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實大法之旅(一)


【明慧網2003年6月20日】

<序>

這是一部大陸大法弟子用生命正法的故事。為了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作者從1999.7.22開始進京上訪,期間卻七次被抓,轉押十多處地方。這位大法弟子面對邪惡,正念正行,尤其從邪惡的馬三家勞教所闖出來的經歷,充份展現了大法弟子百折不撓的風範。她的修煉心得、在嚴重迫害中走過來的經歷和在大法中證悟的法理,處處觸動人心。在同修的鼓勵和幫助下,寫下了這部正法修煉的故事。

1999年7月21日以前

(一)大法改變了我,淨化我的心身

在我12歲的時候,中國發生了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工廠停產、學生停課。學工、學農、軍訓,學生開始全國大串連,造反有理,工人成立了好幾派,全國大亂。1972年我中學畢業就上山下鄉,之後從農村回來到工廠上班,單位開不出工資來,後來黃了,我就開始做生意。爭爭鬥鬥活得很累,搞了一身病,心臟病、心肌缺血、神經衰弱,折磨得死去活來,每天只睡2個小時的覺,渾身無力無精打采,心煩氣躁、常鬧心發脾氣。1995年末我經人介紹學了法輪功,看了法輪功修訂本,就被書裏的高深法理所吸引,一口氣看完這本書後,自己就去書攤買了一本。開始煉功學法後,不到半月病全好了,簡直令人不敢相信。為了治好我的病,曾經去過很多醫院,花了很多錢,中藥西藥,接連不斷地吃,也不見好轉,可是煉法輪功才半個月,所有的病一掃而光,這功法也太神奇了。但我還是放不下心,害怕以後還犯病,所有的藥都沒捨得扔,直到確定真好了才把藥都扔了。

雖然病都好了,我也不太精進,因為書中要求我們做真善忍的好人,可是不說謊怎麼掙錢呢?還是以後不做生意再煉吧!1996年4月我們電子城著火了,別人的東西都丟了,可我的貨一點也沒損失,我悟到這跟我修煉有關,更感到法輪功的神奇。後來電子城停業裝修,我在家裏邊做家務,邊聽師父的講法錄音。6月到公園找到了煉功點,輔導員晚上領我到學法小組,看到有好多人在那裏讀書,他們都很精進。在大家的促進下,我也開始精進起來,半月後輔導員說我已從「中士聞道」變成「上士聞道」了。我不但用心學法煉功,還用法嚴格要求自己,在家裏做到忍,愛人和我發脾氣,我也不和他爭執了,法輪功給我家帶來了幸福和快樂。

看完書裏講如何做好人的道理後,我才知道甚麼才是真正的好人,在修煉之前,別人都說我人好,可是學了法輪功以後,按照書上真善忍的標準一衡量,真是差的太遠了。有一次在賣貨時沒守住心性和顧客爭吵起來,顧客走後,我因沒守住心性心裏很難受,心想這還是煉功人嗎?回家後我打開《轉法輪》,通過學法我決心下次做好。一次一次的懊悔,一次一次的往內找,使我的心性不斷提升,越做越好。無論遇到甚麼不講理的顧客,始終保持一顆祥和的心態,寧願自己吃虧,也不和他們爭,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淨化了我的心靈,健康了我的身體。

(二)學法煉功

自從煉功以後,有時在家煉功盤腿一痛就不想忍,於是我就到公園煉功。有一個早上看錯點了,路上天這麼黑,公園人也這麼少,到煉功點一看一個人也沒有,這時才明白過來今天來早了。我獨自一人開始抱輪,感到今天抱輪太美妙了,別人從我身邊走過去說有一種香草的味。我從中悟到,為甚麼今天來早了呢?沒有偶然的事情,這是師父點化,讓我以後早點到公園來煉功,心想公園這麼黑都是樹林,自己一個人還有點害怕,於是就找兩個沒有家庭負擔的同修和我一早來公園煉功。可是他們倆有時來有時不來,我心裏暗暗對師父說,師父您給我找一個能天天早點來煉功的同修吧!果然沒幾天就來一對夫妻,他們每天都來得很早,而且天天都來煉功,一盤就是兩個小時,還能靜下來,而我腿一盤起來就開始痛,痛得鑽心透骨,每次都得盤兩次才能達到盤兩個鐘點。

第一次腿疼到極限才把腿拿下來,有時痛得眼淚都流下來了,也不肯把腿拿下來。就這樣我每天日復一日,無論大雨小雨,還是颳風下雪,我都一如既往,持之以恆,每天2點半就到公園坐兩小時靜功,抱輪一小時,一年下來我終於很輕鬆地一次盤2小時了,而且還經常入靜,真是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有一次我起來晚了,到煉功點都3點多了,煉功點已經來了很多人在打坐,我一邊抱輪一邊責怪自己,抱1小時輪後,就找個地方煉靜功,心想今天必須盤兩個小時,否則決不把腿拿下來。我找一個背靠山坡、面對河水的地方坐下來,還有十分鐘的時候實在忍不下去了,疼得眼淚掉下來,在這時感到大腦就剩一點思維非常美妙,十分鐘過後,我終於衝破兩個小時了。

