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年得法夕陽無限好 不堪迫害抱憾辭人世──一名老公安的故事


【明慧網2003年6月2日】我岳父生於1928年11月,原是山東某市公安局離休幹部(副縣級)。他一生遭遇很是坎坷。文革中,他在市勞教所擔任主要負責人,曾被當作「走資派」打倒、批鬥過。70年代的一個秋末冬初時節,渤海海嘯發大水,當時在市公安局任治安科長的他,受命帶領一個搶險組,徒步涉水幾十里去營救被海水圍困的修築攔海堤民工。他在將近1米深的海水裏浸泡了3個晝夜。半年後右下肢得了脈管炎,右腳腐爛致使右膝以下截肢(後被評殘,享受國家特殊補貼)。自此以後成了一個殘廢人,不能正常上班工作了。

心中的失衡、失落與苦悶使他脾氣變得異常煩躁。儘管醫生一再要求他戒煙戒酒,但他一天抽兩包煙、喝3頓酒──借煙酒消愁、打發日子。後來,他又患上了嚴重的冠心病、血壓高等重疾。幾十年來,他每天飯前飯後都要大把大把的吃那些紅黃綠白的藥片子,每年至少要住3個月的醫院,還曾出現過兩次病危。年平均要花上3萬多元的醫療費(公家全額報銷)。隨著疾病的增多,他的脾氣也變得越來越壞,整個身心健康及家庭生活都陷入了惡性循環當中。他每天除了吃藥、抽煙、喝酒,就是發脾氣、訓斥家人,以致於弄的身邊親人在家裏不敢大聲說話,走路都要翹著腳後跟,整天小心翼翼的侍候著他。

1995年,單位裏包括我老岳父在內有4名重病號,很多人在暗地裏把他排在了「死亡名單」的第1名。那時的他,給人的印象的確就是行將就木:嘴唇烏紫、臉色灰暗,頭髮花白,弱不禁風。走路時,拄著拐杖(帶著假肢)緩緩地蹭幾步,就要停下來喘喘、歇歇。

就在他生命垂危之際,1995年10月,老人有幸得聞了法輪大法。從此,他的人生出現了一次新的轉機。修煉後,在短時間內就戒掉了他以前怎麼戒也戒不掉的煙酒嗜好。隨著不斷地學法修心,威力無邊的佛法使他的身心狀況快速地向著良性方向轉變。周圍人能看得見的變化是:他的臉色由灰暗變的白白淨淨,並且放著亮光,臉上的皺紋減少了許多,嘴唇由烏紫變得紅潤,連花白的頭髮都在逐漸地變黑。整個人由老態龍鍾變得精神矍爍了。身體也有勁了,過去走幾步就得歇一歇,修煉後不久自己就能帶著假肢登上5層樓。一些不常見面的老相識見了後都驚訝於他的變化之大,不少人說:「老周真是返老還童了。」

他曾有過幾次神奇的消病業經歷。有一次,他的左腿突然變得紅腫,疼痛難忍,隨之整條腿變得烏紫。幾天後,左腿從大腿根開始,以每天幾公分的速度逐漸向下褪色──由烏紫變得白紅。大約用了十幾天的時間,紫色徹底退出了腳趾尖,左腿變得比以前更輕快有勁了。更叫一般人不可思議的是:在他左腿褪色的過程中,他沒有吃任何藥、房間裏也沒放任何藥,可整個室內卻充滿了刺鼻的中草藥味。我岳父激動地告訴人們說:這是師父在給他從裏到外地淨化身體──以前在治右腿脈管炎時,他曾經吃了幾麻袋中草藥,現在師父將他的病灶部位徹底清除時,原本在病灶部位起作用的陳年老藥也就釋放出來了……。眼睜睜地看著發生在他身上的事實,周圍的人對法輪大法的威力驚嘆不已。市人民醫院一位常年給我岳父看病的內科主任、老專家,在親眼看到我岳父的神奇變化後,也拉著老伴開始煉起了法輪功。

