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科學的迷霧 返本歸真


【明慧網2003年2月18日】在我們現在生活的這個人類社會裏,人們所見,所聞,所接觸到的一切幾乎都跟發展到今天的科學有關。科學發展的這短短幾百年的時間裏,特別是最近的這一百多年的時間裏,使幾千年來人類的生活方式,生存方式,思維方式等一切的一切都發生了極其巨大的改變。

可是無論科學怎麼發達,都不可能讓人知道自己的一生,甚至控制自己的一生,也就是說,對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來講,不管是一個國家的總統也好,還是無名的小小老百姓也好;或者不管是億萬富翁也好,還是街上要飯的也好,誰都不知道自己是「誰」,甚麼時候出生,將來在社會上會扮演甚麼角色,甚麼時候遭災,甚麼時候遭難,甚麼時候碰到好事,甚麼時候碰到壞事,甚麼時候生病,以至到最後甚麼時候死,這一切,誰都看不到。無論現在的科學怎麼發達,在這個問題上也不能給人類任何幫助,人也更不可能利用科學來能夠控制自己的一生。所以過去宗教中一直講,人在迷中,只能隨著社會發展的潮流在走:文化大革命來了,大家都去抓走資派;改革開放了,大家都去賺錢;計算機時代來了,大家都去轉行學計算機,身在其中,不由自主,只有在歷史翻過舊的一頁的時候,人們才會大概地在表面上看清楚歷史的發展,可是卻永遠也看不到歷史發展的真正動因。這是因為人本身就被人類歷史的發展規律所制約著,人要想看到這一切就必須要從常人的這個層次中跳出去,其實這就是修煉。所以對修煉的人來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實際上就是一個不斷地從迷中走出來的過程,不斷地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的過程,直到最後大智大慧,完全看清所在層次宇宙各個空間的真理和真相。從這個角度來看,修煉,返本歸真對人來說就是一件非常偉大而又殊勝的事情,同時又是人生中最嚴肅和最難的一件事情。一個人要真正能從迷中走出來,從常人中跳出去,在人類歷史上,古今中外,寥寥無幾,這就是為甚麼李洪志老師一直講:「悠悠萬世,幾人不迷」(《轉法輪(卷二)》)。

一說到修煉,修佛修道,今天的許多人就會認為是迷信,不科學。其實從更廣的意義上講,在當今社會裏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宗教信仰,每個人都迷信,也就是說對一個人來講,迷信是絕對的,而不迷信則是相對的。許多人雖然不相信道教、佛教和基督教,可是卻虔誠地相信科學,這在當今的世界上,可以說是大多數。實際上,科學已經變成了現代人類社會最大的宗教。在現在這個世界上,一個人從一出生的時候,就開始接觸現代科學的東西,從上幼兒園開始就被系統地灌輸現代科學的知識,然後從小學、中學一直到大學那就是更加系統地被灌輸現代科學的知識,徹底地被科學洗腦,科學造就著人類,它無孔不入,滲透人類社會的每個角落,以至使人的生存、生活和思維等各個方面都會不自覺地符合科學,維護科學,只要是順著這條路走過來的人,幾乎沒有一個人懷疑過這就是人類發現和認識宇宙真理的唯一途徑,沒有一個人向這個科學問個「為甚麼」?它真的就能給人類帶來「永恆的真理」嗎?

實際上,就用現代科學的基本常識就能看清科學是怎麼回事。我們知道,現代科學所認識的這個宇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物質存在,從基本粒子、分子、星球、星系一直到宇宙中的一切物質都在運動著,而且一切物質的運動又都是有規律的。我們認識的這個宇宙的年齡已有至少上百億年了,我們生存的這個地球的年齡也已有幾十億年了。不管這些認識對不對,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無論是地球,還是宇宙的年齡都已經非常大了,可我們本次人類的文明歷史沒有超出一萬年,那麼也就是說宇宙中的那些以小於一萬年為周期的運動規律,我們人類有可能認識到,而宇宙中的那些以大於一萬年為周期的運動規律,我們人類就很難認識到或根本就無法認識到了,所以用現代實證科學的這套方法想要認識宇宙中的那些以幾萬年、幾十萬年、幾百萬年,甚至上億年或更長時間為周期的運動規律,對現在的人類來說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如果這個科學不可能讓人認識到「永恆的真理」,那麼人對它這麼虔誠的信仰不也是一種盲目崇拜嗎?這不也是一種迷信嗎?實際上,這個科學帶給人類的,相對於宇宙中真正的那些真理或真相而言,都是偏見和謬見。

