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身的提高是我們做好一切的基礎(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2日】「……被迫害嚴重的地區,被破壞得嚴重的地方,那裏的學員真的應該想一想:到底怎麼回事?……」(《在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和解法》)進入四月份以來,遼寧省朝陽地區連續發生了幾起真相資料點被破壞、一些同修相繼被抓捕的嚴重事件(詳細情況明慧都有相關報導)。

在幾起事件發生的間隔期,就有同修曾建議寫一篇關於這方面的文章發給明慧,以期得到大家的重視和思考。但是由於此間我也在心性上出了些問題,因此一直未對此認真地考慮。當時和身邊接觸到的同修認識是一樣的,我也感覺到是我們的整體出了問題,但再往細想,我便沒有,好像一想到「整體」這一概念時,我的思維便進入了盲區,因為它給人一種籠統的感覺,雖然我們都記得師父曾有對「整體」明確的講法,那就是「互相協調」的問題,可是我們又覺得我們地區協調得很好,有甚麼事情大家都互相通氣,負責資料點的同修也都經常聯繫溝通,也沒有發生甚麼大的矛盾,一直以來大家幹得很是「熱火朝天」,怎麼還會出這麼大的事?而且又這麼嚴重!

雖然當時我並沒有投入的對待這件事,但我已經開始思考這個問題,而且在有機會遇到其他同修時也同他們交流,我想知道他們是怎麼認識的,我想知道答案。結果答案是一致的,幾乎每個人都說是我們的整體出了問題,但就是沒有人能告訴我這個整體到底怎麼出了問題,出了甚麼問題。大家都很困惑,似乎在一種麻木的狀態下仍然做著各自的事,事實上我們是在用做事來迴避著這個問題。但邪惡卻並未因此而罷手。就在幾天前,而且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嚴重的事件再次發生了,又一個資料點被破壞掉,緊接著又有幾名負責大法工作的學員在外出的路上被抓捕。

問題再次暴露出來。直到此時我才意識到問題已經相當嚴重,無論別人怎麼想,我必須得對這件事有一個清楚的認識了。因為我們必須找到問題的癥結所在,否則我們就不難想像接下來還將會有甚麼事發生。通過幾天的學法,尤其是學了師父春節以來的講法,我似乎有所清醒。現在把我個人的一些想法寫出來,僅希望對同修們在這個問題的認識上能起到一些提示的作用,畢竟一個人的認識是有限的,一孔之見,有待於同修們看後能夠給予必要的指正和補充。

我想著重就第一方面的問題來談一談。

相當長時間以來,我們曾一度把話題集中在了對「整體」的談論上,但對於「整體」的認識我們始終還不是非常的清晰,以至於在元宵節法會上,海外的同修在提問時就這方面的問題曾兩次三番的請求師父給予開示,其中有一次師父便明確的提出了「互相協調」。但現在看來,在實際的操作中,我們並沒有全面的理解師父的話,我們的思維陷入了一個誤區,我們把「整體提高」形式化了、表面化了。我們把統一做事當成了整體的全部意義所在。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天目的問題時,講到一句話:「所以要講心性,我們講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我發現許多時候我們在引用這句話時,都很習慣地用了後半句,而丟掉了「所以要講心性」。就我個人理解,恰恰這才是對正法修煉時期「整體提高」的真正要求,這才是「整體提高」的本質,即整體心性的提高,整體心性的昇華。而非在某一件事或幾件事上、在行為上簡單的協調一致。換言之,互相協調只是整體心性提高後的一種自然表現而已。但這裏還有一個最簡單最基本的問題:整體提高的基本前提是整體中每個個體心性的提高,關於這方面師父同樣在元宵節法會上有所闡述:「大家知道我從來不講「團結」二字,因為那是常人的強求,是形式。修煉人是講心性的提高,根本上的提高。」

所以基於以上的思考,那麼這些學員出了問題我想有兩點原因:一方面是本地區的大環境造成的。一直以來我們地區包括周邊地區資料供應緊張,主要是出來做資料的人和資料點少,以至於我們不得不從外地「引進」一些人來做。這樣就給做資料和負責聯絡協調的同修施加了相當的壓力,過於繁重的工作客觀上使他們的學法時間相對減少,但我想這還不是出現問題的最主要原因;從另一方面看,因為學法不夠,在繁忙的工作中不同程度的生出了一些不必要的執著心,而處在這一工作角色中的學員,最容易產生的就是幹事心,由此而又派生出妒忌、虛榮和顯示心。長此以往,在不知不覺中便形成了片面強調正法工作的重要而忽視自身心性提高的不良心態,更嚴重的是用做事來掩蓋自己不放的執著,這是最要命的。因為無論做多麼大、多麼重要的事,我們都是在正法中修煉,在正法修煉中把心性提高上去,以至圓滿,這才是本質(關於這方面師父在最近的溫哥華法會講法中開篇就曾提到,這裏不作大篇幅引述)。如果脫離了這一點,我們做多少工作那又能說明甚麼呢?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