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樣一個村莊:公開場合煉功學法 鄉「610」人員整體轉變

【明慧網2003年6月14日】中國大陸某村的幾十名大法弟子99年「7.20」後一直共同在法上提高,互相交流,並且緊跟師父正法進程,開創了整體環境。絕大部份常人都明白了真相,有的還走入大法修煉中;以前曾經迫害大法弟子的「610」、政府工作人員也轉而支持、保護大法弟子,甚至開始學法。以下是發生在那裏的故事:

一、正行破偏見

一開始鄉「610」、政府工作人員受謊言矇蔽,不知真相,對大法弟子有偏見,害怕大法弟子上訪,2000年秋,非法關押大法弟子一個多月。當時大法弟子悟到要用正的行為展現大法弟子形像,證實大法,讓他們明白真相。關押期間主動打掃衛生、幹活……改變了在場工作人員被謊言灌輸的「法輪功只煉功不過日子」的錯誤認識。

大法弟子給他們講:「我們修煉人哪個不是響噹當的?某某某(一個法輪功學員)種四十多畝地,還伺候兩個老人,照顧五個孩子,獨立門戶,撐著整個家;某某某(另一個法輪功學員)跑著業務,家裏還種著二十多畝地……」就這樣一直給他們講真相,從自身受益開始講了很多,使得他們對大法弟子有了正確的認識。

二、鄉「610」主任登門道歉

2001年夏,鄉里怕大法弟子進京上訪,非法綁架了許多大法弟子。在非法關押中有的大法弟子妥協了,回來後看到師父新經文,很後悔,有的學員甚至兩天沒吃飯,瘦很多;有的學員獨自到地裏哭了起來,說:「這是對大法的侮辱。」

大法弟子想要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重新樹立大法形像,於是幾個大法弟子約好到市裏反映情況。他們到了某書記的住地門口,結果被誣陷為「私闖民宅」,該書記舉報到派出所。大法弟子當時並沒有被抓的念,坐車時只想著請師父加持。到了派出所講明:「是來反映情況的,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被無端綁架到鄉里,人民有不平就該跟政府反映。……」

後來該書記派人到派出所了解情況,大法弟子說,「老百姓來伸冤了,在家裏呆得好好的,鄉‘610’把人弄到鄉里關押。光天化日之下抓人有這樣的嗎?有的鞋都沒穿,被逼得上了房,將心比心,誰沒有父母、親人?」「年初把我騙走關著,逼寫保證,還逼著罵街。不罵就拘留,還罰了近萬元。以前是相信你們,讓去就去,現在不信了……」一大法弟子就這樣有理講理,從拉家常談起,向在場的人揭露邪惡、講真相,後來根據他們的接受能力,大法弟子講得也深入了些,其餘大法弟子發正念。最後氣氛非常祥和,一屋子人有政府的、公安局的、「610」的二十多都靜靜地聽著。當天所有大法弟子就順利返回了。後來此次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鄉「610」主任受到了市裏的批評。

事後鄉「610」主任來到大法弟子家登門道歉。經過此事從此當地「610」收斂了許多,再不敢胡作非為了。

該主任再到大法弟子家,大法弟子以禮相待,用大善大忍之心反覆給他講真相,使他改變了認識,後來他調了工作,不再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大法弟子為他的清醒感到由衷高興。

三、鄉「610」人員的整體轉變

兩年來每到所謂「敏感日」,鄉「610」、政府的所謂「工作視察」成了大法弟子給他們講真相的機會。大法弟子悟到對他們一定要擺正心態,他們雖然受邪惡的指示幹著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謂「工作」,但大法弟子既要有威嚴的一面抵制邪惡,又要珍惜這救度他們的寶貴機會,在這過程中真正的主宰是大法弟子,而不是他們。一位大法弟子說:「咱們常有時間想找他們,好好給他們講真相,可他們忙,去過兩次都在開會,還是抽時間接待的,可他們專門來咱這兒了,不就是讓講真相嗎?怎麼說怎麼有時間。」他們到哪家,哪家大法弟子就給他們講,漸漸地破除了謊言對他們的毒害,解開了他們對大法、大法弟子的疑惑與不解,時間長了都明白了真相。

他們明白後對以前關押、辦洗腦班等迫害大法弟子的行為挺愧疚,後來一直抵制迫害,保護大法弟子。2002年春,上面又壓下來,讓他們辦洗腦班,鄉里就給頂了。現在鄉「610」對於上級的「命令」能頂就頂,對大法弟子能保護就保護。