那麼如果人人都有了這種偏見和謬見,並且還把這些偏見和謬見當作絕對的真理的時候,他就不可能對這個世界上發生的事有一個正確的認識,也就是說不可能有正見。五百年前,太陽圍繞地球轉是常識,可現在就是笑話了,那麼今天建立在現代實證科學基礎之上的整個人類對生命、人體、時空和宇宙的認識,如進化論,光速不變,萬有引力以及這個學那個論的等等這些所謂的現代科學的常識,五百年後會不會也成為未來人類的笑話呢?其實那是一樣的。現在人類通過科學認識到的地球圍繞太陽轉實際上也遠不是宇宙中的真相,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再往上看,地球是宇宙的兩極之一,這跟現代科學所認識到的情況差了何止是十萬八千里!正如李洪志老師講的:「其實這宇宙用人的思想、用人的觀念、用人現有的水平、或者是將來的水平,你都永遠探測不到宇宙到底是甚麼,根本就不可能探測到的」 (《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這是因為人類走了一條完全錯誤的探索宇宙真理的路,那麼對人類來說,怎樣才能真正認識到宇宙的真理呢?李洪志老師的《轉法輪》一書第一次明確地告訴現代人類,只有通過提高人類的道德水平和思想境界才是認識宇宙真理的唯一正確的途徑。

實際上,人類用現代科學不斷地在探索的,搞不明白的這些宇宙中的真理,真相和奧秘或者用現在的話講叫做規律的這些東西,其實就在那兒放著,沒有誰蒙著人的眼睛,不讓人看,可是人就是看不到。為甚麼呢?是因為人身上有許多不好的思想,魔性和其它許多不好的因素在,也就是佛家所說的業力,耶穌所說的罪,這些東西是阻礙人認識宇宙真理的根本原因,所以當修煉的人把這些東西修下去之後,自然就看到了。從另一方面來講,宇宙中的那些造就萬事萬物,包括人的生命的那些真理,規律和奧秘都是非常神聖的,人只有變得那麼神聖,才能看到。而當人真正看到這些神聖的真理和奧秘的時候,就會發現,人類現在玩的這個科學實際上就像迷宮裏的小白鼠一樣,是非常非常低能和非常非常可笑的。人類想用科學來「探索」宇宙的真理實際上是一個永遠也不可能實現的幻想,因為科學永遠也不可能洗去人身上的罪業,永遠也不可能使人變得那麼神聖。恰恰相反,正是因為科學證實不了人做好事會有好報,做壞事會有惡報,它也證實不了道德才是人最珍貴的東西,更證實不了另外空間和神的存在。所以當人們一提起這些的時候,信奉科學的人就會無情地掄起科學的棒子打人,而打掉的恰恰是人最珍貴的東西──人的道德,人的純真和善良,而當人的這些本性的東西越來越少的時候,人就會更加墮落。世界上幾乎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民族,神都給人留下了做人的道德準則,行為規範,以及許多戒律,可是今天的人類幾乎已經全面地突破了所有的這些做人的道德準則,行為規範和戒律。在現代科學的帶動下,人類私慾極度膨脹,道德卻一日千里地往下滑。甚麼吸毒,同性戀,黑社會,性解放,亂倫亂性,殺人害命,追求各種刺激,為了賺錢,為了名利可以不惜一切手段,正像李洪志老師講的:「做這種事的人不像人樣,不做這樣事情的人也被污染得麻木得不像人樣,都在這個大染缸中被泡著,無形中你的觀念都在符合著、隨和著,離人越來越遠」 (《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這個宇宙也是這樣,也有宇宙的法理在制約和均衡著宇宙中的一切。我們都知道「宇宙中一切物質的運動又都是有規律的」,在這一點上人們是應該有共識的,因為宇宙中的一切並沒有亂套,否則現在的科學研究和探索也無從立足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銀河系是跑不出這個規律的,如果銀河系是按一定規律在運動著,那麼我們生活的這個太陽系呢?太陽系裏的地球呢?如果連地球都是按照一定規律在運動著,那麼地球上的只有5千多年文明歷史的人類社會呢?它能跑出這個規律嗎?如果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也都是按照一定規律在發展演變的,那整個人類社會這5千多年歷史上所發生的這一切,包括地震,洪水,乾旱,火災,海嘯,飢荒,瘟疫,疾病和戰爭等各種災害,以及朝代的更換等等等等,它能跑出這個規律嗎?它能是偶然出現的嗎?如果這一切都不是偶然出現的,那麼這些在告訴人甚麼呢?