修煉不僅使老人自身消除了幾十年病痛的折磨,同時,幾年來,也為國家節省了十幾萬元的醫藥費。由於老人明白了生命的意義,懂得了自己一生坎坷的原因所在,心結打開了,心情舒暢了,脾氣也變好了,整天樂呵呵的,這使全家人真有一種「解放了」的喜悅。不僅如此,他還掉轉了幾十年來專讓別人侍候的架子,反過來幫助我岳母拖地、洗菜幹家務。整個家庭前所未有地瀰漫著幸福、快樂的氛圍。思想境界的昇華使他變得很樂於幫助他人。98年他得知宿舍附近有一住戶,家庭經濟十分拮据而又遇到急事等著用錢,我岳父便從自己的儲蓄中拿出3000元資助了他。

然而,誰曾料想當權小人江××竟是個心理變態了的妒忌狂,它在荒唐而又偏執的妄想中,把能解除民眾之病痛、使人心道德變高尚的法輪大法當成了威脅它「江核心」威望與權力的假想敵人,從而不顧幾千萬老百姓煉法輪功受益的客觀事實,憑著手中握有的權力,自1999年7月20日開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卑鄙邪惡手段,喪心病狂地向大法及大法學員下了毒手。在市公安局有關負責人及老幹科分管人員一輪又一輪的軟硬兼施高壓「轉化」下,尤其是在電視報紙鋪天蓋地的造謠謊言毒害下,我那70多歲的老岳父一時被弄懵了,摸不著東西南北,稀裏糊塗地聽信了邪惡的謊言矇騙,按要求寫下了所謂的不煉功「保證書」,並一度不再學法煉功。後來,通過在法上交流,他有些明白。但是,當時單位對他的恐嚇,家中受謊言矇蔽親人的阻撓,我與妻子因堅定修煉並進京證實大法而多次被非法關押對他的打擊,再加上我們夫妻所在單位都曾數次到我岳父家騷擾,有一次,兩個單位共9個人同時到我岳父家裏對老人施壓……,這裏裏外外的種種壓力,使老人覺得很難承受。老人常常痛哭不已,精神長期處於驚恐、憤懣、抑鬱之中,有時想學學法、煉煉功也靜不下心。這樣一來,原本通過修煉法輪功已變得健康的身心,在這種惡劣的環境與重重壓力的迫害下急劇惡化,2000年9月老人不幸辭世。

在彌留之際,老人全明白過來了。他痛悔自己不爭氣,沒能聽師父的話,沒能做一個堅定的大法弟子,沒能將自己被延續下來的生命都用在修煉與助師正法上,卻屈從了惡人的壓力。在後悔之餘,老人口述著讓我給市公安局寫了一份「嚴正聲明」:「我以前煉法輪功身體越來越好,而按照黨的要求寫了保證書不煉了以後身體卻變得越來越壞,以至到了今天這種地步,領導們都看到了。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實不證明法輪功是正的嗎?將法輪功定為X教是完全錯誤的。我以前所寫過的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是錯誤的,對不起李老師,也違背了我個人的良心,現在宣布作廢。希望領導們能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幫助制止對法輪功的鎮壓。」老岳父還對我說:「你再去北京上訪,我支持你。」(在處理完老人後事的第二天,我帶著老人的遺願和囑託,再一次踏上了進京為師父、為大法上訪的征程。)

在老人生命的最後幾天,他告訴身邊的親人,他十分留戀95年10月得法後至99年7.20鎮壓以前那段美好的修煉時光,他說那是自己今生中最幸福、最快樂的四年。他要求家人把師父的法像擺放在他床旁邊的桌子上。對前去探望他的老朋友、老同事,不管是公安局的,還是法院的,他都指著師父的法像,用微弱的聲音對他們說:李老師是最正的,法輪功是最好的。他遺憾自己沒能挺直腰堅定地煉下去,並告訴他們是這場鎮壓害了他,不然的話,他也到不了今天這種地步。要他們一定不要難為煉法輪功的,要支持法輪功啊。有的探視者動情地說:法輪功不像上面說的那樣,我們心裏有數。你放心,我們不會難為那些老實人的。

是的,儘管老岳父的去世有他自身等多方面的原因,但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是:江××發動的這場邪惡鎮壓間接地將我岳父迫害致死了。假如沒有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像他這樣從大法修煉中受益良多的老人是會一如既往地修煉下去的,如果他堅定的修煉下去,那麼他的身心狀況就會變得越來越好,最起碼他會健康而幸福地安度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