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學員:在法中精進

【明慧網2003年2月10日】我叫盧。我在意大利度過自己的青少年時代。1981年我移居美國,去學習東方醫學。我不斷地尋找生命的意義,直到1996年得法,我的尋找終於有了答案。

有一次,在參加老師的9天講法班時,我沒有翻譯器,只能聽師父的華文講法。當我閉上眼睛聆聽師父講法時,我感到了法的巨大力量。我進入入定狀態並看到一個巨大的法輪。這讓我想起了很多年前,還是在意大利的時候,有一次當我看完一本講述五行學說和中國哲學的書後,我在天目中看到過和這個法輪一模一樣的東西。就在這一時刻,我知道我和大法有緣。

得法的那一年,我參加了美國德克薩斯州休斯頓的法會,那時我第一次見到了師父。在那期間我無法止住我的淚水,我為每一個在苦難中掙扎的生命難過。在師父講法過程中,我多次感到師父為我灌頂。

不久以後我在生活中經歷了許多人與人之間的難題。我花了較長的時間才把這些事看淡。雖然我知道每一關都是我修煉中的考驗,但是開始時我看不清自己的所作所為。

我以前的工作是用按摩、腳底按摩、氣功治理和烹飪治療等等。那時一天平均有五個顧客來找我治療,我開始向病人介紹大法,並建議他們煉功來祛病健身。起初我覺得我應該保留這個職業,因為每天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向許多人介紹大法。但是事實上沒有太多人願意聽我講,而且更少有人來學煉。我覺得我的層次很低,所以我無法說服別人。

後來我認識到:在治病時,我用德與別人交換業力。我想馬上換工作。但是我為甚麼會害怕呢?恐懼也是執著心!在1999年芝加哥法會的集體煉功場上,李老師為我糾正第三套功法的動作時碰到了我的雙手。我想:他肯定已經為我治好了我的手,在我找到別的工作之前,繼續我的工作應該沒問題。

同一年,我的一個朋友來找我學習按摩治病。我告訴他這不好,並向他介紹了法輪大法。他的工作是裝修售賣房屋。我們成了好的合作伙伴,一起投資房地產生意。自從有了新的工作之後,我的身體經歷了徹底的淨化。我想這是師父安排的。

在修煉的這些年中,師父一直慈悲地看護著我,我體會到了大法的無邊的威力。1999年在加拿大多倫多的心得交流會上,我親眼看到師父非常慈悲地與報社記者談話。有些報紙曾經剛剛在幾個星期前發表過詆毀大法的文章。當時,師父從椅子上站起來,那麼耐心,那麼關切地針對在場記者的誤解而談,我非常感動。突然,我看見紅色和金色的光照耀著整個大廳。而與此同時,在另一個空間,我看到了師父和其他所有學員都穿著古代的袍子,組成許多個圓圈,浮在空中。師父在中間,每個人都歡喜地聆聽師父講法,為師父的來臨而驚喜不已。我覺得:我們表面上看起來是人,其實都像佛一樣,期待著全面地理解大法,依照法理去實踐。這確實是真的呀:當師父講法時,他同時也在許多不同空間講法。

正法經歷

1999年7月,邪惡勢力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我非常清楚:宇宙的大法受到迫害,誰違背真善忍,誰就是邪惡。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江集團是邪惡的。

在波士頓,我們向人們講真相,告訴他們中國正在發生的真實情況。我們那兒沒有中國大使館,因此我們去了中國城。另外,我們在波士頓和劍橋的主要街道上舉行了遊行。我們還在城裏許多地方舉行燭光守夜活動。有很多次,中國的代表團來到位於劍橋市的著名的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參觀,我們便去那裏講清真相。

2001年7月,我請了一個星期的假,在劍橋的Brattle廣場上進行絕食請願。由於沒有在那裏過夜的許可證,我每天早上7點到達,夜裏1點回家。幾天後,許多當地的同修走出來在公眾面前支持我。這次活動進行了12天,我們收集到了幾千個簽名。當地的民眾看到我們的宣傳海報十分感動。然而,有些路過的中國遊客對我們視而不見,而我得開口對他們講真相,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由此我也對中國人心懷慈悲。

早上,我開始清洗鋪在廣場四週的美麗的大理石。那一天,有幾百人坐在廣場上休息並觀看我們煉功。一位衣冠楚楚的紳士停下來問我,是不是劍橋市雇我做清洗工作。我說不是,我是自願的。他非常驚訝,並說:「我要告訴市長你們煉法輪功的人是好的。謝謝你!我當然支持你們,請給我資料。」

一個星期後,劍橋市的這次活動結束了。有一天我路過那個廣場時,有人認出了我,說:「很遺憾你們走了。現在廣場又被骯髒的金錢,科技和電腦佔領了。你們在這裏時,我可以感到你們的善心。很祥和。我們好想念你們!」

在德國發正念

2002年春天,我去了德國的柏林和其他城市洪法。第一天,我們在樹上高高地掛了一些黃色的氣球,十分醒目。第二天,德國警察禁止我們掛黃氣球和使用擴音器。第三天,我們被告知不可以穿黃色的衣服或打黃色的橫幅。

我們意識到是江XX向德國政府要求,不要讓他看到法輪功學員。邪惡實際上害怕法輪大法修煉者。一架直升機在天上盤旋隨時準備幫助江逃離。整整一個星期,警察們不讓我們靠近江,可是他躲不掉。我們跟著他到了幾個城市,組織了遊行和功法演示。只要邪惡前往一個地方,那裏的天氣就變冷,又颳風又下雨。

一天夜裏,我通過了中國的保安,進入了江XX住的酒店。我坐下來好像在等人。我決定就在大廳裏發正念。我的雙手感到一股強大的能量好像要把我的手指弄彎似的。我距離邪惡非常靠近。我發出強大的正念去消除那邪惡的能量。我意識到:不管邪惡看起來多強大,我都要以堅定的正念去面對它。邪惡實際上非常虛弱,害怕修煉人的正念。

過了兩天,我們跟著江到了另一個城市。一天晚上,我們在江住的酒店的送貨入口處發正念。幾十個工人通過一個小房間進進出出。我們三個煉功人坐在地上立掌發正念。沒有人管我們。兩個警察進來了,看看我們,一句話沒說就走了。過了一個小時,一個警察進來很友好地問我們:完了嗎?我們說:好了,便站起來離開了酒店。

第四部份 我現在的認識

從德國回來後,我又去了意大利,加拿大的多倫多,中國,香港,華盛頓,費城,芝加哥,休斯頓,又來到了新加坡。

我每到一處,都參與那裏的洪法活動。我非常高興能參與新加坡這裏的活動。我覺得活動組織得非常好,效率很高。

在不同的修煉環境中,我好像在用放大鏡看自己一樣。我也更清楚地意識到我自己的心性也會影響到他人。通過以平靜的心態來學法,我能夠保持清醒,並且能夠控制自己的各種常人觀念和執著心。

師父在經文「甚麼是功能」中說:「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經充份發揮著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純時功能運用得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隨心所用,幾乎是用甚麼有甚麼。」

我希望每個人都在法中精進,並意識到自己的強大的能力,以便早日把三界內的邪惡除盡。同時,讓我們繼續證實大法,揭露邪惡,救度眾生,開創美好光明的未來。

謝謝大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