她發出了警告,她人的一面忽然感到自己非常危險,就來找我。由於她自己已經感到不對勁,所以只談了十幾分鐘就她就明白了。(但我的頭馬上就昏沉沉的。第二天還是這樣(發正念都不會這樣)。我感到不好,趕緊發正念清理,幾分鐘後清醒了。個人體會,這種情況也許是舊勢力的直接迫害,也許是師父在「大連講法」第二講中提到的你給別人治病,打出去的功回來都被污染了,還得有一種洗功的功,把功洗乾淨才能再用。也許兩種原因都有。)

而那些被邪悟干擾的人不妨看看《堅實》:「……他(它)們大多數是不知道正法的真相和抵觸正法本身的,展示或告訴學員一些他(它)們自己觀念的認識,或以傳授給學員甚麼東西等方式破壞學員對大法的正信與堅定。其實都是很低的東西和騙人的謊言,因為是神嘛,表現得又很和善,致使一批對大法認識不足的學員產生了不堅定的思想。因此,有的人不學大法了,有的人甚至走向反面。」「你們為甚麼不想一想當你們沒學大法之前,他(它)們為甚麼不理你們呢?」「別人為甚麼就沒被干擾呢?」等等。以前這種事是來自另外空間,只對開了天目的學員有干擾,但隨著正法洪勢向人間的推進,這種舊勢力的表現已經通過這些修過大法又邪悟的人展現在人間,很多人都可能遇到,一定要把握好。

其實,大法是最完備、圓容的,從上到下是一個貫通的整體,只要我們能多學法並圓容地理解好法,就能破除所有的歪理邪說和一切所謂「以法破法」的謊言。我們應該記住:

「真正指導修煉的只有《轉法輪》。裏面包涵著從常人開始一直到無比高的內涵,只要你修下去,《轉法輪》永遠都會指導你修煉提高。」(《法輪大法義解》「再版的話」)

「希望大法弟子能以法為師,排除干擾,紮紮實實地修,這就是精進。」(《法輪大法義解》「再版的話」)

「千古以來能夠把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整個宇宙圓滿說清的唯有「佛法」。」(《論語》)

二. 面對「轉化」時有些學員的不正心態

以前網上提到比較多的是做「轉化」的政府工作人員與叛徒「幫教」的打罵欺騙等惡毒卑鄙的做法。但反觀我們自己,在面對洗腦時有些學員存在不正的心態,還有不符合真善忍宇宙大法的地方,有些東西表現得非常明顯。所以我把一些突出的問題寫出來,引起同修們的重視,少走彎路。

(一)缺少慈悲

有些學法不深的學員被抓後表現得異常激動,用眼睛怒視著來做洗腦的人,眼中充滿仇恨,嘴裏或心裏還念著正法口訣,認為這是按師父說的「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這樣理解法是不是太表面化了?「正視」可以理解為堂堂正正、正氣面對、用大法弟子坦然不動的正念心態直視,但不能機械地理解為用眼睛死盯著看而懷著不善的心態啊。再有,這裏,「用正念」也不能簡單理解為念口訣的形式。構成大法弟子的是「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也三言兩語》),應該是善的。念口訣是為了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使表面的這個人得到挽救,是慈悲的體現。如果用仇恨的心態,甚至在表面上都表現出來,對方只會認為你在詛咒他。以這種心態,念的即使是師父給的口訣,發出的不純的念頭也很難達到應有的效果。

還有的人看到做「轉化」的人就用手指著對方,「邪惡」、「毒瘤」、「淘汰」、「形神全滅」不停地說。即使你說的是真話,那震邪滅亂的實效也會因為你放縱自己的情緒和人心而抵消殆盡。還有人頓足捶胸地喊「法輪大法就是好」,這不是邊喊口號邊發洩人的情緒嗎?不是說真話不對,而是不應該帶著強烈的人心、人情去做,否則有時候效果很可能和證實法的願望是相反的。

師父讓我們證實大法,我們必須在言行中把真善忍的法理展示給世人。在我們還沒有完全同化大法之前,也應該把自己放在大法中衡量、擺放,並不是我們煉了法輪功就可以不受法的制約,只去指責別人。比如有的學員愛引用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這句法理,其實講出的是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相、真理。所以別人用強制手段改變不了我們的信仰,我們也不可能強制對方接受我們的認識。

