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事心是很多事故和困境背後的原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31日】現代社會人都很習慣於在忙碌中生活,做完這事做那事,把忙當成人生充實和有意義的重要指標,很忙才覺得能力得到了發揮、才華得到施展、人生沒有浪費,所以很多人追求忙,不忙了反而有失落感。其實這都是人的變異觀念,特別是現代科學給人帶來的異化在控制著人的表現,不是神賦予人的正常心態與狀態,而做事心則扮演著不斷驅動和維持這種變異狀態的重要角色。下面想試舉幾例,簡單地和大法同修做一探討。

一、大陸資料點不斷出事的根本原因

大陸有很多很多上網點和資料點,都是很好的大法弟子在自願承擔著真相資料的下載、製作、印刷工作。然而各地也不斷有資料點出事的消息,而且模式都非常相似。網上有很多關於為何應該注意安全和如何才能保證安全的討論,我覺得其實道理早就討論清楚了,甚至具體的基本做法也都被一再重複強調,而且做這些工作的同修主體都是非常好的,不可能不明白其中的道理。那麼為甚麼有些很好的資料點經過一段時間的良好運行卻開始不斷積累問題,學法、看明慧、修心、找自己都顧不上了,直到工作人員接連出事,甚至連帶多個資料點被邪惡破壞、學員被抓被洗腦呢?為甚麼一再強調每天必須學法、學法、學法,一再強調要注意安全,可是那麼多學員卻置若罔聞呢?

我看到,做事心是造成這些問題和損失重複出現的背後因素,而且有這些問題的當事人往往不把做事心當成一個危害來警醒地對待,向內找也往往用一些非常顯而易見的表面原因一帶而過,實際上起到了姑息養奸、滋養和放縱做事心的作用。

雖然用現代人的觀念和標準看,做事心不像其他一些執著心那麼骯髒醜陋,但作為修煉人可以想見,做事心在其他空間的體現一定是非常魔性的、變異的,如果我們不警醒,它會時時對我們救度世人的工作直接起到誤導和破壞作用。

大法教給我們「要無所求而自得」(《學法》),「做而不求──常居道中」(《洪吟-道中》),要重救度的過程而不追求事情表面的具體結果,但做事心卻與之背道而馳,讓人追求過程的轟轟烈烈、追求具體事情的目標,讓人固執個人意見,甚至為了追求符合自己做事的觀念和習慣的狀態而偏離大法的教誨、置修煉的基本於不顧。最後當人完全陷入常人追求事業的狀態中時,舊勢力就惡狠狠地撲上來「考驗」你了──等了那麼久,你終於自開漏洞、自投羅網了。

二、海外做媒體的學員將師父講法混同於一般新聞題材

近來發生了一些海外學員把未經明慧網作為經文正式發表、也未收入經文集的師父講法當作常人式的熱點新聞報導出去的事情。其實作為修煉人冷靜地想想,大家都會知道:這樣的文字不是經過師父審查同意的經文,對我們當前的全面、深入講真相也沒有現實意義,更不是透過經文發表的正式渠道出來的文字。但是為甚麼會發生這樣大的疏漏呢?做事心起了很大的作用。巨大的做事心讓人忘記法的莊嚴與神聖,對做事本身的追求與顯示心讓人忘記師父的神聖與偉大。在正法進程的今天,在法輪功受到舉世矚目的現實面前,我們應該更加謹慎,不讓舊勢力鑽空子。

順便一提,過去我們各地學員和專業小組的確都有過在法上的不嚴謹之處,比如用大法音樂《普度》、《濟世》伴舞;理所當然地把「真善忍」、「法輪大法」印在真相資料的封面和發放用的書籤等小物件上使用。師父講過《普度》、《濟世》是大法音樂。老學員都知道這兩個音樂和大法弟子自行創作的其他歌曲和音樂性質不同,知道學員自己編排的那幾個舞蹈動作是根本無法展現出大法音樂洪大、悠遠、悲壯的內涵的,也知道「法輪大法」和「法輪大法好」之間的本質區別(一個是法,一個是我們的救度、勸善之言),只是一做起具體事來就忘記了,讓做事心操控了自己,忘記了大法弟子任何時候都應該敬師敬法。

三、交流與講真相以追求對方的認同或具體行動為目標,障礙自己,影響效果

經過四年的磨煉,我們大法弟子都知道了「講真相至關重要」這個概念。但是,如何理解、如何修自己、用甚麼心態去講,表現出來卻仍然有千差萬別。看到的大體上比較突出的一個問題是,把學員之間的交流和對社會人士的講真相作為追求自己(也許不是一兩個個人而是一個小群體)具體做事目標的一種手段和途徑──我告訴你這個真相,你答應做我要求你做的事;而不是真的出自對對方的慈悲而有理退著講,變換角度、從不同層面和深度去講,不帶自我追求地去講。這種心態因為有著「我在講真相」這個大前提的掩蓋,有時候當事人是很不容易也不願意察覺的,但是事情的客觀性和舊勢力仍然在起作用這樣一個現實,決定了我們在這方面不易察覺的執著與障礙,總是會被鑽空子,形成長期阻擋我們更好地救度世人的障礙。

做事心的表現和負面作用還很多,由於篇幅的關係就不更多列舉了。同修如果靜下心來用大法對照自己、對找我們走過的彎路、遇到的困境,還會看到許多由做事心引起的很惹眼的教訓。上述寫出來的只是我和幾位同修交流後的個人見解,希望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以便大家作為一個整體,今後更好地做好我們該做的一切。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