他們和大法弟子之間都比較隨和了,客客氣氣地拜訪,有一次在大法弟子家吃飯,還帶些禮品,常人看到了羨慕地說:「看,還給法輪功送禮呢!」大法弟子對他們也以誠相待,有時甚至告訴他們,去時如果不在家,家裏的門怎麼開。

經過長時間接觸,他們對大法弟子有了真正了解,非常佩服大法弟子的高尚品行,信任大法弟子,有的甚至冒險給大法弟子通風報信。2002年夏,鄉里原來負責迫害法輪功的官員打電話給某大法弟子,說上面要抓他,想頂頂不過去了,讓該大法弟子迴避迴避。

漸漸地,他們有的也開始想學大法了,但不敢讓別人知道,以前給他們光盤都不敢要,後來了解到大法弟子是捨盡自己、救度世人,明白大法弟子不會出賣他們,值得信任,就偷偷找大法弟子要真相光盤、師父講法光盤。

也有不明真相迫害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沒有把他們另類對待。有一婦女主任以前不明真相,認為洗腦班好,還迫害大法弟子,她遭到了現世現報,液化氣廢渣無故燃燒,造成事故,大法弟子多次給她講真相,現在她也已經得法了。

四、開創堂堂正正修煉環境

到今天這一步,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大法弟子整體提高中走過來的,環境是自己開創的。99年打壓剛開始的時候環境也不好,大法弟子之間也不敢說話;常人不理解我們,大法弟子要在一起交流常人都趕。大法弟子悟到:常人娛樂還在一起,我們堂堂正正的修煉、交流,憑甚麼不行,是自己的心不正,於是突破障礙,也就習以為常了。從此大法弟子不斷地交流,當地煉功人也多,房前屋後、親戚鄰里、一家子一家子的,修煉的環境一直保持下來。

在對常人講真相方面,每個大法弟子都一直在持續不斷地做,都是隨時隨地講真相,發自內心地證實法,而且不等不靠,接不到真相材料就自己手工製作,條幅、標語、拼貼畫……而且每個大法弟子都是在這個環境中摔摔打打、實修過來的。每遇到問題的時候都是去找法、真正在法上提高,互相交流切磋。伴隨著心性的提高也越做越理智,越做越成熟。從不斷地揭露邪惡的謊言到漸漸深入,讓人們了解大法、修煉的內涵(根據接受能力),得法的人越來越多。

當地的大法弟子家經常有新得法的學員在學功,好似和平時期的環境;新得法的在公開場所看大法書是很自然的事情;真相錄音就在公共場所裏堂堂正正地放,路過的常人說:「呵!大法正過來了?怎麼我家的廣播裏沒有呢?」現在的所謂「敏感日」警車也就在村口裝裝樣子,好像在保護大法弟子開創的環境一般。有的「視察者」還趁機問大法弟子:又有甚麼最新經文了?很關注正法的進程,他自己還能背上幾句。

大法弟子講真相越來越主動,常人也越來越清醒。由「邪惡造一個謠,我們揭露一個」,變成了「邪惡造一個,常人識破一個」。一次上級讓鄉「610」看誣蔑大法的「官方錄像」,他們說:「都是假的。」還很理智地分析說:「接觸學員多了,燒的香都是很好的,恭恭敬敬的;電視上的卻是很差的香。」上級很吃驚說:「當地一個轉化的都沒有,你們倒被轉化了,你們不行,讓上面的去做轉化工作。」鄉里說:「你去吧!沒幾天你就得跑回去。」

由於絕大部份常人都明白了真相,大法標語在當地隨處可見,而且也沒有人揭,大法弟子也不用再貼了。常人開始主動要真相資料,給了小冊子,怪沒給光盤。被洗腦迫害的也都在同修幫助下清醒了;許多打壓後走不出來、不煉了的也又都開始回到大法中來了。當地環境逐漸正過來,他們還帶動周邊地區,給附近的縣、市送真相材料,大量地散發。

環境正到如此可觀的地步,大法弟子沒有任何歡喜和顯示,說:「也沒甚麼,其實正法到今天就應該是這樣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關鍵是我們都得在法上。」這個村莊就像一個閃閃發光的粒子團,放射著理性、智慧的正法之光,並不斷地輻射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