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會遊行後的中國城

【明慧網2003年6月1日】五月的溫哥華,鮮花盛開,色彩繽紛。盛大歡慶的法會遊行在溫哥華舉行之後,我們又繼續開展在中國城的挨家挨戶的講真相活動。我們發現與已往不同的是,遊行後對中國城的人們產生極大的震撼,人們對大法的認識轉變很大。

這次我們特意先去了解遊行經過的商鋪。在一間做賀卡生意的店鋪裏,我們問了一名店員:「有看見我們法輪功的遊行了嗎?」她說:「看見了,挺好的。很久都沒見過這麼好的遊行了。」於是我們自然的展開了話題,一邊與她講真相她一邊不住地點頭,當我把真相資料遞給她時,她高興地說:「好呀,我有空就會看的。」記得還是在遊行前給她資料時她也只是說,先放著,等我有空再看。這次就不同了,她十分願意看我們的資料了。

在一家理髮店,一個理髮師一邊接我的資料一邊講了:「是看到了遊行,好大陣仗(規模)啦,好熱鬧,咦,怎麼好像沒在遊行中看到你的?」我也樂了,對他說,人那麼多你認得嗎?他也笑了,很快埋頭看我們的資料了。

來到一家賣皮包的小店,女店主熱情地跟我說「你們的遊行太好啦,好威水(威風)好整齊,比這裏的華埠遊行更壯觀,那遊行的人怎麼看也看不完,好像沒有尾似地好長呀。我都知道有澳洲來的,歐洲來的,那麼遠的地方都來了不簡單哪。」我把大法的資料遞給她時,她一邊接一邊還說,其實吶我是反對鎮壓(法輪功)的,他們不就是煉個功鍛煉鍛煉身體嘛。你看(法輪功)多和平呀。「聽到這裏我的眼睛有點濕了,從心裏為她能理解支持大法而高興。

在一家參茸海味店我找到了老闆。記得在遊行前我跟他談到法輪功時,該老闆是不贊成鎮壓但又不了解大法,我遞給他的資料他也沒有接。「老闆,生意好呀,看到我們的遊行了嗎?」我笑瞇瞇地跟老闆說。「有,有看到了你們的遊行。很好,非常好。就應該咁樣(這樣)讓我們看看。你們有的從好遠來的,有澳洲的歐洲的,都有。你去告訴他們要多多的來,經常來,那我們的生意就更好啦。」我高興的點著頭說:「那你看看我們資料吧,裏邊有你感興趣的內容的。」「好好好,都給我,我會看的。」當我經過幾個櫃台走出店時,其他幾個店員都友好地和我點頭,輕聲致謝。

這是一家保險公司,當我遞上材料還沒說甚麼,那個女職員就問了:「你是煉法輪功的嗎?」「是呀。」「哎,我看到了你們的遊行了。你們組織得很好,規模大又很有秩序。看得出來你們很有經驗不是第一次組織這樣的活動,那些服裝也很漂亮。法輪功是氣功嗎?是不是對身體有好處的?」我說了:「你以前不是收過我們的資料嗎?」她說很忙沒怎看,這次得好好看看,多了解了解。

在我們煉功點附近的一棟公寓裏,住著一家人。男主人經常帶著家人小孩出來購物散步時,都經過我們的煉功點。可每次看見他時都是眉頭緊鎖,神情嚴肅。我們與他打招呼遞資料,他也不屑一顧,從未跟我們說過一句話。遊行後我又想到了他,心想要能有機會和他聊一聊多好,哪怕打個招呼也行啊。請師父幫幫我。機會真的這麼來了。這天我們正在煉功,聽到背後有說話聲音,回頭一看,正是那位中年人帶著他的小孩坐在我們煉功點的椅子上,還跟我的小孩說話呢。就這樣我很自然的和他說起話來。他說:「天氣那麼好,我的小孩嚷著要出來玩,就帶他們出來玩玩咯。」於是我們就從小孩子開始聊了起來。房子工作家庭無所不談,仿佛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似的無拘無束。慢慢的他終於問起我了:「你們法輪功好多人在煉呢。我都看到了你們的遊行,電視上也有看到了。其實我也知道,所有的宗教信仰都是叫人向善的,都有他的道理,怎麼叫人幹壞事呢?我以前太忙,顧不上了解你們……」

我和他一問一答,認真的和他解釋,他也不住地點頭。看著他眉頭舒展,輕鬆自然的樣子與他以前眉眼緊鎖神態漠然,前後判若兩人。我知道鎖在他生命深處的鎖已經開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