人把超越自己認識能力以外的一切都說成是自然現象,其實這浩瀚宇宙中的一切都被真善忍的洪大法理制約著,不要說地球上發生的一切,就是這無邊宇宙中發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人所認為的所謂的自然現象。

人所看到的這人世間發生的一切,其實都是宇宙深層生命和物質運動演化在人世間的反映,這些都是表相,假相。想想看,怎麼可能像一粒宇宙塵埃一樣的小小地球上發生的這一切和這個浩瀚宇宙的運動演化沒有任何關係呢?在地球上,一個小小的蘋果落地,牛頓就揭示了它背後萬有引力這麼大的宇宙奧秘,那麼比蘋果落地不知要複雜多少倍的人的生命存在以及人的思維和創造能力等等,這背後將要蘊涵多大的宇宙奧秘啊?那麼萬有引力背後還有甚麼宇宙奧秘呢?有多少人思考過這樣的問題?其實從更大的角度看,萬有引力是根本就不存在的,那是另外的因素促成的,可是人卻永遠也不可能看到這些宇宙真正的真相,而生生世世都被人世間的這些假相所迷惑。不同歷史時期的人類被不同歷史時期的社會發展表相所迷惑,而今天的人類是被現代科學的表相所迷惑。

目前人對宇宙的認識基本上都是借助於科學的手段,而到現在為止,人類用這個現代科學的手段也沒搞清楚宇宙究竟是怎麼回事,到底有多大?可是如果我們換一個角度去看,就會發現這個地球對於螞蟻來講也是無限大的,每個人都知道無論螞蟻怎麼折騰永遠都不會跑出這個地球,因為它沒有那麼大的本事,可螞蟻自己也許並不這樣認為,它可能還覺得它比人的本事都大,一個螞蟻可以搬運一個比它體重重十幾倍,甚至幾十倍的物體,而人卻不行(如果不用任何工具的話),也就是說這個地球對螞蟻來講就像一個無限大的宇宙一樣,螞蟻沒有那麼大的智慧去容納這個地球。其實人也是這樣,人覺得這個宇宙浩瀚無邊,無限大,可是對許多比人高級的生命來講,這個宇宙很小。我們都知道如果把全人類這5千多年來所積累的所有知識,包括天文的,地理的,歷史的,物理的,數學的,化學的,生物的,文學藝術的,政治的,經濟的,軍事的,中西醫的以及各個民族不同的文化,習俗和語言等等等等......這一切都裝進一個人的腦袋裏,根本就不可能,因為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有那麼大的腦容量,可這些東西對比人高級的生命來講,可能就像一粒芝麻那麼小,因為他的容量大,也就是智慧大。

