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群體滅絕罪」起訴江××案是關係到每一個學員的事(譯文)


【明慧網2003年4月12日】4月2日,起訴江××案的關鍵時刻,以「群體滅絕罪」起訴江XX案的控方律師與受理此案的美國伊利諾伊州北區聯邦法院法官進行了簡短的電話會議。此時學員們呼籲發正念支持人間的正義審判。

電話會議預計將進行一個小時。離正點還有5分鐘的時候,我開始清理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頭,接著發了半個小時的正念。然後我學了兩遍師父的經文《正念》,又發了半個小時的正念。

我的意念純淨、集中,發出的功非常強大。我手結蓮花掌,並將所有與會者都置於我的蓮花掌中,用我的功將他們包起來,防止邪惡對他們進行干擾。當我將所有的功都集中在掌中的微觀世界清除躲在與會者深層空間和空間與空間的範圍的邪惡時,我遇到了不少抵抗。所以我就不斷的發正念清除這些邪惡。

發完正念後,我感到這次的發正念有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的感覺。那種持久的純淨、強大的正念非常壯觀。然而當我聽到有關會議結果的反饋時,並不是我預期的那種成功的結果。雖然不是壞消息,但我原以為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才對,因為我感到針對此次會議發正念的效果非常好。

後來跟其他學員交流時,我發現一些學員甚至沒有針對此事發正念,而那些發了一些正念的學員或許沒有認真對待此事。

當天晚上我們在小組交流時談到了起訴江××案。一些學員談到他們對此事有些麻木,我最近對此事也感到麻木。我們大部份人都很忙,不是忙這個事就是忙那個事。但我認為起訴江××案不同於任何其他的大法項目。法已經在這一層(通過師父的慈悲和我們的正念正行)告訴我們了要控告邪惡之首。如果在人間這一層沒有邪惡之首來指揮這場殘酷的迫害,邪惡的肢體能起作用嗎?絕對不能。

我認識到我也許認真的對待了這件事,但我只是侷限於自己這樣做而已。

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中說「如何能夠像剛才提條子的這個學員說的,我們如何能夠互相之間配合好、協調好,這是正法對大法弟子最需要的。」

這不僅是大法弟子的責任,這一難得的機緣也不會再有了。

我認為我們應該就此事交流,發自內心的探討訴訟案的重要性,在法上談我們的認識。讓我們根據當地的情況,幫助提供給學員一個好的環境,在每個地區在此事上一起提高。當我們在不同地區同時一起這麼做的時候,我們就是都在做同一件事情,我們是作為一個整體在做。

以上是個人所悟,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