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


【明慧網2001年7月2日】同修,請允許我用師尊的話作為這個小短文的題目。我覺得這是師父對我們的要求,也是我們在現在這個階段能夠正確看待和對待身邊的許多事情,時時保有正念,過好每一關,能夠做到「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的關鍵之一。

今天有機會與一位很久沒有見面的同修進行了簡單的交流。她的感受很多,這是最重要的一點。她悟得很好,以前我有一些感受不很清晰,不很深刻,通過交流,理解加深和弄清楚了。我替她寫出來,與大家分享、供大家參考。

她家有4位大法學員,且大家都是半開著修的。媽媽被勞教了,告訴她:你也要被勞教。媽媽說(天目)看得很清楚,很確定,而且她在勞教所的床就和媽媽的挨著;妹妹已經被判入獄,探視中妹妹也說她的難是勞教,看得清清楚楚;另一個修煉的妹妹也大致如是說。初時,她也沒特別在意,後來警察也告訴她說必須寫決裂書,否則勞教。身邊的同修有幾個都被勞教了。此時的她,通過自己和其他同修的教訓知道,決不能一味相信甚麼「啟示」、「天目」,只能相信大法,看師父怎麼講的。

她首先檢查自己,看自己還有甚麼心,有沒有甚麼漏,尤其是有沒有怕心,為甚麼這些消息總是衝自己來呢。心態擺正後,她靜心學法,牢記師父說的「這場舊勢力所安排的邪惡考驗,我是根本就不承認的。」(《建議》)。她平靜地告訴自己,既然師父不承認這一切,作為師父的弟子我也當然不承認這一切。師父講過修煉中只看人心,也講過沒有了怕也就沒有了讓你怕的因素。對於邪惡的因素和邪惡的安排,一是不怕,二是清除。如果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或有特殊的原因師父安排自己經歷勞教,那所到之處也要講清真相、抑制和清除邪惡。一旦心定下來後,磨難顯得那麼小,那麼不值一提。

她經歷的另一個大關是親情。怎麼對待親人、親情?她說,對於哀求的、哭天抹淚的、大發雷霆的、甚至是以死來威脅的,作為修煉的人首先是心不動。怎麼處理呢,首先也是看看發生這種情況是要去自己的甚麼心。情,堅決去掉;對於這些親人,對於他們背後的惡的因素,清除;向他們講清真相,教他們大法和道理。她的親戚可多了,娘家這一邊的,婆家那一邊的,帶頭的是丈夫。有的講從小看著她長大,對她的殷切希望;有的說即使捨得自己,也不能捨得孩子;30多歲的人,勞教幾年出來,甚麼都沒有了,家也沒有了,想從頭來也不可能了,……她告訴我,當她面對眾多親人的「圍攻」時,她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是那麼平靜,說服他們後有一種說不出的鎮靜的喜悅。她告訴我,連給我打電話,她都是帶著一種平靜和喜悅。我能感受出來,她傳遞給我的是修煉者在經歷了大關大捨,經歷了表面上看似平常而實質上大幅提高後的來自真體的喜悅。我也為她高興,尤其是我上午剛聽到一個學員接受了洗腦之後聽到她的消息。她還告訴我,那些「圍攻」你的親人,也許都在指望你才能得救呢─他們也許沒有別的得救的機會,你是他們的唯一希望,可是你又不夠格,不夠標準,他們只能(在師父安排下)來找你,幫你提高,讓你這個心暴露出來,幫你過這一關。

修煉沒有榜樣,也沒有公式。她還是把經驗告訴我:每天都要學法,靜心地學法;遇到問題向內找,這一點可不過時,看是要去自己的甚麼心,把自己的心找出來,根子挖出來,去掉,堅決去掉,覺得苦也得去掉;保持正念,不承認舊勢力的任何安排,只有師父說的是對的;正視和清除一切邪惡,這是自己的修煉,是慈悲眾生,也是對正的因素的負責,也是在加強自己的佛性;放下一切執著說明真相。

另外,她還告訴我,不要躲避、直面一切關。她說過去她會繞開一些困難或麻煩,她說她現在不再躲避,坦然面對一切難。她說她發現這樣做時,有些關很容易過,有些關自己就沒了,當然不能求。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