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回國經歷看江氏政府如何大量揮霍人民的血汗錢迫害法輪功


【明慧網2003年4月23日】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上說:「中國政府為了迫害法輪功用了國民經濟的四分之一的財力。……為了迫害法輪功,大量地撥款給公安、政法、司法、外交、邪惡的610、安全特務。為了造假,在各種宣傳機器、電台、電視、報紙、文藝、文化、甚至封鎖電視電台電腦網絡投入大量的資金。……迫害所用的招兒都是最愚蠢的,花著人民的血汗錢迫害人民卻不手軟,花的錢是相當大的。」

在這兒,我就舉一個具體實例來說明江氏政府是怎麼揮霍大量人民的錢財來迫害法輪功的。

去年夏天,趁孩子放暑假,我們回國去探親,隨身攜帶了大量真相資料和大法書籍,準備借走親訪友的機會,把法輪功遭迫害的真相一路講下去。不想到達國內沒有幾天,就發現我們周圍總是有可疑的人在跟蹤,警車也是走到哪跟到哪。他們不像電影裏所描述的那樣始終保持一定距離,暗中盯梢以免暴露身份,而是明目張膽、不擇手段地貼身式的跟蹤,包括死皮賴臉地擠進小小的電梯等。我們買火車票,他們也買火車票,我們買一等車廂,他們也買一等車廂。我們到哪,他們也跟到哪裏。

我粗略地算了一下,在這四個星期裏,他們至少出動了21名便衣警察,5輛警車,若干輛出租車。我們在家或在親戚家,警車就停在門口。出門還有出租車臨時跟蹤。到農村時,警車去了兩輛,搞得全村人都很緊張。每到外省或其他城市都有新一輪便衣特務接替。全國上上下下形成了一個嚴密的間諜網。它們中有職業的,有業餘的,還有臨時雇來的。我們用外語交談,他們就派了一名懂外語的大學生。我們說土話,他們就找來一個當地人。因為他們不像職業人員那麼訓練有素,始終保持沉默,而是忐忑不安地來回走動或自言自語:「沒辦法,不是生活所迫我是不會吃這碗飯的。」

在這期間我們也曾有機會接觸地方610人員和省公安部門的某些官員。一次我對一個當地官員說:「目前已經有500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了。」不想他卻肯定地說:「不止這麼少啦,……」

我一直搞不清楚,他們這麼緊盯著我們是出於甚麼目的,因為他們既不動手,也不干涉我們出行,只是跟蹤,直到一個政府官員找我們談話時,我才了解到他們跟蹤的目的。那次一位官員非常熱情、非常客氣地提出讓我們「幫忙」。──這就是他們花了大量人民血汗錢的真正目的。我當即回答:「迫害法輪功,充當密探我們堅決不幹。」結果他的臉上露出了非常尷尬的神態。

儘管如此,雖然不能如願地把大量的真相資料送到世人的手中,我們還是利用一切機會用智慧向一些所能接觸到的人講清真相,並把大法的書籍帶到了有緣人的手中。

後來,因為干擾太大,我們決定提前返程。沒想到中國航空公司從中作梗,給我們提出十分苛刻的條件,每人要交納一千多元的手續費。因此我們只得放棄這一計劃。

談到航空公司,順便提一個建議,我建議那些準備回國的同修們儘量不訂國內航班的機票,因為我們在登記時就遇到了已經確認好的機票卻又不在名單上的事情。如果是乘坐國外航班,中國一方就不容易在機票上做甚麼手腳。

後來,為了收買我們,他們又使出了一招:在啟程的前一天,邀請我們在一家高級賓館吃飯。當我們以要破費很多為理由拒絕時,他們大方地說:「錢不要緊,我們有這筆資金。」並要求我們一定赴約,否則國內親屬將遇到更多的麻煩。

第二天,一位省級的官員以「讓你們受驚了」為開場白,對我們進行新一輪的誘惑,要求我們記下他的手機號、傳真號,電子郵件地址等,反覆叮囑一定要與他聯繫。期間他點了滿滿一大桌高級飯菜,說是為我們「餞行」。不等他再提出甚麼條件,我便嚴肅地提出「堅決不當密探,不當間諜,絕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的前提。他顯出不知所措的樣子。

這就是我們中國之行的簡單經歷。江氏政府就是這樣不擇手段,不惜一切代價迫害法輪功的。我把它揭露出來,為廣大世人擦亮眼睛,識破中國政府的陰謀,為把江××儘快送上國際審判台提供一個實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