腥風血雨齊魯夜 正信在心光明路(二)(圖)

山東省法輪功遭迫害紀實綜合報導

【明慧網2003年12月29日】(明慧記者古安如綜合報導)[按]本文旨在真實、客觀地報導自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公開迫害法輪功以來,發生在山東省的迫害事實,以使公眾對迫害真相有所了解,用良知和正義之心共同幫助制止這場殘酷迫害。

本文內容:
一、 古地的驚喜 齊魯的善緣──法輪功講法傳授班五次在山東舉辦(圖)
二、 風雨如磐 齊魯蒙難──96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三、 濰坊的罪惡──30名法輪功學員被殘殺,居全國地級市之首(圖)
四、 非人道的摧殘──濫用精神病治療手段大行迫害(圖)
五、 滅絕良知的高壓洗腦(圖)
六、 江澤民滅絕密令下山東公安草菅人命(圖)
七、 毀滅人性的迫害波及幼小生命(圖)
八、 敗象叢生──迫害中不法之徒為非作歹(圖)
九、 無畏堅韌 和平理性──為了制止迫害,為了人類共同的美好未來(圖)

* * * * * * * * *

(續上文)

二、風雨如磐齊魯蒙難──96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忽然一夜陰風起。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出於個人極端的權力慾和妒嫉,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公開鎮壓,當夜,全國各地公安突然統一行動,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官方媒體的謊言和誣蔑宣傳鋪天蓋地。從此,這場被稱為踐踏人權、毀滅人性、剝奪信仰、肆意殺戮的迫害開始了。隨著江氏鎮壓政策的不斷升級,迫害的殘酷程度也日益加劇。

山東省是全國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截至2003年12月15日,被證實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達96人(其姓名和詳細情況均已在國際媒體上經過報導和第三方證實),緊隨黑龍江(132人)、吉林(107人)之後,居全國第三,其中包括被公開披露的第一例迫害致死案的趙金華、第一例被媒體報導的被精神病院強制注射損害中樞神經藥物而迫害致死的蘇剛,及被《華爾街日報》追蹤報導的陳子秀。被迫害致死的人中年齡最小的是煙台法輪功學員王麗萱的不滿8個月大的嬰兒孟昊,年齡最大的是70歲的青島市法輪功學員王素芹和膠州市的李啟勝。據不完全統計的96起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覆蓋了全省35個市縣,僅濰坊一地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就有30人,居全國地級市之首。

山東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共96人(截止至2003年12月15日):

一、濰坊市(共計30名):1、曹桂芬,61歲;2、陳子秀,59歲;3、郭萍,27歲;4、李國俊,37歲;5、李惠希,40歲;6、李香蘭,49歲;7、李銀萍,37歲;8、劉述春,38歲;9、劉增強,22歲;10、婁愛卿,34歲;11、馬豔芳,33歲;12、孟慶錫,43歲;13、宿寶蘭;14、孫小柏,36歲;15、王愛娟,43歲;16、王蘭香,60歲;17、王佩聲,68歲;18、王武科,25歲;19、王秀娟,33歲;20、王益新,67歲;21、吳敬霞,29歲;22、徐冰,33歲;23、玄成喜,61歲;24、楊桂真,40歲;25、楊偉東,54歲;26、張志友,45歲;27、趙鳳花,53歲;28、鄭方英,54歲;29、周春梅,62歲;30、高淑華,49歲
二、青島市(共計6名):1、劉春,28歲;2、劉吉明,61歲;3、王素芹,70歲;4、王筱莉,36歲;5、趙月珍,48歲;6、鄒松濤,28歲
三、煙台市(共計5名):1、叢玉娥,53歲;2、王麗萱,27歲;3、吳海友;4、楊豐斌,45歲;5、王鳳芹,39歲   
四、招遠市(共計5名):1、姜麗英;2、孫紹美,37歲;3、張林,53歲;4、趙金華,42歲;5、隋松嬌,57歲
五、臨沂市(共計4名):1、董步雲,36歲;2、王金龍,34歲;3、王行壘,35歲;4、周向梅,47歲
六、聊城市(共計3名):1、齊鳳芹,43歲;2、王鳳偉,40歲;3、張震中,22歲
七、萊蕪市(共計3名):1、尚慶玲,38歲;2、柏士花,32歲;3、法輪功學員(姓名不詳),38歲
八、萊西市(共計3名):1、崔德臻,33歲;2、史洪傑,44歲;3、隋廣西
九、平度市(共計3名):1、李京東,41歲;2、張付珍,38歲;3、徐增亮
十、淄博市(共計3名):1、蘇剛,32歲;2、張國華,24歲;3、肖丕峰,52歲
十一、濟南市(共計2名):1、劉健,33歲;2、馬桂林,65歲 
十二、萊陽市(共計2名):1、李梅,33歲;2、夏術才,63歲
十三、沂水縣(共計2名):1、高梅,30歲;2、王永東,35歲
十四、蒙陰縣(共計2名):1、石女士,21歲;2、張德珍,38歲
十五、德州市(共計2名):1、於蓮春,49歲;2、李德善 
十六、菏澤市(共計1名):王懷英,58歲
十七、膠南市(共計2名):1、徐增亮,29歲;2、張守遷
十八、膠州市(共計1名):李啟勝,70歲
十九、臨清市(共計1名):孫秀彩,50歲
二十、龍口市(共計1名):田香翠,61歲
二十一、寧陽縣(共計1名):張慶梅,35歲
二十二、文登市(共計1名):劉玉風,64歲
二十三、武城縣(共計1名):陳桂彬,35歲
二十四、新泰市(共計1名):韓勝利,58歲
二十五、海陽市(共計1名):任廷玲,51歲
二十六、鄒城市(共計1名):劉緒國,29歲
二十七、東營市(共計1名):趙寶蘭,61歲
二十八、沂南縣(共計1名):劉淑芬,39歲
二十九、高密市(共計1名):法輪功學員(姓名不詳)
三十、即墨市(共計1名):盧秀芳,56歲
三十一、寧津縣(共計1名):李殿忠
三十二、冠縣(共計1名):許繼玲,59歲
三十三、泰安市(共計1名):徐桂芹,38歲
三十四、榮成市(共計1名):梁紅光,42歲
三十五、鄄城(共計1名):倪秀華