我們每天早上煉功時,都有兩個煉其它功法的人,在我們附近弄出砰砰的各種聲音,一直持續快一年,那兩人才離去。我悟到這兩個人已經把我們欠他們的這筆債磨過去了,就不允許他們的干擾。一次隆冬,北風飛雪,和我一起煉功的同修來電話說明天不去煉功了,我看到外面的大雪也想在家休息一天,這時我女兒就說你還是個煉功人嗎?就這麼一點苦都不想吃。望著女兒,我心想這是她說的話嗎?這不是師父借女兒的嘴來點化嗎?想起師父說天上的佛找苦吃都找不著,可是我有苦還不想吃,我想明天無論天氣怎麼不好,我都要早起去煉功。第二天自行車凍得鎖都打不開,只好連走帶跑地到公園,煉功場上只有我一個人坐在那裏,身上落滿了雪,煉完功後把雪打掃乾淨,等著學員來煉功。那天我深深地體會到甚麼是以苦為樂,後來看師父的洪吟「苦其心志」頭幾句「圓滿得佛果,吃苦當成樂,勞身不算苦,修心最難過。」真是內涵好深哪。

就是過春節我都不耽誤煉功,能做到這一點,這是我精進學法打下的基礎。每個冬天的夜晚,學法睏了的時候,就往臉上澆涼水,讓自己清醒不睏多學一會,就這樣三年的時間看了三百多遍《轉法輪》,而且還背了一遍《轉法輪》,每天走路、做飯、無論做甚麼,時時刻刻都溶在法中。我每天晚上都念三講,就是因為我那時用心學法,後來才能從幾間勞教所堂堂正正地走出來,一切對法的堅信都是從法中來。

我有一顆很強的執著心,無論我多麼精進,自悲的心一出來就不想學法不想煉功,有時還出現不想修煉的想法。每次這個執著一出來時,就痛苦的不能自拔,這個思想業一直干擾著我。有一次在馬路上碰見一名男同修,他說我修的太差,一年多了沒有甚麼變化等話,我聽後自悲得不行,覺得自己這麼盡心盡力地修煉,還是提高的這麼慢,傷心地哭了,就不想學法了。這時我愛人叫我到樓下買東西,有一個飯店老闆和我很熟,把我領到飯店裏面,進屋一眼就看見牆上貼有一句話「最可憐的性情是自悲」,我馬上悟到師父為了我們能提高,用心良苦,自悲一下消失了,頓時感到信心十足。可是不長時間自悲心又上來了,有時感到自己是世間小道之人,有時感到自己是《轉法輪》第一講最後一段所說的每個班上總是有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的人跟不上,有時感到自己業力太大修不成,直到現在這個思想業仍時常干擾我,還好有法在,還有同修的鼓勵,使我能堅定地去排除它。

(三)做一個誠實的商人

我在電子城做生意時,按著真善忍去做,不說謊話不騙人,不掙那些不義之財,那些批貨的人,要我多寫錢數,以少報多,好中飽私囊,我寧願不掙這個錢,所以不配合,生意也就做不成。但有時利益之心放不下,讓我剜心透骨的難受,由於離我們這電子城不遠又新建兩個電子市場,所以我的生意大不如前,以前我每天都掙一百多元,可是現在掙得越來越少,最後只能維持費用。我的心越來越放不下,我們煉功點有一個黃姓同修,是廣東人到我們這來做生意,跟過師父兩次班,經常來和我切磋,通過學法交流,漸漸我把這顆利益之心放淡。

有一個人來給單位批發產品,看好電子表日曆,要我多寫錢數,還要從我這裏買幾樣東西,是給自己買的,也加到日曆表的公帳裏去,我不同意。他走了不一會又回來了,和我商量讓我賣給他,可是他想讓我多寫錢數,我仍然不賣,就介紹他到一家大電子城去買。左右攤位的鄰居說:太可惜了,你把東西給我們,讓我們賣他吧!我說這與我賣有何區別。可是沒過多長時間,那個人又回來了,說沒有找到我賣的產品,和我說不讓你多寫錢數了,希望產品能降兩元錢,我說只要你不佔單位的錢,我少掙點也行,就成交了,並且告訴他這樣做也是為你好。他聽不進去我說的話,不高興地走了,真是忠言逆耳啊!

我們電子城學大法的人很多,有人買我們的產品,要求多寫錢數吃回扣,我們幾個攤位都不賣給這些人。為單位買東西他們從中貪污很多錢,是各單位的蛀蟲,就是這種不正之風把各單位都吃黃了,工人失去工作。我們用這種不合作的方式能制止他們的不良行為,是為了百姓的利益,也好讓他們少做損德的事。我和同行間以前為了搶生意,有時發生爭執,學了大法後我們相處得很好,他們都說我改變了。這一切都是大法的力量,使人道德回升,身心受益無窮。

(四)1999年4.25

1999年4月25那天早上,同修說北京公安打我們的學員,關押我們學員。聽到這個消息後,我們都自發地去北京上訪,有許多同修都是早上坐火車去北京,而我是晚上才走,還有的同修不高興我去,她們認為只有輔導員才能去,我也顧不得她們說啥,就知道我也應該去,大法的事就是我的事。剛上火車就接到通知,說北京的同修已往回走,我想我既然都上火車了,那麼就去一趟,第二天上午到了北京,看到火車站有幾個公安,正在往回趕那些剛到北京的同修,我和幾位同修離開了火車站,上了小李的婆婆家。她婆婆家在北京農業大學附近,當時有的同修不想去,但我認為應該去了解一下情況再回去也不遲,於是我堅持要去。大家一起坐車去她公婆家,我一路上暈車嘔吐不止,好不容易到了,巧遇多年不見的好友,她姓劉,也學法輪功,和父母來到北京謀生,原來小李就是小劉她二嫂。我們了解了北京4.25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確實都回去了,小劉描述當時學員上訪的情形:大家都很有秩序地在馬路邊上待了一天,晚上回來了。第二天我們就返家了。從4.25以後各書店陸續地出現了攻擊法輪功的書,我們同修經常去書店勸賣書的老闆不要賣誣蔑大法的書,可惜大部份商人重利不聽勸。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