我們都知道,在遙遠的地方看太陽就像小星星一樣,那麼地球呢?根本就看不見了,也就是說在這個浩瀚的宇宙中,地球連一粒宇宙塵埃都算不上,那麼如果是這樣的話,人類在地球上所發現的,所發明的這個定理呀,那個定律呀,並不一定帶有普遍性,也就是說在其它星球上可能並不適用,在地球上是水往低處流,而在其他地方則很可能是水往高處流的。人到現在也沒有發現這個宇宙中除了地球以外是否還有其他的生命?其實宇宙中幾乎所有的星球上都有生命(很多是在另外的空間),他們的生存環境與地球相比那可真算是千差萬別,遠遠超出人的想像,不只是星球上,瀰漫在人眼看不到的微觀當中以及無限的宏觀當中的一切都是生命,這個宇宙是個非常繁榮的宇宙,生命是遍布宇宙中一切的。現代科學把精神和物質割裂開來研究,這是科學的致命缺陷。如果人類能把圍繞原子核運轉的電子放大到地球這麼大時,就會發現那上面也有人類社會,也有江海湖泊,山川河流,跑火車跑汽車,而且他們也知道電子圍繞原子核轉,他們認識的那個電子上同樣也有人,同樣也有江海湖泊,山川河流,跑火車跑汽車,就這樣往下追查下去是無窮無盡的,那麼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人覺得地球上的人現在都坐宇宙飛船飛到太空裏去了,多了不起啊!而在那些看太陽系就像一個原子一樣的生命來看,人根本都沒有動地方,連一個小小原子都還沒跳出來呢。

其實人所生活的這個物質環境是由許許多多的高級生命,也就是神給人創造的,其中「時間」就是這樣一個高級生命,它牢牢控制著這個空間中低於它的一切生命的生老病死而不出任何偏差,同時把世上所要發生的一切事情,無論大小,都按照順序一件一件地展示在人的面前,使人感到人世的不可預測性與隨機性,當修煉人的境界突破「時間」的控制時,就能看到許多事情的真相,也就是說「可以知道一個人的將來和過去;大的可以知道社會的興衰;再大的可以看到整個天體變化的規律」(《轉法輪》)。除了「時間」外,還有一個神叫「情」,「其實,這個情就是我們這個空間中三界內的一個神,他是給人締造的,為人、為三界內眾生而存在的一個神。如果沒有情,人人會變得冷漠,人要沒有了情,會更惡,那人類一點意思都沒有了。正因為有了情,人懂得了喜怒哀樂;正因為有了情,人有了父母和子女之間的感情關係;正因為有了情,才能組織成家庭;正因為有了情,自己才能對自己的子女愛護。情對人類起到這樣的作用。但是由於思想不正確導向,這個情,又能夠使人產生不正確的行為,或者是不正確的思維方式。人一生出來就被這個情泡著,它是浸透你一切細胞的,三界內所有的分子與細胞都被它浸透著,所以修煉中就很難擺脫。修煉的人,你要放不下這個情,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人的行為。其實,重情就是在維護這個情,你就是常人;你要能放下它,你就不在它其中,就是神。……但是沒有了人情,不等於不愛護別人。他有更高的東西,叫做慈悲,是更高尚,更廣大,更美好的。」(《法輪佛法──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 ),此外,還有許許多多其他的神為人類形成了這樣一個空間,使人能在這裏生存。舉個不太恰當的例子,人們現在上網用計算機,如果沒有光纖等形成的網絡系統,如果沒有微軟和英特等公司提供軟硬設備,人現在根本就不可能隨意地使用計算機上網,如果沒有許許多多的高級生命給人創造這樣一個環境,人也不可能在這兒生存。

