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網友:就是被抓我也要發這個帖子

【明慧網2003年6月6日】

就是被抓我也要發這個帖子,我豁出去了。

我承認自己是個膽小鬼。

其實我早就通過種種渠道了解到了真象,但卻沒有向大家講的勇氣。我想很多大陸的朋友也是跟我一樣吧。我擔心的事情很多,我怕網上的警察,我怕那花樣繁多的酷刑迫害,我還是個學生,我不希望連累我的家人。

我經常到這裏來,但一直不敢發言。我差點忘記說了,我不是修煉者。但我堅持這樣的觀點:每個人都應擁有信仰的權利。但每當我看到被蒙到鼓裏的朋友在這裏用尖刻的話對你們的時候,我心裏就會很難受。我多麼想大聲地對他們說:朋友,動動腦子,好嗎?但每當我要註冊用戶發貼的時候,又退縮了。儘管我知道https是安全連接,但我不知道https究竟安全到甚麼程度,我特別害怕那些垃圾的監視,因為我知道他們能把google的快照功能封殺掉,肯定有高手在裏面幫他們作惡。今天,我找了一個代理服務器,再加上https,怎麼樣,我豁出去了(不要笑話我,我現在心裏的確是緊張,但又很激動)。

其實GCD[註﹕即共產黨]的反動腐敗作為已是世人皆知,但大家不敢說。這次荒謬的迫害是明擺著的──大家都不是傻子,如果一個功說讓你去自焚,你還練嗎?請所有的朋友看看我這句話,請告訴我你是支持還是反對?大家可以再來想想為甚麼他們要這麼快的把各種書籍、錄像禁掉,還不是為了防止露餡?

又一個特殊的日子過去了,six dot four [註﹕即6.4],看看馬路上到處的警察,我心裏難受極了。小時候的我天真的以為我是自由的,但不幸的是我慢慢發現在大陸要談自由二字是多麼的難。藍色的天空,綠色的草坪,再也不會讓我有任何小時候的那種感動,因為在大陸,我壓抑。我有話不敢講。我竟然沒有正義的膽量來支持一個被誣陷、殘害的善良團體。我經常問自己這是為甚麼,但問來問去連我自己都悲哀,因為我怕被迫害,我怕連累家人。我還有很多話想跟大家講,但我能理解管理員的良苦用心:如果我談多了其他事情,恐怕會有更多被矇騙的朋友認為大法與政治有關,就此打住。

我們都應該感謝網絡,如果不是internet[註﹕網絡],恐怕我會被一輩子蒙在鼓裏。記得最開始「批判」大法的時候,電視裏反覆播放一段關於李先生說「光年」是時間單位的事情。我當時感到了一種莫名的無聊──難道找別人的漏子,找來找去就是這樣的漏子嗎?假使李先生說過(其實我也不知道他說過沒說過),頂多是口誤而已[編者註﹕關於「光年」 的正確性,請見明慧網文章,如: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9/1/15797.html],如果他真的有很大的謬誤,央視為何不說出那些更嚴重的錯誤呢?總之,他們擺出的理由讓我看了很可笑,我認為他們沒水平,就是同學間討論問題,也沒有無聊到這種地步,竟然抓著這樣一個「漏洞」不放。然後那些關於大法是舞蹈動作編的一類,讓人看了更是哭笑不得,因為我也不明白即使大法是舞蹈動作編的那又能怎麼樣?他們究竟怎麼反人類、反科學、反社會了?至於「大法破壞穩定」,那是用了n年的幌子。如果你不是小孩子,這樣的謊言我想你能識破的。

在這樣悲哀的社會裏,在邪惡壓倒正義的國度,請原諒我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們,我永遠與你們在一起。還有很多的同學、朋友也是跟我一樣的想法,我想他們也在心裏與你們站在一邊。正義站出來,只是時間問題,邪惡的勢力終會受到嚴懲。我相信修煉大法的朋友們不會怪罪那些被矇騙的朋友們的尖刻話語,因為從你們的話裏我看到了善良,我感受到了童年時候的溫馨。我有機會一定會拜讀這份神秘、傳奇的書籍,我想我能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