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我們地區的同修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27日】受部份同修的委託,把看到的我們地區最近存在的問題寫出來,與大家探討。

從一些渠道了解到的情況來看,我們發現了以下幾個問題。

一、春節以來,我們地區的講真相工作做得大不如以前。

正月之初傳出邪惡要辦「洗腦班」的消息,雖然在大家強大的正念下邪惡的陰謀破產了,但從那以後,大家講真相縮手縮腳了許多,表現出來就是真相材料大家要得少了。那麼從這個角度講,邪惡的陰謀在某種程度上還是得逞了:一定數量的學員被嚇住了嘛。

最近常人都被「非典型性肺炎」搞的人心惶惶,一個常人老大媽說:「這是老天爺要收人了!」聽到這話,我就覺得我們做得很不夠──因為我們沒有全力做好三件事,所以還有那麼多人不知道真相,很可能等待他們的是非常可怕的下場。雖然師父講過「慈悲救度知多少」,但問問自己:我們全力做了嗎?──我們對於這樣的結果是有責任的。

法正人間在即,如果我們沒有利用好這段時間,當法真的正到人間的時候,我們也許會比那些常人更加後悔,因為我們畢竟是得了法的,是全宇宙曠古絕今的最幸運的,而我們卻沒有珍惜。(不久前明慧一篇文章《沉沉的一座座空城》中寫到:不精進同修的世界中「大片大片的房子,挺大的地方,屋舍卻是空的,沒有人、沒有花草樹木,沒有一絲生機」。)只要我們從現在開始做好,那種後悔是可以避免的。

多數同修不敢出去講真相、發資料都是因為怕心重:怕被抓。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形成了一種「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麻木狀態。這個阻擋我們前進的怕心和麻木也是物質存在,師父當然也有辦法,但主要是我們自己是否意識到了它是阻擋我們跟師父回家、導致那麼多眾生面臨那樣可怕的下場的多麼大的禍害,是否有一定要去掉它、昇華上來的強烈願望,是否為它仍然存在而真的著急了。總之:我們是否動了真念了。

《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中有這樣一段:
「問:自正法以來狀態時好時壞,求安逸心一直不去,心裏很苦惱。
師:師父可以幫你,但是你要知道上進就行。」

可見,我們放不下的任何東西、覺得很難逾越的關難、心中最解不開的結,師父都是可以給我們去掉的,但關鍵是我們要有「上進心」。

如果我們真的想去掉怕心和麻木,想在法上精進起來,這種「上進」的心表現在行動上就應該是從一點一滴做起,持之以恆、定能水滴石穿。曾聽過一個老年阿姨的故事:阿姨怕心重,膽子小,明白自己應該講真相後就想要改變這種不敢講真相的狀態,阿姨從小事做起,從自己敢做的做起,慢慢地試著來:先是用嘴向熟悉的人講,然後買菜的時候也能向不太熟悉的人講了,後來阿姨開始發傳單,最開始的時候每次就拿一份,慢慢地膽子大起來了,後來越做越好。有一次發的時候被人看到了,但阿姨很鎮靜,竟然當面給了對方一張,沒想到的是對方居然對阿姨表示感謝,並囑咐阿姨小心,阿姨說她當時眼淚就出來了,她自己都沒想到自己能做到那種程度,她知道那都是師父加持的結果,是師父把阿姨的怕心給去掉了。後來阿姨說:咱們做出一分的付出,師父就能給咱們十分的收穫;只要做,師父就都能把不好的東西給去掉。

阿姨的例子我們不妨借鑑一下:從小事做起,從力所能及的做起,件件做好,持之以恆,大的變化自然水到渠成。

二、對於所需資料的種類和數量,發放資料的同修沒有及時向做資料的同修提供反饋信息。

前一段時間出現了這樣的問題:有的地方資料拿多了,沒發出去就剩下了,而有的地方想要更多的卻沒有。從中暴露了長期以來我們地區一直存在的問題:發放資料的同修與做資料的同修缺乏溝通。

很多做資料的同修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的機會並不多,這就需要發資料的同修給予幫助,通過得到資料的渠道轉告做資料的同修哪種資料講真相效果好,哪種需要多少數量,其他還需要甚麼類型的真相資料等等。

長期以來,發資料的同修對於真相資料總是有甚麼接甚麼,接甚麼做甚麼,缺乏主動性。無形之中放棄了參與製作真相資料的機會,這是很可惜的。很多做資料的同修都有體會:在做資料的過程中得到了很多提高,這些提高不參與做資料的同修是得不到的,進而為沒有這樣機會的同修感到惋惜。

其實這個問題是可以解決的:把自己發資料得到的信息反饋給做資料的同修本身就是在參與做資料;對同修做好的資料給予補充,使之更加能被世人接受,比如自己在發放的時候加上包裝,也就是在參與做資料。另外,有些資料每個人都可以手工製作,比如寫小標語、做小條幅、疊千紙鶴(在上面寫字)。類似的做法還有很多。

總之,只要每個人都在這上面用心、有這方面的意識,大法就會賦予我們源源不斷的智慧。

三、有些沒有很好地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那裏出現了假經文。

假經文是從幾個馬三家猶大那裏傳出的(多是做「安利」傳銷這種非修煉人之舉的),雖然涉及面不算大,但有我們整體沒做好的地方。表現就是我們對於一些後出來的、沒有很好地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沒負起責任來,我們早就應該多接近這些同修,讓他們容進大環境中,容進正法的洪流中。

因為不管在家看書怎麼精進,如果不和大環境接觸、不接觸同修,在修煉狀態上就會有很大的侷限,就很容易陷在個人修煉的框框中,其實也很難真的精進起來──就是沒聽師父的話,總要吃虧的。在個人的小框框中修,本身就已經人為地和大法弟子的整體脫離開了,時間長了就會被舊勢力鑽空子,因為這時來源於整體的力量已經很少了,自己和舊勢力單打獨鬥,那舊勢力就容易下手了,因為舊勢力看得清我們執著甚麼。反之,和整體容在一起,成為一個緊密的粒子團中的一個粒子,就不容易被舊勢力鑽空子。這麼說來,和整體脫離,不和同修接觸,這本身就已經被舊勢力安排了。

一些後上來的同修自己有顧慮:有的有怕心,不敢和大家接觸;有的有自卑情緒,怕大家這樣那樣地看自己。這時就需要我們主動一些了,每個人從自己做起,多去找找他們,幫他們破開這些殼,打破舊勢力安排的間隔,使所有的同修都能跟上正法進程,這也會給我們整體增添力量,本身也就是在正法。《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中師父告訴我們:「你做的一切都是給自己做的。」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