其實在這個地球上,像我們現在這樣的人類文明已經存在過不知多少次了,今天的科學家到現在也沒搞清楚埃及金字塔是怎麼回事,實際上那就是前面的人類文明留下來的,所有的大洋底下都留有不同時期人類文明的遺蹟。每一次的人類文明都走了不同的「科學」發展的道路,許多都比今天人類的科學更發達,最後人類的道德敗壞了,人類的文明也就被毀掉了,而每一次人類文明又都有大覺者下世傳法度人,使許多還不錯的人能得法得度,返本歸真。這一次也不例外,在本次人類5千多年的文明歷史中,就有中國的老子,印度的釋迦牟尼和耶穌等許多大覺之士下世傳法,告訴人應該怎麼樣去做人,他們給人留下的道德經,佛經和聖經都是指導人如何修練,返本歸真的,最終的目的就是要讓人跳出生老病死,輪迴轉世,跳出三界,跳出苦海。而當一個人一旦真正跳出了生老病死,輪迴轉世的時候,他就會發現,他所看到的人類社會和他在常人社會中看到的相差十萬八千里。發生在人類社會這5千多年裏的一切事情,從大到小,都是非常非常有序的按照規律一幕一幕地在上演著,大到天災人禍,世界大戰,朝代的變遷,國號的更換,小到每一個人甚麼時候在何地的甚麼人家裏出生,長大了在甚麼學校上學,甚麼老師教他,以後在社會上扮演一個甚麼角色,直到最後甚麼時候死,而且所有的這些是一點偏差都沒有的。業力大到一定程度的人就像個小微生物一樣,讓他當豬,他就當豬,被殺來殺去的,痛苦得不行,還完了罪業,又去當人,又不行了,再去當狗,當牛做馬,甚至當螞蟻,當蛆蟲,最後還不行了,就只能下地獄了。可是人還覺得這裏好得不行,人不可憐嗎?活一輩子甚麼也不知道,稀裏糊塗地度過自己的一生,就像李洪志老師所講的:「混世難悟之人,為錢而生,為勢而斃,為蠅頭小利而樂而憂,苦苦相鬥,造業一生」。這就是為甚麼神佛要不辭勞苦地下世度人的原因,他們可憐人,憐憫人,因為他們是善的,是慈悲的,所以他們就想使人變好,使人變得純潔自律,高尚神聖,從而能返回來,返本歸真,這樣就不會在迷中了,就不會那麼苦了,不生不滅,活得明明白白,這多好呀。

一個人在常人社會這幾十年很短暫,轉眼就過去了,而今天世界上的人,絕大多數其真正的生命實際上比這個宇宙的年齡都大,為了尋找「真善忍」,可以說人人都是歷盡艱辛,可是由於在常人社會這個大染缸裏被污染的太深了,現在「真善忍」已經送到眼前了,許多人又都不認了,多可惜呀!李洪志老師在《轉法輪》裏講:「這是我們在末法時期最後一次傳正法」。真善忍,上是宇宙的根本法理,下是我們古老中國的國粹,擁有幾千年文明歷史的中華文化的精髓實際上貫穿的就是儒釋道思想,道家講真,佛家講善,儒家講忍。過去古人講究做人要重德,要講仁義禮智信,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做事講天時,地利,人和,要順天而行。其實古老的中華文化就是宇宙法理真善忍在我們中華民族身上的最充份體現。可現代中國講暴力革命,講專政,講鎮壓,講戰天鬥地,階級鬥爭,造反有理,無法無天,講搞群眾運動,講究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這還不夠,還要「其樂無窮」。這些跟我們中國傳統的儒釋道思想相差多遠呀,完全都是背道而馳的,在近幾十年的時間裏,中國幾千年的文化精髓,做人的道德規範幾乎完全被摧毀了。

人究竟為甚麼活在世上,怎樣才能不虛度自己的一生,這是一個亙古的話題,「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古今中外多少仁人志士為了探索人生的真諦給我們留下了許多千古佳話,可是他們中又有多少人真正探尋到了人生的真諦呢?今天李洪志大師已經把這一切明明白白地擺在了人的面前:「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真善忍」現在體現給人的是洪大無量的慈悲,反反復復地給人機會,但不會永遠這樣。總有一天「真善忍」會展現給人佛法偉大的威嚴。「人類啊!清醒過來吧!歷史上神的誓約在兌現中,大法衡量著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們面前。」(《再論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