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山夜話〕許裔宗論診脈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10日】許裔宗的醫術很高超,人稱神醫。他沒有任何要著書立說的意思。有人就問他:「你為甚麼不把你的醫術都記載下來,留給後人呢?」 許裔宗說:「醫就是『意』呀,它完全取決於人的思維和考慮。而脈候又是極奧妙的,很難識別,只能意會,不能言傳。自古以來的名醫,之所以是名醫,就是因為他們擅長診脈。看病時,要準確地號出脈象,才能明瞭病情,每一種疾病都有針對此病的藥物。如果診斷準確,只需用一味藥,就能直攻病灶,所謂藥到病除。如果不能準確地辨別脈象,就難以找到病因,只能憑自己主觀推斷來進行診斷,多用幾味藥。這就好比打獵,不知兔子在哪裏,卻出動大批人馬,大範圍地進行包抄圍剿。或者希望偶然能治好一人。用這樣的方法治病,不是太粗疏了嗎?脈象的深奧,用語言是無法表達的,所以我不能著書立說。」

如今,有些人去看中醫,沒有把病給治好,就會認為中醫不行。從神醫許裔宗對脈象的論述,我們可以知道這名醫與一般醫生的一大區別就在於這看起來簡單的把脈。脈把不好,病也就難治好。看來看中醫還得去找那真正擅長號脈的醫生才行。

◇◇◇ ◇◇◇

〔原文〕許裔宗名醫若神。人謂之曰:「何不著書,以貽將來?」裔宗曰:「醫乃意也,在人思慮。又脈候幽玄,甚難別。意之所解,口莫能宣。古之名手,唯是別脈。脈既精別,然後識病。病之於藥,有正相當者。唯須用一味,直攻彼病,即立可愈。今不能別脈,莫識病源,以情億度,多安藥味。譬之於獵,不知兔處,多發人馬,空廣遮圍。或冀一人偶然逢也。以此療病,不亦疏乎。脈之深趣,既不可言,故不能著述。」(出唐﹒胡璩《譚賓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