山東省委省政府的當權者們對江澤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不折不扣地積極部署貫徹執行,給基層組織的肆意妄為、大開殺戒打開了綠燈,因此而犯下的種種罪行罄竹難書。

山東省委省政府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機構:

山東省委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機構是省委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及其常設辦事機構「610辦公室」,其相應的政府機構是「省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2002年下半年起,對外的正式名稱改為省委「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

明慧網2003年6月26日報導,中共「兩會」期間,山東省「610辦」以簽署「責任狀」方式層層施壓,防止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並下令大肆抓捕,進行集中洗腦迫害。各地、縣、各單位第一負責人層層簽定「責任狀」,以保證該單位的法輪功學員在兩會期間不去北京上訪。如發現去北京上訪的,各級各單位的第一負責人將就地免職。凡單位不能保證不上訪的法輪功學員,610全部抓捕,集中進行洗腦、迫害。僅一個縣級市,就抓捕法輪功學員500多人。一直關押到兩會結束。江××和專事迫害法輪功的機構中央「610辦」利用「頭上的烏紗帽」威逼脅迫著各級負責人參與迫害法輪功。

山東省委省政府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官員:

吳官正:1997-2002年11月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山東省委書記、山東省委黨校校長。2002年11月至今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任職山東省委書記期間,山東省成為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

吳官正曾在多個公開場合攻擊法輪功。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功,吳就接受人民日報記者採訪配合鎮壓,並表示山東省在7.20之前就已經進行大規模的「轉化」工作。2001年8月22日,吳參觀反法輪功展覽並發表講話欺騙群眾。2002年9月27日,吳在山東省維護社會穩定工作會議上講話,強調「要保持高度的政治警覺」,「重點防範和打擊」法輪功。

吳官正還直接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包括「轉化」,插手對法輪功學員的勞教和判刑。1999年7月27日人民日報報導吳官正「親自部署、直接指揮」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思想轉化」。吳官正還直接插手法輪功學員劉緒國等人的勞教並最終導致劉緒國被迫害致死。在吳任職山東省委書記期間,他還曾經三次親自到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視察」,致使該所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場所。

吳官正為了確保「政績」,準確地貫徹中央610對地方阻止法輪功上訪的命令,美國《華爾街日報》記者伊安-約翰遜在其「一個中國城市如何為掌控法輪大法而訴諸邪惡暴力」一文中報導:吳很快就找到了轉嫁壓力的辦法。首先,「據一名濰坊市官員說,吳官正召開了一個警察和政府官員的‘研討會’,以便每個城市的官員都知道‘不和中央保持一致的嚴重性’。在會上,江澤民個人的意思被以中央政府名義大聲宣讀。‘政府指示我們限制抗議者人數,否則為此負責,’另一個政府官員說。」他層層轉嫁責任,直接導致了基層的酷刑和迫害致死案例。

