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幾年來遭受的迫害作為起訴江××的證據


【明慧網2003年6月2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快五年了,信仰是憲法賦予我的基本權利。我堅信大法,因為他博大精深的內涵使我在人生的迷途中找到了生命的歸宿,明瞭了人生的真諦。我和我的家人也受益匪淺,我一生醫治不好的多種病疾,在煉功後不翼而飛了,一本《轉法輪》使我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在幾年的修煉中,我嚴格按照師尊傳給我的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修己做人,無論在哪裏都在做好人、更好的人。我不再抱怨社會對我的不公,不再怨天尤人,牢騷滿腹,以惡還惡,而是心生慈悲,心態平靜祥和,在與街坊鄰居的交往中,不再斤斤計較個人的得失,而是時時處處先想到別人,在我周圍的人也都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展現,我沉浸在喜得大法的幸福之中。

99年7月20日以後,風雲突變,天都像塌了一樣,江××一夜之間把億萬煉功的善良民眾推向了政府的對立面。從此我與我的家人就再無一天安寧日子過,從單位到居委會、辦事處、派出所經常來家騷擾、抄家和綁架。

99年11月份中旬,我去看望一位年歲大的功友,當地派出所來人把我們綁架了(理由是他們所謂的「串聯」),不讓回家,不讓吃飯,逼寫「保證」,我們功友之間的正常交往都被他們禁止,我們一點人身自由都沒有。

2000年5月13日,我和本市的一些功友在文化宮集體煉功、洪法、講真相(在此之前,市工人文化宮正在舉辦為期一個月的污衊、誹謗大法的邪惡展覽會,有些功友為了為大法、為師父討還清白,直接向舉辦這次邪惡展覽會的負責人澄清事實、講清真相,曾先後被不法惡人劫持),被派出所惡警綁架,並送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期間派出所的惡警把我這個五十多歲的老太太雙手背銬在派出所的樓梯欄杆上站立著達十天,前兩天不讓我喝水吃飯,連上廁所的權利都給剝奪了,這些惡警還說:「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成神了,不用吃飯、睡覺了!」我和他們耐心的講道理、講真相,兩天後,他們才允許我的家人來送飯,但是每天遭到他們的侮辱和謾罵。我善意的告訴他們我是怎樣受益於大法時,這些惡警卻把我腳離地吊銬一個多小時,致使我雙手、雙腳黑青、腫大、麻木,手腕也被手銬勒得腫爛、出血。釋放後,他們又讓我每天去派出所報到,長達一個多月。我每天給他們打掃衛生、洗衣服、床單、被罩、沙發罩等,還有的從家中拿來髒衣服讓我洗(因我的手被手銬銬過的地方還沒有完全恢復,由於長期浸泡,我的手很痛)。因為和他們的接觸頻繁,我們也不失時機的給他們每個辦公室洪法、講真相,後來派出所的人也都知道了我們的好,每天他們見到我們後都對我們報以微笑,還有的人見了我們後對我們翹起大拇指說:法輪功好!

2000年7月份,我依法進京上訪、證實大法,當我走進天安門廣場時,看到廣場上的人真多!看得出其中有不少是便衣,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盤查、抓捕法輪功學員,他們都總結出經驗來了,只要看到穿著樸實、善良的面孔就盯上,然後再用他們「最有效」的招術(用他們的話講)──叫其罵人。如對方不配合,就會被當作法輪功被綁架。人群中不斷有人被抓,他們不費吹灰之力,用同樣辦法,也把我從人群中查了出來,立刻三、四個惡人連踢帶拖地揪住我的頭髮,把我塞到車裏帶到天安門分局,後被送北京縣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在那裏由於我拒不配合邪惡,被四、五個惡警拳打腳踢按在地上毒打,他們還把我的眼鏡奪走,摔在地上。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惡警對我們搜身侮辱、辱罵、毆打,並不許煉功。有一功友因煉功遭到惡警的毆打,我站出來阻止,被它們揪住頭髮拖到外面,打倒後,惡警用腳踩著我的臉,最後給我用手銬反扣上,在院子裏曝曬。一天夜裏,因為煉功,我們號裏進去七、八個惡人,它們兇狠地把我們四位女功友打倒在地,並用高壓電棍電我們的全身,最後它們還不解氣,又把我們拖到院子裏,兩個惡警架住一個功友,把頭摁在地上,蹶起來高舉雙手(他們叫「燕飛」),並用高壓電棍電我們的全身,沒電了它們再去充電,就這樣直到這幫惡警打累了才罷手。我們全身、脖子、臉都被電焦了皮,電出了泡,整個院子裏都充滿了焦糊的血腥味。江××豢養的這些惡警在打我們時嘴裏罵些低級下流和不堪入耳的話,我們看到這些所謂的「人民的警察」比監牢裏的犯人還要敗壞,甚至禽獸不如。

同年10月24日,我再次進京證實大法,被綁架到派出所後,一惡警用警棍照我頭上身上使勁亂打,我當場被打暈、休克過去,我上半身被它們打的黑青,頭腫的像戴了厚帽,胳膊半個月都不好使,後我被非法關押於東城區看守所50多天,在絕食期間,我遭到邪惡的野蠻灌食、毆打,臉被打的青腫,頭上被打出幾個大包,頭髮也被揪掉了許多。

2001年元月3日,我在天安門證實大法,被惡警綁架後,我被送到某看守所非法關押17天,期間惡警指使犯人看管我們、不許煉功。在那裏,我因煉功被犯人拳打腳踢、揪頭髮、打耳光,幾個人坐在我身上,他們把我的手腳用繩子捆住後蒙上被子輪番打。

中共「十六大」期間,在江××的口頭密令下,全國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了大肆抓捕。2002年11月7日,我被當地派出所惡警非法攔路劫持、綁架到本市看守所非法關押35天,期間,我絕食35天抗議江氏之流對大法對我的迫害,每天遭到惡警與犯人的野蠻灌食、辱罵,牙被撬活動,嘴被撬爛,我的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他們把我通過煉功後得到的健康身體又摧殘的不像樣了,最後它們還不罷休,非法送我去勞教。被勞教所拒收,當天,他們又送回我到看守所,看守所也不敢要,無奈,這些惡警們只得將我釋放。

在我被派出所綁架期間,惡警搶走了我的家門鑰匙,私自打開我的家門,闖進家中抄走我全套的大法書籍、講法錄音光盤、磁帶和幾台錄音機,連同我兒子學習用的電腦、學習光盤和磁帶也一同抄走,至今仍不歸還。

在當今中國大陸這些惡警們對我們這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民眾隨意綁架、抄家,它們唯一的所謂的理由就是我們煉法輪功,它們之所以敢這樣大膽地對我們不講法律、不講道理、任意欺壓我們,就是依仗著邪惡之首江××的旨令,江××一天不被懲治,中國國無寧日、民無寧日、家無寧日。不能再讓江××這樣禍亂中國及整個人類社會了。

以上是三年多來江××之流對我的迫害,是我的親身經歷,鐵證如山。在此,我懇請世界上國際人權組織及所有有正義感的國際法庭,嚴厲追查兇手,把江××及其幫兇送上法庭,繩之以法,以示天理的威嚴,還人間公道。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