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癱瘓病人自述:修煉數月重行路 上訪受盡牢獄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11日】我曾是一個癱瘓十年多的人,並且從頭到腳患有多種疾病,十分痛苦,我是伴隨著眼淚、病痛的折磨和煎熬,難以生存,可是又捨不得扔下我的兩個孩子,我生不得,死不能,痛苦不堪,對生活失去了信心,多次想過尋短見。

正在這時我遇到了法輪大法,開始我是抱著治病的心理走進煉功的。然而當我看到《轉法輪》這本書時,我感到真是太好了,原來是修煉「真善忍」大法的,書裏面講了怎樣叫人做一個好人的真理,也講出了許多科學知識,這博大精深的內涵折服人心,我學著、煉著,感到十分的驚訝!在不知不覺中我的身體在不知不覺的恢復著,僅在短短的8個月中,我又重新站起來了,我激動萬分!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給了我身心的健康,使我對生活又充滿了信心。

哪知從1999年7.20開始天都要塌下來了,××黨對法輪功鋪天蓋地、劈頭蓋臉的打壓兇猛而來,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控制著報紙、電視等所有的輿論工具都在捏造事實、造謠生事、編造假經文,誣陷我們的師父和大法,不許我們開口講話。緊接著江××開始調動著全國的公安警察非法抓人,不講法律,沒有憑證的非法抄家,無論白天黑夜不時的到修煉者的家裏橫衝直闖、大吵大罵,還無比野蠻的動手打人,攪的我們不得安寧,失去了正常的生活。我們一次次的因煉法輪功被抓,抓去後,惡徒就用各種惡語傷害我們,用各種殘酷的手段和刑具折磨我們,江××還下達邪惡命令,往死裏打。當我們問道:你們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們,我們做了甚麼壞事,我們只是為了做一個好人。他們卻回答說:我們沒有辦法,是上面讓我們這樣幹的,我們如果不照著做,就要扣工資,掉飯碗,掉官,我們也不願意這樣做。於是我們就想親自找到政府官員心平氣和的談談,我們只想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是修煉的人,只想做一個好人,請政府不要這樣對待我們。

可是各級官員、上訪辦公室根本就不接待我們,各級的大門都不准我們進,等待我們的卻是更凶殘的抓、打壓,被抓後把我們身上的錢全部都搜去裝在他們自己的腰包裏。在凶殘的打壓下,全國被打死很多的大法弟子,有的被送進精神病院,有的被打傷打殘。我也多次被抓,被惡人用橡皮棍抽,揪著我的頭髮來回往牆上撞,兩個公安輪流抽我的嘴,手打疼了就用硬殼本子打,砍我的鼻樑,數不清砍了多少下,還不放鬆,就用手掐著我的嘴用力的撕扭,還用警棍打,棍子都打斷了。還用板子的稜角砍我的腳,兩隻腳被砍得變了顏色,腫了起來,還砍出一塊高高的骨頭,又接著用板子打我的頭,鏟著我的脖子使我喘不過氣來,我的腳好長一段時間不能穿鞋。後來惡警又把我送進勞教所,判刑3年。進去後,在它們的嚴格壓制下,不准我們隨便見面、說話,因為我們要求煉功、要求放人,勞教所的全體幹警拿著電棒、棍子氣勢洶洶的就對我們進行毒打,大吵大罵。因我們煉功,把我們有的人打得頭破血流。體罰、用各種手段對我們進行強迫洗腦,只要不放棄修煉,就一直折騰,不讓睡覺,直到妥協為止,強迫寫「三書」,叫我們罵大法罵師父,不符合它們標準的就得一直寫,寫完了,就逼著寫認識,寫「批鬥」,不會寫的強迫寫,不符合標準的就得挨批。白天緊張的幹一天活,晚上就要遭受這樣的洗腦折磨,緊張的我們非常痛苦。由於長期的緊張和迫害,我們很多人的身體被拖垮了,我也因長期的緊張過度和折磨,而受不了了,一天天的消瘦,幾次暈過去,不能吃飯,不能幹活,最後到了嚴重的地步了,才把我送到醫院去檢查,勞教所不敢留了就把我送回了家,回家後還得受監督。

我想問一問:我們到底犯了甚麼罪?我們是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的,不做壞事,要做好人。我們也是社會上的一個合法公民,可是江××對我們不講法律,實行惡劣的摧殘和鎮壓,侵犯了我們信仰自由的權利。在這樣的高壓迫害下,造成了多少家庭的破裂,母子的分離,工作的丟失,生活危機,有的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過著苦難的日子。

我們要求聯合國能夠關注此事,把江澤民送上歷史的審判台!要求中國政府停止誣陷我們的師父和法輪大法,停止迫害大法修煉者,要求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還我們一個應有的合法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