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就沒跟姨好好說清楚呢!」

【明慧網2001年11月2日】姨從小就對我們很好,甚至比對自己的孩子還要好。「七.二二」以後我經常給姨講大法真相,可她聽不進去,有時甚至罵起來。她對我說:「只要你不再煉了,你要甚麼我都給你買。」我說:「不,我要煉。」

前一陣兒,姨因突發腦出血去世了。至今回想起來,姨的離去仍是令人痛心,震驚的:親戚們兩天找不到她,破窗而入卻看到這樣一幕,她蜷曲在茶几前,下頜抵在茶几上,胸腿貼在一起,已經兩天了,身體僵冷淤青。其狀如此可悲,真是人生無常啊!

幾天後的早晨,我在睡夢中,見到姨來到床前,表情極為痛苦,就好像做錯了甚麼事似的,那樣一種非常痛悔、痛悔得不行的樣子。她對我說:「我現在知道了,法輪大法是好的,自焚是假的,可是,你怎麼就沒跟姨好好說清楚呢!」我也激動悲憤起來,用勁地說:「我怎麼沒跟你說清楚呢?!我說了那麼多,可你根本不聽我說的。」

姨的痛悔是莫大的遺憾!姨太遺憾了,我也很痛心。

「人類啊!清醒過來吧!歷史上神的誓約在兌現中,大法衡量著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再論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