張高麗:山東省省委書記。山東省長和山東省委書記期間,多次在公開場合和內部講話中攻擊和布置迫害法輪功。在擔任深圳市委書記期間,布置了針對法輪功的「嚴打」專項鬥爭。
吳愛英:山東省省委副書記,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主持全省反法輪功的工作,出席反法輪功展覽。(注一)
高新亭:山東省政法委書記,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多次出席主持反法輪功的報告會、表彰會、電影展,布置全省迫害法輪功的行動。
尹忠顯: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省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在主持山東省高院期間,法院審理了117起法輪功案子。(注二)
國家森:山東省人民檢察院檢察長、省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將檢察院變成了鎮壓法輪功的工具。
王修智:山東省委副書記。多次主持反法輪功的報告會、表彰會、電影展。
陳建國:原山東省委副書記,2002年3月以後任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書記。在山東期間參觀反法輪功展覽、發表反法輪功的講話。到寧夏以後,直接指揮了鎮壓法輪功的行動。
陳光林:山東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長。出席反法輪功展覽並在開展儀式上講話。
劉玉祥:山東省610主任(2001-2002年)

(注一:吳愛英曾在2000年5月視察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時取消了對4位法輪功學員的判決。
注二:這裏只包括法庭審判,不包括勞教。勞教不需要經過法庭。)

山東省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勞教系統及其它機構:

山東省各勞教所的上級領導單位是山東省勞教局,同時各勞教所又受勞教所所在地的司法局領導。山東省勞教局的上級領導單位是山東省司法廳和司法部勞教局。

山東省勞教局(濟南市燕山小區西路2號郵編:250014)
電話總機:0531-8932229,8197933,8197939傳真:0531-8922873,8197913

山東省勞教報於2001年7月1日創刊,一月出一期為內部資料,在山東省各勞教所內部發行。自創刊以來刊登了大量惡毒誣蔑法輪大法的文章。
地址:濟南市燕山小區西路2號郵編:250014電話:0531-8932229-3033
印刷單位:山東社科印刷廠,山東省金彩印刷實驗廠。

山東省部份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勞教所名稱、地址:

*山東省勞教所(俗稱山東省淄博王村勞教所)包括四個分所。在2000年9月按山東省勞教局的通知,第三分所開始集中關押山東省各縣市男性法輪功學員,第四分所開始集中關押山東省各縣市女性法輪功學員。地址:山東省淄博市王村地區。

現山東省勞教所四個分所改編為:山東省第一勞教所、山東省第二勞教所(由第三分所改編,仍關押山東省各縣市男性法輪功學員)地址:由淄博王村地區遷到淄博與章丘交接處,所在地信箱歸章丘地區管轄。

山東省第二女子勞動教養所(由第四分所改編,仍關押山東省各縣市女性法輪功學員)地址仍在淄博。

*山東省女子勞動教養所(俗稱漿水泉勞教所),2001年8月3日後更名為山東省第一女子勞動教養所。在1999年7月後,開始關押山東省各縣市女性法輪功學員。地址:濟南市歷下區漿水泉路20號,郵編:250014

*濟南市勞教所(俗稱劉長山勞教所)在1999年12月開始關押濟南地區(濟南市和章丘、長清、商河、平陰)的男性法輪功學員。地址:劉長山路24號郵編:250022

*青島市勞教所:在1999年8月後關押青島地區男性法輪功學員。地址:青島市李滄區上苑路2號郵編:266100

*濟寧市勞教所、濰坊市勞教所、棗莊市勞教所和淄博勞教所: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還包括各市、縣的公安局,各地公安分局,勞教所、看守所和拘留所、精神病院、洗腦班等等。

三、濰坊的罪惡──30名法輪功學員被殘殺,居全國地級市之首

《華爾街日報》日報記者伊安﹒約翰遜2000年12月在題為「一個中國城市如何為掌控法輪大法而訴諸邪惡暴力」的報導中寫道:「根據人權團體的報告,在全國13億人口中,山東省濰坊的人口不足全國人口的1%,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人數卻佔全國的15%。」

自1999年7月20日至2003年12月15日,全國被迫害致死的841名法輪功學員中,濰坊市能知道姓名身份的就有30名(其姓名和詳細情況均已在國際媒體上經過報導和第三方證實),死亡人數居全國地級城市之首。該市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修煉被非法罰款、抄家、關押、勞教、判刑。

