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酷刑致殘

——殘忍的上繩,撕心的巨痛、難熬的睏倦、淋漓的汗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4日】我是河南省一名大法修煉者,由於不配合邪惡的強行洗腦,被非法判勞教三年。於99年12月被送進河南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

在那裏受的是非人的待遇,每天要幹14-17小時的活,甚至更長。星期日多數加班,很少休息,每個大法弟子由2-4個犯人包夾,全天24小時在它們的監視之下。

一些惡警任意打罵大法弟子,拽頭髮,撕嘴,腳踢,搧耳光,擰大腿內側,並指使犯人打罵大法弟子,並給以減刑獎勵。大法弟子李霞、嚴紅、劉春蘭等多次遭受毒打,她們被拖翻倒地,拳打腳踢,用腳踩身上,打得滿地翻滾。大法弟子李霞因此致殘,大小便失禁,兩腿沉、痛、酸軟無力,走路靠人攙扶,在車間的地上躺了一年多,解教時還兩條腿打著晃走出勞教所。大法弟子閆香凡說了句「大法好」,一惡警上去撕著閆的嘴拖進值班室。大法弟子孫江義在宿舍被邪惡犯人打,就找到幹警反映被打之事,這個惡警不但不過問被打之事,反而問孫,你說「法輪功好不好?」孫回答「好」,惡警「啪」一個耳光打在孫的臉上。就這樣一邊問一邊照臉上左右的搧耳光,打得孫口鼻出血,鼻青臉腫。凌晨,大法弟子張海豐早早起床準備煉功,被幾個邪惡犯人知道,沖到床前把她從上鋪拖下來,把全身衣服扒光,按在地上拳打腳踢,之後不讓穿衣服,在宿舍門口凍她,傷痕累累的她站在寒風刺骨的門口凍得全身發抖。四個犯人在惡警的指使下,把崔秋菊拖到後院不由分說暴打一頓,打的身上青一塊,紫一塊。

不久,勞教所接到「上面」通知,對法輪功學員迫害升級。惡警們使用刑具,諸如警繩,電棍,老虎凳,集體在烈日下曝曬等手段,對200多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殘酷的迫害。2001年12月27日早,幹警與保安一起行動,把幾十名法輪功學員押進「執法隊」,逼迫我們寫「保證」,不寫就用刑。我們幾十人被執法隊分別隔離為一人一間房子裏,由幹警與保安輪流值班看守,不許打瞌睡,不許坐,站著不許靠牆。被用刑,不時聽到淒厲的叫喊聲。

4個惡警叫我跪下,我不屈服,它們就用膝蓋頂我的腿彎,頂幾次沒頂倒,它們在我的腿彎處又是踢,又是踩,忙亂了一陣子就走了,一會拿著繩進來,還邪惡地說:「這警繩買了幾年還沒用過,這一次叫法輪功用上了。」說著叫我把棉衣脫下給我捆繩,還說我年紀大了,比他們[其他大法弟子]少受多了。後聽同修說。有的被煙頭燒,有的坐老虎凳,皮棍打,電棍電。惡警對我們這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怎麼能這樣慘無人道呢?時間在一天天延續,身上的繩越捆越多,增加到三根,一根捆著兩個腳脖,一根反捆雙臂,把兩手捆得都快觸到脖子上,一根從脖子拉下來捆到腳脖上,欲站不得,欲蹲不能,保安還不時托著我的兩個膀子往一塊擠壓。我們這些已經絕食抗議23天連走路都打飄的人,又被連續罰站了四天四夜,而且還在不停的上繩,撕心的劇痛、難熬的睏倦交織在一起。儘管戶外下著大雪,我們卻被折磨得大汗淋漓。我右臂被捆殘,胳膊酸沉,疼痛無力,夜不能睡,三個月後右臂肌肉明顯萎縮,大法弟子嚴紅手臂被捆致殘,手不能彎曲,且半年後還未消腫,最後被保外就醫。

我們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入所後被分為四隊,被打殘致殘的案例每個隊都有,我僅舉了發生在身邊的幾例。八個月後我胳膊好了,但現在仍是一個粗一個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