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牌遊街文革重演 百姓憤慨仗義執言


【明慧網2003年3月22日】因為當時頭一天下了大雪,天氣非常冷,法輪功學員們被逼著掛牌遊街,都凍得渾身發抖。派出所的人還逼學員脫衣服,當時學員穿得已經很單,很多街上的老百姓實在看不下去了,就對惡警說:「你怎麼穿著大衣,你也把大衣脫下來,太過分了!你乾脆叫人家學法輪功的都脫光了衣服算了,簡直對人家太狠了!」

* * * * * * *

99年以來,江集團對法輪功實行了殘酷的迫害,我是一個直接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我把我親眼目睹的和我親身經歷的江集團怎樣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進行殘酷迫害的過程寫出來。

從97年開始我們全家修煉了「真善忍」法輪大法,幾年來我們全家努力的按照李老師的教導在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對社會有益的人,我們全家從此變的和睦了,身體都健康無病,6年來我們全家9口人沒有吃過一粒藥,原來身體有病,甚至醫院都治不了的病,都變成了健康人,我們深感大法的神奇。

可是就在99年的7.20江XX政治流氓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那天我的親人被縣裏派來的人拖進警車拉走了,隨後就抄家把大法書全部抄走了,呆了不長時間我對像被判勞教3年。我心裏當時很震驚,我們只是在按「真善忍」在做好人,我們沒有錯,我帶著種種疑問帶著孩子去北京上訪,可是沒有想到,從信訪局被帶到了縣駐京辦事處,然後派鎮上的人來北京把我和孩子押回當地派出所,回來後就是罰站、審問,連孩子都讓坐在水泥地上審問。

2000年2月份鎮上惡人又開始抓法輪功學員,這次我們家只剩孩子沒被抓去。這次抓了有20多個大法弟子,抓去後叫寫「保證書」,寫「不煉功」了就放人,不寫就往死裏打。鎮上的政法委書記說:「使勁打,上面說打死叫家裏人來收屍就行了。」

因為我們知道我們在做道德高尚的人,我們沒有錯,為甚麼要寫「保證書」,保證不做好人了嗎?我想我決不能出賣自己的良心,不寫保證。惡人就對我們拳打腳踢,最後,叫脫了衣服,脫了鞋,在冰天雪地裏凍,有的學員腳都被凍腫了。惡人還用繩子捆綁著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只穿著單衣服,掛在脖子上的牌子寫著自己的名字,就像文化大革命一樣在大集上遊街示眾,一站就站一天不准吃飯,不准上廁所。因為當時頭一天下了大雪,天氣非常冷,法輪功學員們都凍得渾身發抖。派出所的人還逼學員脫衣服,當時學員穿得已經很單,很多街上的老百姓實在看不下去了,就對惡警說:「你怎麼穿著大衣,你也把大衣脫下來,太過分了!你乾脆叫人家學法輪功的都脫光了衣服算了,簡直對人家太狠了!」

惡警就這樣殘酷的折磨了8天多,說實話當時大家連凍加餓承受力已經達到極限,派出所的惡警看到了有機可乘,叫了很多人,4、5個人對付一個學員那簡直就是往死裏打。我由於承受不了迫害寫了「保證書」,又被每人勒索了1100多元,放出來了。放出來後,心裏覺得慚愧,明明心裏煉功,為甚麼嘴上說不煉了。大法要求的「真善忍」的真字自己沒有做到,心裏後悔為甚麼承受不了毒打就說了假話。

我實在覺得法輪大法就是好,我們沒有錯,我想還得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情況,為甚麼堅修「真善忍」卻受到這樣的迫害。

這樣我又去了北京上訪,這次被本地區駐京辦事處抓去。在那裏大法弟子都戴著手銬,每個人都被搜身,惡人搜到錢就拿起來,也不問多少,也不記名,也沒有任何手續。有的學員把錢放到內衣裏,惡警就拉著去廁所裏搜,直到把錢都搜淨、搜出來,我也是其中的一個。這是我親眼見的,一個老太太和一個年輕女學員,惡人因沒有搜到錢,就問錢放在哪裏了,說沒有了就把每人踢了一腳。

這次我又被帶了回來,我和其中一個大法弟子坐在一個警車上,警車把我們帶到了駐地派出所。我們被關在一起,在這裏我又看到了這個大法弟子挨打的過程,政法委書記對著這個學員用穿皮鞋的大腳,不管哪裏就狠狠的踢了起來,嘴裏還喊著:「叫你再上北京上訪。」那意思就是再上訪就往死裏打。

這次我被關進了看守所1個月後,又轉到了看守所關了半個月,又罰了4000元錢才放出來,還有很多很多我就不一一寫下來了。

這就是江XX犯罪集團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實實在在的證據。我相信有一天歷史會作出公正判決的。

[注] 署名嚴正聲明將另行歸類發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