我們講真相也只是講出真相,給對方得救的機會,至於對方如何選擇是對方自己的事,不是我們應該執著的。而且在修煉中,任何一顆人心都不能帶到天上去,那麼舊勢力就對我們採取了「你不失要強制你失」的辦法,當然是強加於人,把它們自己也承受不了的東西強加在我們身上。表現在人間,把你抓去強制「轉化」,還要求你要心平氣和,善待它們。如果換成別人強制它們放棄心中最美好的東西,它們可能早就暴跳如雷了。但我們也要反過來想想,別人都要用強制的手段來改變我們的「人心」了,還不應該趕緊向內找究竟是哪些「人心」使邪惡鑽空子,去掉它們?!實踐證明很多情況下,正念清除邪惡的同時向內找,在破除舊勢力干擾和迫害方面都是非常直接、有力的。舊勢力對你的強制迫害之所以能發生,是因為你自己執著心不去,給舊勢力提供了強制你的把柄。如果這時我們在不公的對待下還能像平時一樣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正念一出,舊勢力真的無話可說。當然,如果你能保持平靜祥和的心態,不管狂風暴雨,就是做好自己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不理會舊勢力那一套當然也能有效地證實大法、救度世人。

但往往有人因為情重,容易情緒化,一聽到別人說法輪功不好就急躁,用惡的一面對人,不能慈悲地為對方著想,所以也就做不到客觀公正地去講道理。但是「你也是氣,他也是氣,你發氣就給人治病了?說不定人家那氣把你給治了呢!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轉法輪》249頁)結果對方不理智,自己也不理智,結果改變不了對方。

師父說:「我們還在修煉中,還有最後的常人之心。在問題出現時,一定要先檢查自己對錯與否。如果發現是干擾與破壞,在處理具體問題時對表面的人要儘量平和與慈善,」(《正法與修煉》)等等。所以我們真的不能再任性。

舊勢力一意孤行,而師父卻仍然對它們一遍遍的講法,使一些生命得到挽救,不可救要的也是被自己的選擇所淘汰,自己毀了自己。師父並沒有主動想淘汰任何生命。師父還告誡我們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維護自己的目的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而命令永遠都不能!」(《清醒》)所以,作為修煉中的人,如果我們說出的話不起作用,甚至起反作用,一定要向內找。

要想改變別人,首先要包容別人。不能別人一說甚麼,就像觸動了自己的東西,針鋒相對的和人幹,「特別是有人對我們大法進行誹謗,或者是對我們不公的時候,我們很多人心裏往往是憤憤不平,要採取甚麼手段針對他。他對我們不好,我們也要同樣這樣對待他,那我們就等於混同於常人,也就和他一樣了。」(《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8頁)

師父說:「其實我告訴大家,維護法不等於是暴力。善惡兩面在人的本身同時存在。我們排除惡的一面,只用善的一面來維護法。別人說我們不好,我們可以叫他明白我們怎麼好,跟他講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往往常人遇到甚麼事的時候,他就想要採取甚麼過激的行動啊,或者是採取甚麼暴力啊,對於我們來說這都不行。」 (《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8頁)

有些人以江姐、劉胡蘭自比,混淆了常人和修煉人的根本區別。那些都是鬥爭哲學的產物,這也是我們成長過程中舊勢力通過XX黨灌輸給我們的變異觀念。它們通過電影等各種媒體「從小在我們心裏種下了仇恨的種子」(這是老電影中常說的一句話,如果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裏,人們從正教中接受的應該是以德報怨),結果現在有人對破壞大法的人或做「轉化」工作的人有仇恨心理。我們只有從心中徹底清除仇恨,修出慈悲,才能更好地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另一方面,所有惡的表現都會起到激發對方惡的作用,使得一些本來沒有罵人的人魔性大發,瘋狂的罵師父、罵大法,甚至採用刑罰。有些糊塗地「轉化」後還不很邪惡的人看到這些不好的表現,對大法更加誤解,結果徹底走向反面。

法輪功學員在眾生眼裏就代表了大法,其實有很多被派去做「轉化」工作的人並不是很壞的,他們只是很被動的被安排來做這樣的事,所受的矇蔽是完全可以清除的。也有人並不相信媒體宣傳的一套,一直不來做,後來是出於想要了解法輪功才做「轉化」工作的,是完全可以救度的。這也許是他們正面了解大法的唯一機會。所以千萬不要因為自己的執著障礙了他們,甚至矇蔽了他們。否則這將是一件多麼遺憾的事啊。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