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的紀念──寫給插播英雄劉成軍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日】聽到劉成軍於26日凌晨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我淚如泉湧。沒有甚麼語言能夠表達心中的哀痛,唯有強忍悲傷,作下這篇短文,為逝者高歌,為勇者壯行。

一年多來,我不斷看到他的消息。在被捕之時,他就被惡警蓄意用槍擊傷,然後又在獄中受盡酷刑。在兩個月前,他已經昏迷不醒,讓人倍加憂心。現在,噩耗終於傳出--他去了,在經受了一年九個月殘酷的牢獄折磨後,帶著慘烈的傷痕,去了。

我與他素不相識。但我知道,我們不需要相識。在一個被獨裁者牢牢掌控的鐵幕之下,他奮不顧身,播出法輪功的真相畫面,就像驚雷閃電,撕破黑暗,昭告光明。在黑夜的電光中,我看到他堅毅的面容,我們已經相識。

我猜想,在他插播之前,他一定知道獨裁者的瘋狂。但他沒有再去猶豫,再去顧慮。三年多了,多少無辜善良的學員悄無聲息慘死獄中?多少學員還在備受折磨而無人關注?還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人們在電視的誣蔑栽贓對法輪功充滿仇恨,對迫害無動於衷?這慘不忍睹的悲劇,只有讓人捨身赴義,義無反顧。

一個勇敢的生命、一顆高貴的靈魂,一位抗爭的英雄,去了,讓人無限沉痛,無限哀嘆。我只有深深盼望,勇者拋洒的熱血,能在漫天的謊言中,洗去一份仇恨,催醒一份良知。

我至今仍然難以置信,那些喪心病狂的迫害者,如何能把一個年輕優秀的生命這樣活活折磨致死!但我相信,那瘋狂的叫囂,掩蓋不了它們內心的恐慌;殘忍的屠刀,讓人更加看清邪惡的靈魂;暴力的高壓,避免不了它們滅亡的命運!

如此卑鄙的殘殺,除了顯示他們的懦弱與殘忍,除了激勵更多來者,除了加速他們的覆亡,又能得到甚麼呢?在這場虐殺中,我們看到的是更多的勇士,奮然前行,而迫害者卻在黑暗的角落,不停地蜷縮顫抖。

我堅信,有一天,歷史會重新翻開今天的這頁。那個時候,人們會重新看待今天的一切,會記起這個勇者的名字--劉成軍。

勇者雖逝,浩氣長存。2003年的聖誕第二夜,大雨滂沱,天地同悲。

僅以此文,對勇者作永久的紀念。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