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香港市民提個醒


【明慧網2003年2月21日】董政府去年提出23條立法草案之後,激起了香港大眾的民憤,反對聲音空前。在年關之際又匆匆推出修改建議,據稱已經做了多少讓步,可是,透過表面我們可以看到在23條立法的諮詢上董政府仍在耍花招。表面上好像是讓步,其實在關鍵問題上根本就沒有鬆動。它仍然在老江的指揮棒下向絕路上走去。縱觀23條立法內容,結合當前態勢,我們不難發現23條立法名義上是保障國家安全云云,其實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於鏟除法輪功是也。

23條最核心的部份說白了就是大陸政府認為有威脅要除掉的人香港要奉命除掉。其實就是要以大陸政府的標準控制香港的法律實施。此先例一開,香港將徹底的淪落為一個附庸品,失去應有的自由,往日的榮景也將變成昔日黃花。也就是說,江澤民為了發洩自己個人對法輪功的仇恨,就像輸紅了眼的賭徒一樣,已經不惜把香港的未來毀掉了。而欽定的董建華一夥政客跟在江的後面瞎起勁,也根本不是為了香港的繁榮或者所謂的國家安全,他們真正為的是自己的烏紗帽。

這一點從這次諮詢過程中董政府的表現就不難看出,他們根本就沒有把廣大香港市民放在眼裏,首先在諮詢過程中就屢次對持反對意見的市民惡語相向,並始終拒絕以白紙草案諮詢,而在統計市民意見時把相當一部份明顯的反對意見作為難以判定一類處理,處理諮詢意見前後僅用一個月時間等等,手法近乎於耍賴。一個真正關心香港、對香港負責任的政府是不可能如此漠視民意的。而且非常明顯,在整個事件中大陸江政府也顧不得隱藏幕後,直接赤裸裸的站在了前台控制指揮。先是錢其琛明言督促;後是新華社在港府未做決定之際就宣布了立法的時間表,造成木已成舟的態勢逼迫港府就範;整個過程中江政府的喉舌對立法高唱讚歌、推波助瀾,並藉此對港府施以影響和壓力。至於私底下還有甚麼交易,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不知香港市民仔細想過沒有,這個23條立法一旦通過將是怎樣的結果。因為董江們拼命推行23條的目的就是要把香港的法輪功鏟除,所以一旦通過,港府馬上就會以法輪功已被大陸禁止為由對香港的法輪功下手。大陸近四年的鎮壓醜劇將在香港重放。開始可能還要裝點一些臉面,做點姿態給市民和國際社會看看。可是從大陸江政府以一國之力花了近4年的時間也沒有壓倒法輪功,反而日趨山窮水盡這一點來看,董政府也不會佔到半點便宜。那麼發展下去,董江們騎虎難下,勢必惱羞成怒,撕破臉皮,不顧一切。香港社會中任何能對它們的鎮壓造成阻力的人或事都會成為它們的眼中釘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後快,而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必然會成為鎮壓的阻力,那麼也就難以保全了……結果不敢想啊。

法輪功是一種信仰,是不可能被根除的,最多使得法輪功學員無法公開活動而轉入地下,而法輪功學員又是和大家一樣的普通人,沒在腦門上寫著,那麼董江們要鏟除人家就只能懷疑一切人了。那時候你上街不能伸懶腰,不能把兩個手舉起來遮太陽,不能盤著腿坐在地上,因為這些有點像法輪功的煉功動作,你要是不注意,急於立功升職拿獎金的警員們可就對你不客氣了,罪名嗎當然不是阻街了,換成顛覆國家了,你要是稍有掙扎,可能會被控襲警,說你咬了人家。你不能說「真善忍」好,否則你就成了鼓吹叛國了。你在街上背著包走,會隨時可能被檢查,因為你被懷疑帶有法輪功的傳單。如果誰給你搞惡作劇,給警方打電話說你是法輪功,那你的家和辦公室就會被搜查而不需要法庭令。如果你要去內地,在過關時你將可能被要求踩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和辱罵他,以此證明你不是法輪功學員,你要是覺得這有損你的人格拒絕接受,那可能要到警署走一趟了,當然不用說家裏和辦公室會被搜查的了。如果你在街上遇到幾個綁匪抓住你痛毆一頓,然後塞進汽車裏,那別人可不敢管,因為人家以為是抓法輪功學員呢。大量的警力會用來抓捕、監視法輪功學員,真正打擊犯罪的警力就要減弱,那時你可別怪警官先生不能保護你,因為他們太忙了。大量的金錢和物資會用在打壓上,那時你可別怪董政府復甦經濟無能,因為他們會說這是保證法律實施必需的。你可能覺得這太荒唐可笑了,不可能發生。那只能說明你太天真了,這絕非危言聳聽,這樣的事每天都在中國的大陸上發生,人們已經習以為常了。

當然,雖說目前23條是為了鎮壓法輪功,但它一旦得逞,所有現在和將來大陸政府不喜歡的人可都得遭殃。所謂千里之堤毀於蟻穴,23條這個地方開了口子,那麼大陸當前的獨裁人治體制就將在香港泛濫開來,是無法遏止的。

當初香港市民自發上街遊行支持六四,現在每年還有紀念六四的活動,大陸政府早就恨得牙根癢癢,23條通過後看誰還敢支持六四,那就是顛覆國家了。那時如果市民對政府的某些行為不滿意,要集會遊行,就是不可能的了,因為江政府認為這是顛覆國家行為。還有,那時你看到聽到的新聞要被過濾,因為按照江政府的一貫標準,那些批評的聲音都是要顛覆它的政權的,是「反華勢力」,這裏面包括美國之音、BBC等國際媒體和大量互聯網信息。

這還只是列舉出一點點,其他諸如經濟等方面,由於國際社會對香港的失望帶來的惡果我們還沒有說。說23條是惡法,一點也不冤枉它,因為它將要把香港變成一座死氣沉沉的灰色城市,把自由的香港人民關進籠子裏。

如今23條已經刊登憲報,進入了立法程序,香港市民的利益和香港的前途已經被董江們扔在案板上當廉價品出賣了。如果廣大香港民眾還不能看清態勢,及時驚醒,發出自己的聲音來共同制止這出醜劇的話,香港的噩夢就真的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