*不放棄信仰的陳子秀被暴虐殘殺

在1999年7月以後,濰坊不是因它的風箏而聞名於世,相反,它因《華爾街日報》的紀實新聞而令世界震驚。最為著名的案例是《華爾街日報》追蹤報導的濰坊市濰城區北關徐家小莊法輪功學員、59歲的陳子秀被殘忍地迫害致死的案例。

2000年2月16日,陳子秀走在街上被當地專管法輪功負責人抓走,並帶至北關派出所看管,次日下午,帶至臨時成立的「法輪功轉化看管中心」城關街辦事處,她被用塑膠棍棒、電棒毆打腿、腳、後背下方,並被用趕牛用的刺棒打擊頭和頸部。和她同一獄室的人說,整夜都能聽到從行刑室裏傳來陳子秀淒厲的叫聲。那些人不停地吼叫著要她放棄法輪功,每一次,陳子秀都拒絕了。在陳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輪警棍打擊後幾乎失去了清醒意識的情況下,這個59歲的老人還是堅定地搖了搖頭。20日早,奄奄一息的陳子秀被逼赤腳在雪地裏爬,兩天的折磨已使她的腿嚴重淤傷,黑髮上粘著膿和血,她嘔吐並因虛脫而昏倒,她再也沒有恢復知覺。

22日,陳子秀的女兒張學玲看到了她母親慘不忍睹的遺體,她已被穿好了壽衣,並已做了整容,打開衣服,除去前上半身到處是大塊的紫黑色印跡,只要能看到的部位,到處是傷,耳朵腫大青紫,牙齒斷裂,雖已美容整理過,依然保留著血跡,小腿瘀黑,背上有六英寸長的鞭痕。腹部腫脹,臀股及以下部位大面積瘀斑呈黑色,兩腿腫脹。陳的衣服、褥子、內衣褲上面到處是血跡,沾滿糞便,衣服幾乎全部被剪破。凡此種種,均可證明陳子秀被毒打致死。


被丟棄在院落浸透著血漬的陳子秀的全部衣物。

當地政府官員喪心病狂叫囂著「只要放出去的就是寫了保證書不再煉的,只要是沒寫保證書的,就是正常死亡,死著出去的。誰願意上吊就給誰根繩子,即便出了事,我們這些人判刑,也是今天進去,明天出來。」害死陳後,他們仍然囂張,張學玲被勒索3000元「看管費用」。

2000年4月20日,美國《華爾街日報》以「陳女士直到最後的日子仍說,修煉法輪功是一項權利」為題,報導了這宗濰坊地方官暴虐殘害人命的案例。報導震驚了世界,撰寫該報導的記者伊安﹒約翰遜因此獲得了著名的普力策新聞大獎。發生在中國的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也因此而在國際上得到更多關注。

然而,陳子秀的不修煉法輪功的女兒張學玲,卻在幾個星期內,被警察訊問了107個小時,並終因對《華爾街日報》敘述了她母親之死的詳情,被以「破壞公共安全」為名監禁,其間派出所不准其夫探望。張學玲和她的兄弟曾試圖提出訴訟,但是沒有律師受理他們的案子。張學玲經歷了6個月的艱難卓絕,為母親討一個公道的「死亡證明書」,但是從山東到北京,沒有人能幫助她。此後,張學玲開始修煉法輪功,她說:「我曾經是個唯物主義者,並且相信生活中的任何事都可以靠辛苦勞動換得,」「但是法輪大法更有道理。因為他根源於真善忍。如果我們堅持這個原則,生活不就具有更深的涵意了嗎?」

明慧網2001年1月18日曝光了打死陳子秀的兇手們,他們是:濰坊城關街道辦事處書記高某、主任張某,濰坊城關街道辦事處劉廣明(男)、鄧萍(女)。

《華爾街日報》記者在該報導中寫道:「陳女士的故事是極端的例子之一。一方是××黨,它如此堅決地取締法輪功,並已採用了自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鎮壓由學生領導的反政府運動以來最大規模的公共安全手段。」「但與偶爾挑戰××黨的異見者不同的是,法輪功的活動並未因為大規模的逮捕、毆打甚至殘殺而停止。」

*說真話的玄成喜被活活打死

玄成喜,男,61歲,是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區一位普通的農民,善良厚道,他於2001年農曆9月被濰坊濰城區「610」和公安局警察活活打死的事實,使村民們震驚不已。

