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謗佛法 墮地獄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10日】有個信奉儒家的韋氏子,在唐憲宗元和年間任職。他從小獨尊儒家,不是儒家倡導的不說,認為佛教是外來的,不適宜在中國提倡。他有兩個女兒。長女嫁給相裏氏,幼女嫁給胡氏。他的大女婿堅持韋氏子的學說,二女婿就正好相反,敬重佛教,並用心研究它的文字。如果遇到不能翻譯的,而應當讀梵語的字,就捲起舌頭模仿著念。時間長了,更是虔誠地信奉佛教。等到韋氏子重病臥床時,他把兒子叫到跟前說:「我是儒家的人,凡不是先王的教導我都不能服從。我現在快死了,千萬不能成為世俗那樣的情形,修佛像、請和尚吃齋,在佛的面前請求保祐,辜負了我一生的心願。」他的兒子聽從了他的話。

脫掉了孝服不久,胡氏的妻子就死了。兇信通知到相裏氏家,因他的妻子有病臥床,就沒有把妹妹的死信告訴她。不久他妻子的病情越發危重,他家裏人都圍著哭泣。婦人就要停床了,忽然像被鬼神扶持著一樣冷不丁地坐了起來,呼喊著她的丈夫說:「我的小妹,已經死了幾個月了,為甚麼不告訴我呢?」於是哭個不停。她丈夫哄騙她說:「怎麼會有這樣的事?賢妹只是有點小病,最近聽說已經好了。你這是恍惚時看見的,沒有一點憑證,千萬不要難過。現在你病很重,需要好好養病才是。」

相裏氏的妻子卻不聽丈夫勸慰,又哭泣著說:「我妹妹就在這裏,她自己說是今年十月死的。並且在陰間看見了很多事情。快叫我的弟兄們來,我要親自說給他們聽。妹妹對我說昨天到了陰曹地府的西曹,聽見高牆裏有冤屈痛楚叫悔的聲音,很像先父的聲音。看那上面有火光迸出,火燄像風雷似的。請求進入裏面觀看,又不准進去。只好老遠哭喊他。先父聽到後,叫喊著說:『我因為一生誹謗佛教,在這裏受罪很深,沒白天沒黑夜,一點休息的工夫都沒有,這裏的刑罰名稱說不完。唯有傾家蕩產,用家中全部的錢財修福,可能萬一獲救。輪迴的劫難很難減免,只是百刻當中,唯有一刻能暫時休息讓我略微喘口氣。你雖然前世的罪過不輕,因為丈夫積善,不會墮落到地獄去,就要上升天堂了。』我因為你的思想像我死去的父親,不尊佛教,也應受幾百年的罪了。我死了之後會化為烏鴉,等二七祭祀齋僧時可以來這裏。」

相裏聽後哭著說:「水火變化,事物本來就有的。雀變為蛤、蛇變為雉、雉變為鴿、鳩變為鷹、田鼠變為駑、腐草為螢、人變為虎、為猿、為魚、為鱉之類的故事,歷史延傳不絕。變為烏鴉的說法,怎麼敢不信呢?可是烏鴉成群飛來,一群都有幾十隻,怎麼能認識哪只是你的化身來加倍尊敬呢?」他妻子回答說:「尾巴下面長著白毛的就是我。替我告訴世上的人,做壞事的人,活著有人責罰,死了有鬼責罰,絲毫不會錯。根據他的迷惑、迷惑多少來決定對他的懲罰。你沒看到天寶年間的人多,而現在的人少嗎?大概做善事的人少,做惡事的人多。因此一廁之內蟲蛆上萬,一磚之下,螻蟻千萬。而從前的名城大邑,空曠無人,美地平原、看到的盡是草莽。難道這不是應驗嗎?告訴世人吧,盡力做好事吧。」說完又躺在床上,那天晚上就死了。

她做為媳婦,對公婆敬奉,待丈夫順從,做長輩慈祥,對下人謙和,所以全家人都哀憐她,為她這麼年輕就變成異物而憐惜,無論年老年小的都哭著等烏鴉來。等到了二七那天,果然飛來幾十隻烏鴉。其中有一隻落在庭院當中大樹最低的樹枝上,看著婆婆的門,悲切地連聲叫著。好像在訴說甚麼。老老小小的都看著沒有不哭的。過了一會兒想起驗證它的尾巴,果然有兩根白毛,白得像霜雪一樣。婆婆伸出她的手來祝禱說:「我的媳婦臨死時說,她會變成烏鴉,尾巴上長著白毛,如果你就是我媳婦,就快飛到我手上吧。」說完,那烏鴉就飛到她婆婆手上,很溫馴地吃食,就像平時家養的一樣。吃完就飛走了。從這天起天天來求食,附近的人都知道這件事。幾個月之後,烏鴉就不再來了。

(資料來源:《續玄怪錄》)

編者註﹕韋氏子一生誹謗佛教,死後落入地獄受煎熬以償還他的業債。那麼今天在中國誹謗法輪大法及其弟子的惡人如不停止誹謗大法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的話,其下場必將比韋氏子更慘,等待他們的是無生之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