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網絡封鎖,把真象帶到千家萬戶


【明慧網2003年7月31日】我們突破網絡封鎖,就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就是為全面講清真象提供便利條件,各種真象媒體就可以真正發揮它們的作用。

一、跟各方面配合,推動突破網絡封鎖的腳步

經過兩年的努力,我們已經積累了很多經驗,也建立了一套初具規模的封不住的網絡系統。除了進一步完善我們現有的系統之外,我覺得我們現在很主要的就是推廣應用。

有一天,一個學員給我打電話,問我怎樣可以讓國內看到營救Charles的網頁。我立即拼了一個封不住的網址給她。這件事給了我一個不小的啟發。這個學員跟我是認識的,她遇到困難知道來找我。那其他人呢?我們做了很多工作,開發了不少很優秀的工具,可是,真正知道的人有多少?會用的人有多少?一方面,國內有很多人,思維受到舊勢力的抑制,不相信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另一方面,還有很多的人,根本不知道有網絡封鎖這一說,更別提懂得怎樣突破網絡封鎖了。

我們要打開封鎖,目的就是要讓人們看到真象,看到我們的真象媒體。同時,我們也可以利用媒體幫助我們推廣突破封鎖的辦法。師父多次跟我們提到,海外的華人跟中國大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過去每次聽到師父這麼說,我就想,哦,他們做媒體的和發資料的得多多用功。最近,我忽然想到,如果海外的華人都知道有突破網絡封鎖這一說,都知道有專門突破封鎖的工具軟件的存在,那麼,他們就會自己去說,把我們的工具介紹給他們在國內的親朋好友。我們可以在媒體上連載一些突破網絡封鎖的小介紹,一來二往的,我們的學員也看到了,常人也看到了,不需多少時日,大家就都知道甚麼是突破網絡封鎖,和怎樣突破了。

我們媒體組的學員在做真象媒體方面是花了很大的力氣的,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是很多學員都還不曉得大陸的人怎樣才能看到我們的媒體網站,不知道怎樣從國內可以看到明慧網、法網恢恢網站、法輪功國際追查網站等等。想想師父多次告訴我們「在國外的中國人與中國大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們每一個學員都可以首先幫助自己在國內的親朋好友看到我們的網站。如果通過我們的努力,大陸人民能夠及時地看到我們的真象媒體所提供的多姿多彩的信息,那就是我們能對正法做的最好的事情之一。

另外,我們現在有不少學員在做真象光盤的事。如果我們製作真象光盤的學員,在每一個光盤裏都附加一個突破網絡封鎖的教程的小電影,有配樂有解說,再圖文並茂,循序漸進地指導人們如何突破網絡封鎖,這樣,明白了真象的人就有辦法看到更多更新的真象,對真象還有疑問的人就會知道去哪裏可以找到他們的答案!對此,網絡組的學員非常希望能夠得到電視組的支持和幫助,共同合作儘快作出這樣的小電影。

還有,在發到大陸的傳真文件裏,我們可以加上一、兩句話,告訴對方通過甚麼方法可以看到國內看不到的新聞和真象。如果我們每一個學員都心中有數,隨時知道怎樣從大陸能看到我們網站的內容,或者至少知道去哪裏查詢,找到從大陸能上到這些網站的方法,那麼我們整體講真象的效果必然會得到很好的提高。

我們的封不住的網絡技術已經是相當成熟;如果這一部份懂電腦的學員在百忙之餘能夠稍為留意一下明慧網上登出來的突破網絡封鎖的小技巧、小工具,並隨時介紹給自己身邊的同修,同時大家都努力向自己在國內的親朋好友介紹這些小技巧、小工具,推薦封不住的真象站點,然後國內明白真象的人們再去向更多的人推薦介紹,那這個網絡封鎖也許就不復存在了。

二、向西方社會講真象,徹底揭露網絡封鎖的邪惡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我覺得向西方社會講真象跟我們做網絡突破的好像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方向。當我把心放大,我看到其實都是一個有機整體中的一部份。在談到如何改進向歐洲政府和媒體講清真象的問題時,師父說,「法輪功的問題歐洲很多國家他們是談了,但是世人不知道。沒有國際社會的壓力,邪惡政權是不在意的,對法輪功的這種迫害沒有受到世人的輿論壓力而更加肆無忌憚。」(《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邪惡是花了很大力氣封鎖這個網絡的。事實上,如果沒有西方社會提供經濟和技術上的支持,這個網絡封鎖是不可能存在的。像中國公安部開發的金盾工程,用以建立一個全國性的數字監視網絡,主要就是得到了北美的Nortel北電網絡公司的技術和財政支持。而中國網路上使用的路由器(Router)、防火牆,有80%來自於美國Cisco公司。還有像Yahoo、AOL等互聯網服務公司,跟中國簽定網絡自律條約,對網站內容進行過濾、篩選和監控,這也早就是公開的秘密了。

師父反覆告訴我們,「哪兒出現問題,哪兒就需要講清真象。」(《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那些西方社會的財團和公司,為了自己眼下的經濟利益而助紂為虐,如果不儘快去向他們講清真象,那他們的未來將是很可悲的。有不少的人權組織已經在公開批評這些西方公司的做法,但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主體,要真正扭轉這個形式,還得是大法弟子去做,去講清真象。師父在《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也告訴我們,「現在大家就是怎麼樣把現在所需要做的事情做得更好、更細緻一些。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也不應該把希望寄託於所謂的自然變化、外在的變化、常人社會的變化,或者是誰給我們的恩賜。」

另外,如果我們能夠很系統地把邪惡對網絡的封鎖情況整理出來,在西方各大小媒體上反覆曝光,讓全世界人民和政府都進一步認識這些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行為,那就是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言論自由、人權自由是西方國家的立國之本,也是我們向西方國家講真象的立足之點。所以,如何進一步揭露邪惡的遏制言論自由、通過高科技封鎖信息的傳播,踐踏人權,踐踏信仰自由,可以說是我們今天進一步深入細緻地講清真象的一大重點吧。同時,當我們以實際數據揭露了邪惡對網絡信息的封鎖時,我們就可以更好地向西方社會講清為甚麼電視插播真相是偉大的壯舉。

因為大陸封鎖SARS瘟疫橫行的信息,很多西方國家已經深感其害,對此異常反感。我們可以藉這個機會,告訴西方社會,這個網絡封鎖,不止是中國大陸的問題,而是關係到全世界人民生死攸關的大事。

在2003年的美中法會上,師父說,「拿出好主意來,互相認真去配合,那才行。特別是在整體做甚麼事情的時候,大家更應該配合得好。像這次把那個邪惡的流氓頭子送上法庭,就需要大家的共同配合,全世界到處都是聲音。」(《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同樣,如果全世界到處都是譴責網絡封鎖的聲音,那邪惡一定是害怕的。

以上是我最近對進一步突破網絡封鎖的一些思考,講出來希望起到一個拋磚引玉的作用,講的不一定對,供大家參考吧。

(2003年7月華盛頓DC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