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市教養院暴行:吊綁三天、繩子勒進肉裏、辣椒水抹眼、大糞抹嘴、拖布捅下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16日】我是大連大法弟子,在2000年末,因張貼大法真相材料被惡警抓捕,遭非法勞教2年半,在大連教養院被嚴重迫害,於2001年3月間被「保外就醫」。

2002年4.25前後,邪惡勢力又一輪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在4月22日早上,孩子剛一開門準備去上學,就衝進一幫惡警,不由分說就開始抓人、抄家,抄走所有大法真相資料,錢、存摺、手機,除了留下衣服之外,其餘洗劫一空,合計值十多萬元財產,還有大法弟子省吃儉用湊來做資料的錢。我們夫妻二人被抓走。接下來惡警便在我家蹲坑,老孫夫妻70多歲,來串門,也被無辜抓走,在南沙派出所非法關押2天,遭受酷刑逼供。我們都非常堅定,惡警一無所獲,只好將我們送往大連看守所。在看守所我拒不配合邪惡,以絕食抗議非法抓捕,發正念清除邪惡,40天之後被無罪釋放。我丈夫卻一直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年底被秘密判刑12年,期間又送瓦房店洗腦班迫害,春節前幾天送往瀋陽大北監獄。

7月10日,我在家裏再次被綁架。我絕不配合惡警的迫害,他們就把我抬到車上,送到大連教養院,教養院本不願意收我,而南沙派出所惡警執意非要把我送進去。因這次我拒不配合邪惡,被關進小號實施酷刑折磨,被大字吊綁在欄杆上,趾尖點地,人被拉扯到極限,豆大汗珠從胳膊上沁出來,惡警唆使刑事犯人打人、逼供、問我放棄不放棄信仰。第三天,我堅定信仰,他們就開始更邪惡地折磨我,用布條將上身、胳膊固定在欄杆上,右腿平行綁在欄杆上,左腿被強行劈成一型。用板條抽打全身,用腳踹下身,扭乳房,用拖布捅我的下身,往眼裏抹辣椒水,往嘴裏抹大糞,甚麼邪惡下流的招都使盡了。繩子深深勒進肉裏,腳被打得發紫,下身被打出血,吊綁三天三夜不准上廁所。所有這些酷刑只為讓大法弟子背叛信仰。很多堅定的大法弟子都遭受過此酷刑的折磨。

大法弟子張小麗,二十六歲,也被關在小號綁在欄杆上,7月份大熱天氣,被強行戴拳擊帽,緊緊箍在頭上,臉都被勒變形了,不讓洗漱,她絕食抗議,被強行灌食,戴著械具,不讓睡覺,整天站著。

大法弟子滿春榮,五十多歲,在大連教養院受盡了酷刑折磨,她拒不配合邪惡,被綁在床板上,床板全抽出來,只留三塊,搭在肩上、臀部、腳上,她臀部下面放一個盆,大小便就接在盆裏。她絕食抗議,被野蠻灌食,強行打吊瓶,一個吊瓶20元,用棉籤蘸上尿水抹在嘴裏。(打人兇手刑事流氓犯高檳玲、胡淑英已被解教。)

大連教養院五樓專門成立一個洗腦班,更加邪惡地對待堅定的大法弟子,實施精神肉體雙重迫害。把堅定大法弟子逐個弄到洗腦班進行迫害。

一個五十多歲的大法弟子在洗腦班被四個女隊長一起暴打,該大法弟子不屈服,被下到小號6天6宿站著,不讓睡覺,還不妥協,又被調到樓上三天三宿不讓睡覺,繼續迫害。

教養院還實施另一種迫害,超時重體力勞動,早上7點開始幹活,一直到晚上十點多鐘,完不成任務,繼續幹到凌晨1、2點鐘,第二天照常出工。一百六七十斤的麻袋包,五、六十歲的大法弟子照樣去拖包,一個歲數大的弟子被累得吐血。歲數大的、殘疾的大法弟子也不放過,照樣得完成任務。

大連教養院對大法弟子欠下的血債,真是罄竹難書,這是我親身經歷和親眼見到的,沒見到的又不知有多少。但是我想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必報這是天理!

望大連大法弟子共同發正念,清除大連市教養院另外空間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因素及舊勢力!

參與迫害的犯罪惡人:
南沙派出所
所長:李振民
副所長:劉漢平,主管迫害法輪功
指導員:於景川
惡警:毛普安、李振霞(電話:0411-4310233)

大連教養院:女主管韓建旻(約40多歲)、萬大隊長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