玄成喜家住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區北關東夏莊,有一個六口之家,生活的艱辛使他積勞成疾。腰痛、胃痛等多種疾病纏身,吃藥打針無濟於事。1996年經朋友介紹,玄成喜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師父教導的「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不知不覺不到一年時間,多年不癒的腰痛、胃病好了,其它病也不翼而飛,渾身有用不完的勁。身體的康復也使家庭和諧,全家人為修煉法輪功而感到幸運,是法輪大法給了全家幸福。

1999年7月20日以後,身心受益的玄成喜敢於站出來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2000年10月11日(農曆9月14),由河灣村書記魏永才等帶領濰城公安局一幫人把玄成喜強行拉到了於河鎮政府。「610」的人問玄成喜還煉不煉法輪功,玄成喜說還煉。惡人問揭露江××的真相材料是從哪兒來的,他沒有回答。「610」惡警氣急敗壞,對玄成喜下毒手輪番拷打,打致昏死之後潑上涼水,醒過來後再打。就這樣,玄成喜被活活打死,死時趴在滿是泥水和鮮血的水泥地上。

玄成喜被打死後,「610」把玄成喜的遺體送到了醫院,在他家人面前編造謊言說:心臟病突發而死;並做賊心虛地羅織「勾結國外勢力、顛覆國家政權」的莫須有罪名。據知情人透露,打死玄成喜的兇手是王新民、褚永軍。

江××犯罪集團及其打手迫害善良、草菅人命,給玄成喜的親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痛苦和生活壓力。

*22個月中迫害致死22名法輪功學員

濰坊,在陳子秀虐殺案向公眾曝光以後,殺戮的瘋狂並沒有停止,依然是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地方。據法輪大法信息中心2001年6月報導,從1999年7月20日至2001年6月4日的22個月中,濰坊市共迫害致死22名法輪功學員,平均每月迫害致死一人。


濰坊開發區公安分局警察遺落的毒打法輪功學員的作案工具──四根膠皮警棍和一根鐵棍

濰坊的公安、勞教所及精神病院在江××「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和山東省政府對待法輪功「重點防範和打擊」的精神政策下,在四年來的迫害中,肆無忌憚地殘害法輪功學員,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使用的酷刑不下40餘種:多根高壓電棍同時長時間電擊,其中包括放在嘴裏放電,電擊胸部、腋下、乳房、陰部等等;性虐待,晚上拉滅電燈脫下女學員的褲子耍流氓(壽光市壽光鎮、台頭鎮;坊子區木村鎮等);形形色色的手銬、背銬;銬死人床、吊銬在門窗上、戴腳鐐;麻繩捆(致使其皮膚細胞壞死而植皮,如安丘市、壽光市);搧耳光、拳頭打、皮鞋踢;橡膠警棍、膠皮管、木棍、鋁合金片、鋼筋條、鐵棒打;用銅絲、包皮電線擰成的鞭子抽(濰城區、昌樂縣等);鐵鉗子擰肉、螺絲刀插肉(坊子區等)、圖釘釘手指(濰城區等)、竹籤扎指甲縫,甚至打掉十指指甲(青州市、壽光市);打火機燒、煙頭燙(安丘市、高密市等);向脊樑上澆開水燙至皮膚潰爛(昌樂縣);逼跪、躺在碎磁碗渣子上(坊子區);炎熱的夏季逼在水泥地上曝曬、用塑料袋套在身上封住口將人窒息(臨朐縣);蹲小號、坐鐵椅子;迫害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濃鹽水(坊子區看守所等)、灌糞尿湯(奎文區南苑街辦、諸城外貿公司);將頭按在水裏灌(昌樂勞教所等),冬天脫光衣服澆涼水、在室外凍;不讓上廁所;連續多日剝奪睡眠;注射和強迫大劑量服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昌樂精神病醫院、昌樂勞教所、壽光市等);超極限強度的電針摧殘(昌樂精神病醫院)等等,難以一一盡數。

此外,濰坊不法官員還對學員實施了遊街示眾(昌邑市、壽光市)、單獨關進山洞(諸城市)、封死住宅大門(濰城區)及株連親屬甚至連鄰居都要擔保(壽光市)等精神迫害。

濰坊,這個位於山東半島西部,面積一萬五千平方公里,人口不足全中國的1%的地方,在人類20─21世紀之交的這段最黑暗殘暴的歷史中充當了最凶殘的角色。

(待續)