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見聞錄


【明慧網2003年6月27日】(一)大法弟子焦明峰被迫害的事實

在2002年3、4月期間,朝陽溝勞教所開展所謂「攻堅戰」,大法弟子焦明峰在一大隊慘遭毒打,造成嚴重殘疾。頭部打成內傷,以致眼睛歪斜,身體癱瘓,走路得靠人背著,大小便也得人背著去,後來他病情惡化、發燒、頭暈,這種情況按規定是應該保外就醫的。但朝陽溝勞教所仍拒不放人。焦明峰的家屬知道焦剛入所時是一個健康的人,現在的狀況完全是朝陽溝勞教所法西斯手段所造成的,家屬準備上告,而且還要求勞教所付醫療費用。朝陽溝勞教所知道後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堅持不放人。勞教所醫院設備簡陋,只有少量廉價消炎藥,只有一名醫術不高的醫生,其餘的全是非專業的「關係」。在這裏得病,根本得不到良好的醫治,焦明峰的身體每況愈下。

(二)長春大法弟子李歐被迫害的事實

2002年4月,大法弟子李歐被惡警抓進朝陽溝勞教所,因拒不配合邪惡,不配戴「名簽」,被毒打。當時管教在場,不但沒有制止,而且縱容惡徒,給惡徒鼓氣,使李歐被打得半昏迷,自己無法進食。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惡徒們還強制他「坐板」(朝陽溝強制管理的一種方法,讓人坐在小板凳上,一動不動,兩手放在膝蓋上,抬著頭,腰要繃直,實質上就是一種體罰)。因為他的身體狀況,惡徒左右一邊一個頂著他,後邊一個人用腿撐著他,防止他倒下,前邊也坐一個,這樣四個人一起撐著他,並宣稱:誰要不聽話就是這種下場。李歐因自己不能進食,惡徒們還威脅他說:如果你不吃飯,水也不給你喝!

李歐的眼睛被打傷,有一段時間曾失明,現在雖然能看東西,可是非常模糊。現況不知如何,請善良之士伸出援手。

(三)朝陽溝勞教所的管教的「演講」

高志璐是朝陽溝勞教所的專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的邪惡管教,對大法弟子進行誘逼、要挾、毒打,軟硬兼施。

在2002年4月的「攻堅戰」期間,他一天又一天,一遍又一遍地對新被劫持進所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演講」:「××黨給我錢,所以它讓我怎麼幹我就怎麼幹,讓我幹甚麼我就幹甚麼,要不誰給我錢啊?甚麼真善忍?××黨不讓你煉你就不能煉,現在擺在你們面前的路只有一條,那就是轉化,不轉化也得轉化!你們聽一聽!」(整個大樓裏傳來陣陣大法弟子被毒打的慘叫的聲音)「過幾天你們被分到隊裏之後誰能扛得住?叫你們那個時候嘗一嘗無產階級專政的滋味!」

──這就是朝陽溝勞教所「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真實場景!世人啊,你們自己分辨一下正邪!江政府對外一再宣稱大陸勞教所、監獄對大法弟子的所謂「教育轉化」就是這樣的。

另:當師父新經文《入無生之門》發表後,高志璐的手機收到了這篇經文的短信息,他還拿來給大法弟子看了。這篇經文短信息對他起到了震懾作用。

(四)犯人打手的清醒與轉變

這是發生在朝陽溝勞教所的一件事。

旦冬松是一名轉業軍人,因涉及一起刑事案,被牽連,致勞教二年。惡警看他稍有些文化,讓他擔任一個小職務。他手裏有了這個權,便對其他人飛揚跋扈,尤其對法輪功學員,輕則破口大罵,重則拳腳相加。在洗腦迫害期間,他對大法弟子更是大打出手。

惡警們誘惑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轉化一個人,就可以早回家幾天」。那些本來就身為市井的無賴之徒對大法弟子更加變本加厲地迫害。旦冬松在這種情況下,更加賣力。他的所作所為,就連其它的惡徒有時都看不過去,罵他是瘋子。

他極力地為主子賣命,可是惡警並沒有兌現許給他的諾言和「獎勵」,他不但沒有早回家,反而被削去了職位,工作卻還要照幹。不久他就生病了,嚴重的時候發燒燒得神志不清,可是在這期間,惡警們不但沒有給他看病,還說他裝病,罵他,讓他起來幹活。相反,大法弟子卻以極大的慈悲,不計前嫌,幫助他,給他餵藥,背他去打吊針,給他東西吃。

事實終於讓他清醒。在大法弟子背他看病的時候,他終於流著淚對大法弟子說:「你們是好人,我錯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