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都應充份重視對邪惡之首的起訴


【明慧網2003年4月5日】在美國對邪惡之首進行法律訴訟的各項工作一直在持續地、有條不紊地進行著。然而由於具體的工作是由懂得法律知識的少數學員和律師在做,大部份海外學員沒有直接參與,這使得很多同修雖感覺這件事非常重要,但自己只是遠遠地看著,時間一長,加上各自承擔的真相工作的繁忙,特別是最近圍繞一些局部地區和個人修煉問題帶來的分散整體注意力的現象,使得起訴邪惡之首的事的重要性淡化了,無形中在很多海外學員頭腦中失去了應有的「重、急」地位。

我個人認為,把邪惡之首告上法庭,使其在人間這一層受到應有的嚴懲,這是正法當中一件極其重要的大事。另外,它是邪惡在人間的總代表,為數已很少的高層邪惡勢力現在在拼命死保地支撐著它,它要是被送上審判台,那豈不是邪惡勢力最害怕的嗎?從它的爪牙竭盡其能利用各種手段向美國政府施加壓力來看,更是印證了這一點。那麼越是邪惡害怕,就越證明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應該加大力度做的。

絕大部份弟子不能也不需要參加人間具體的訴訟工作,但很多事情在人間的成功與否、順利與否是大法弟子的狀態決定的。既然訴訟是正法中的這樣一件大事,那我覺得它就不僅僅取決於少數幾個弟子,而與廣大大法弟子密切相關。如果大家都有意無意地把這件事當成僅僅是眾多項目中的一個、僅僅是這幾個弟子的事,那麼邪惡就會集中地對這幾個弟子進行干擾、迫害,使訴訟不能順利進行。相反,如果廣大大法弟子在思想上都充份重視起來,共同參與,用我們強大的正念去清除干擾此事的邪惡,這就是對這些少數弟子以及整個事情的最好支持。

據了解,我方律師下一次與法庭會面、決定此案能否和如何繼續進行是在2003年4月14日(星期一),這是訴訟過程中最重要的步驟之一。建議從現在起到4月15日(星期二)的十幾天中,每天同步四次發正念時,時間有限的弟子可以考慮抽出幾分鐘針對此事發正念,有時間的弟子可以考慮延長5分鐘針對此事。週末全球同步發正念時也應該把這項內容作為重點。還有,通過各種渠道、在不同層面、針對不同對像,圍繞這起訴訟案的講真相工作也非常緊迫、重要、有威力,如果忽視了、被干擾了,整體上的損失會很大的。

當我們不能保證學好法、被人的觀念和執著影響時,舊勢力對於大法弟子來說,干擾起來是隨心如願的。干擾會有各種形式,其中包括當事學員不能保證學法,或者帶有長期不放的個人執著被舊勢力抓住而引入的干擾。這些干擾出現後,如果當事人仍不能及時向內找、糾正自己,周圍學員也從現象上單純把它看作邪惡單方造成的、力量都用在向外上,不但事倍功半,而且會自己造成從內部造成分散整體注意力的意料之外的效果,給整體講真相工作造成損失。前一段時間海外出現的幾件事都是比較典型的教訓。

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中針對大法弟子整體的狀態,談到處理好輕重緩急的問題。師父說,「……輕重緩急需要你們自己去安排。你說我捨重求輕,那可能對你要做的事造成影響」,我覺得這至少說明我們大家都需要在這方面保持警醒,注意做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