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迫害弟子的深切體會:一定要在學法上精進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5日】「很多受到迫害的大法弟子囑託我:一定要告訴世界上所有能自由看書學法的大法弟子一定要珍惜環境,珍惜時間,在學法上精進,他們最後悔的就是在家沒能好好學法、記法……」──作者
* * * * *

學法是我們修煉提高與正法中最重要的環節。在當前要做的三件事中學法就是第一位的,是根本的根本。「你們的正念,你們所做的一切,都從法中來,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視學法。」(《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學法的問題,師父在講法中每次都講。這說明甚麼問題呢?就是弟子們對學法的重要性還是認識不足,其實也是漏。

比如在勞教所這個邪惡聚集的地方。在這裏正與邪、善與惡都表現的極為突出和對立。在學法上總是堅定的大法弟子一直把珍惜學法,就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樣。就像防洪築堤一樣,時時加固,時時尋守。否則小小蟻穴也會毀了千里之堤。就像峭壁上迎風傲雪的青松根系不牢就會墮落深淵。而對於走向反面的人來說他們根本就不學不背,執著於人的感情在魔的控制下亂論一氣。更有甚者在惡人指使下向大法弟子施加毒手,成了魔的工具,誹謗大法師父、批大法。那麼就學法的重要性來說邪惡也看到了這一面:裏面的人一旦看到經文就會大面積「嚴正聲明」,它們控制不了局面,所以邪惡千方百計封鎖經文的傳播。不讓裏面的人腦子閒下來,一味地灌輸惡毒的謊言與假相。「在惡毒的破壞性檢驗中所有會出現的問題,事先我都在講法中講給了你們。沒有真正實修的,走過來是很困難。現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為甚麼經常叫你們多看書了吧!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排除干擾》)那麼,對學法的用心量度就像植物的根系一樣越深就越牢固。相反捨本逐末也就是導致邪惡控制利用的原因。還有如果法學不好發正念的效果也不會好,講真相時也會遇到障礙。

很多受到迫害的大法弟子囑託我:一定要告訴世界上所有能自由看書學法的大法弟子一定要珍惜環境,珍惜時間,在學法上精進,他們最後悔的就是在家沒能好好學法、記法……

另外,外面的大法弟子也普遍在學法上沒有裏面的堅修弟子認識感受深刻。主要是體會不到在邪惡封閉迫害的情況下看不到法是一種甚麼心情。就像旱地的秧苗渴望雨露;在沙漠中渴望見到綠洲。有一次,一個弟子在強迫轉化下馬上就要崩潰了,這時他得到了《建議》這篇經文。在邪惡嚴密監視的情況下冒著加期的危險,一夜就把經文背了下來。在第二天,猶大們再逼他時,他巧妙地把法中的話講給了他們。由於法的威力,連做洗腦工作的人聽了也目瞪口呆。後來他說就是那篇師父的經文才使他走過了最艱難的時期,成為堅修弟子中的一員。可見在生與死的關頭學法多重要。

在那裏要想看到法是極難的。要想保持能在法上認識法長期指導修煉就必須記住。裏面對堅修弟子的控制是史無前例的。每個房間都有二三個犯人日夜值班監視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每天都做記錄,同時邪惡對犯人並不放心,怕我們和犯人講真相,在房間內部安裝了監視監聽器,走廊還有流動警察。就是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我們還背了許多經文。像《去掉最後的執著》、《路》等。還有長篇的半小時《導航--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有一個同修背《導航--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時用了二十多個夜晚,每天只睡四個多小時。並且時時都面臨邪惡發現的危險。對學法背法上我們想盡了辦法。常人中有句話叫「書到用時方恨少」,裏面受迫害的弟子對能自由學法的弟子是多麼羨慕啊!在勞教所經過我們講真相也有一些看管大法弟子的犯人得法。有一次,一個得法犯人對我說:「你看××他也不像大法弟子,《洪吟》還沒我記得多呢!不怪他走向了反面。」我聽了後感到十分難過。心想:外面的同修你們把法多記點該多好啊!我出來後和外面同修交流,發現《洪吟》很多人都記不住了。

古人云:「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好的環境更應該珍惜學法,有的堅修弟子在獲得自由後,忘記了我們是怎樣走過了那艱難的歷程。由於多種原因把會背的法又忘了。「刀不磨會生鏽的」。還有一些在裏面的真修弟子在長期堅持背法,學法,正念很足,多次能放下生死,因此邪惡也動不了他。可是漫長的時日中有的弟子就放鬆了背法學法。甚至很多也忘記了。師父講:「你們的正念,你們所做的一切,都從法中來,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視學法。」(《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下面有一些歷史上古人對學習方面專研刻苦的精神,讓我們以古為鑑看一看:「頭懸梁,錐刺骨。彼不教,自勤苦。如囊瑩,如映雪。家雖貧,學不輟。如負薪,如掛角。身雖勞,猶苦卓。」(《三字經》)這裏面說晉朝的孫敬讀書時把自己的頭髮拴在屋樑上。若昏沉眼閉,頭墜下則扯醒又讀。戰國時蘇秦讀書,要瞌睡了就用錐子刺大腿。他們不用別人督促而自覺勤奮苦讀。晉朝人車胤夏天晚上讀書,沒有錢買油燈,就把螢火蟲兒放在紗袋裏當照明來讀書。晉朝人孫康家貧,冬天晚上讀書沒有油燈,借雪反映月光看書。他們兩個家境貧苦,卻能在艱苦條件下繼續用心學習,每日不輟。漢朝有個叫朱買臣的少年一面擔柴賣,一面讀書;隋朝李密放牛時把書掛在牛角上,有時間就讀,他們身體雖然勞累還艱苦卓絕地讀書。這些還都是常人。還有孔子三十六歲時就已很有名望,但仍從山東來到洛陽拜老子為師。老子沒說甚麼拉了三牛車竹簡堆滿了房間,這就是著名的「汗牛充棟」,孔子三個月不出屋門,夜以繼日不停地看。老子見他用心專一,才說了一句:「孺子可教也」收為弟子。後來孔子研習《易》時把竹筒之間連接的皮條都翻爛了三回。可見功夫之深。還有《梅花詩》的作者邵雍先生讀書時「夜不入寢,冬不取暖」堅持數十載。歷史上的邵雍先生今世又是誰呢?他傾盡一生雲遊四海,訪天查地洞徹一切,留下的《梅花詩》無人可解。目前師父將其隨口解出。一首詩凝聚了一生的心血也只為此時此刻喚醒眾生。用心之精湛,立意之深令人驚嘆。

五千載中師父為和弟子結緣又付出了多少個像邵雍這樣的一生呢?無數次轉生結緣也只為這大戲的最後一幕。這種洪大的慈悲用人的語言是無法形容的!願我們眾大法弟子學好法,整體上提高對學法的認識,不負正法使命,救度眾生以慰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