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背法的體會

——謹以此文敬獻師父五十二華誕和法輪大法洪傳十一週年!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14日】記得在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前,自己每天早上四點左右到煉功點上去集體煉功,幾乎每天晚上去參加集體學法,工作之餘就是自己學法,午休時間肯定是用來學法了,有時很犯睏,念著念著睡著了,驚醒了,再接著念。坐著念容易睏就站著念,一般每天都要堅持學三講《轉法輪》,一般要到半夜十二點才睡覺。也曾試圖背誦《轉法輪》,確實背下來一部份,但要想整講整講地背下來似乎很困難。時間一長,自己也被這種觀念給障礙住了,認為這法背不下來。

二零零零年初時,我被邪惡非法關進了看守所,隨身帶進去了一本小本的《轉法輪》,於是在裏面背法,花了一週的時間把第一講背下來了,背第二講花了四天時間,第三講三天,以後是兩天背一講,這樣把《轉法輪》都背下來了。從此學法就不用書了,書就給其他人看。記得有個山東籍犯了搶劫罪的人,看書後,夢見自己上了第二層天,第九講剛剛看完,就被調出去了,一個生命得救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被非法投入了勞教所。七月中旬,國家司法部派員直接坐鎮指揮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這都是邪惡之首直接授意指揮的。每一個堅持修煉的學員都被捆綁起來,不讓睡覺,不給水喝,不給飯吃,不准大小便。幾天後,來自馬三家魔窟的那幾個小丑,乘大法弟子身心皆疲之時,用她們那一套自欺欺人的鬼話迷糊學員。還有在另外空間舊勢力的極力干擾與誤導,再加上自己的執著心,在那樣一個環境下,一時為其所乘,迷糊了。正如師父在「排除干擾」經文中所告誡我們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我一背法的時候,《轉法輪》裏面的內涵,一句一句地打過來,就像鋒利的長矛一樣,句句刺向馬三家那幾個小丑所說的。我把我悟到的大法法理告訴幾個同修時,大家立即明白該怎麼做了。(當時我有緣看過「排除干擾」這篇經文)特別是當我告訴他們「排除干擾」經文中的話──師父說了他要的是「金剛不破偉大的神」時,我們幾個大法弟子都禁不住地熱淚盈眶。

然後就是被多次地長時間關禁閉,在禁閉室裏面經歷過三九嚴寒,經受過三伏酷暑,飢餓,口渴,臭氣熏人,蚊蟲叮咬,可是,我卻覺得在裏面時間過得太快,因我在裏面背法,這需要時間。一般每天都至少要背一遍《轉法輪》和一遍《洪吟》。《轉法輪》中有一句話:「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我在背法時,放射出來的能量也在圓融著周圍。隔壁一個禁閉室裏關著一個同修,被邪惡折磨得處於神智不清狀態。我剛被關進去的時候,他一天只有兩個多小時是安靜下來的,大部份時間都處在痛苦的呻吟和叫喊之中。早在看守所時,我就知道我背法時打出來的能量,可以使精神病人起到清醒的作用。每當我在看守所背法時,一會兒工夫,那些在隔壁哭鬧的精神病人就安靜下來了。我注意到,隨著我一天一天地背法,他痛苦的呻吟的時間少下去了,安靜的時間多了起來,一天一天地這位同修越來越清醒,到了差不多一個月的時候就完全清醒過來了,就被保外就醫了。不知道這位同修現在能否看到這篇文章,是大法的威力使他從被邪惡迫害至瘋的狀態中清醒過來的,所以回家以後,一定要學法啊!

我被關禁閉迫害前後共計一百五十多天。惡警發現用關禁閉的辦法也達不到他們的目的,就變換手法,採用洗腦,辦洗腦班的方法,一次持續了七七四十九天,一次搞了九九八十一天。對我惡警再也不採用派猶大做洗腦,因為弄不好他們被我反轉化了。於是一天十幾個小時連續不斷地放各種誣陷大法的錄像,我做到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腦中在背法。於是他們要我念那些亂七八糟的誣陷大法的資料,我堅決不念;他們叫勞教犯人念給我聽,我就將雙耳捂起來,堅決不配合邪惡。最後惡警無計可施,就不斷地加期,長時間地幹活,即便如此,我還是堅持每天背法,《轉法輪》背後的內涵不斷地點化啟悟著我。就這樣背法,多的時候也能一天背幾講,直至非法勞教期滿。

回家後,看了師父的新經文,新的講法。知道了要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看到了網上登載的其他同修在走出來證實法中的驚天地泣鬼神的神跡,相比之下,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作為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我要做好自己應該做的。現在,碰到一件事的時候,我要想一想,這是不是舊勢力的安排啊?想想還是用大法去衡量。符合新宇宙法理的,就去做。關鍵是要在法上認識法。特別是看了師父最新的講法,感到了講真象救度眾生的時間的緊迫和證實大法的修煉機緣的珍貴。可能從勞教所出來的同修有的人會與我有同感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